第三卷 第六百八十一章 一场滑稽的婚礼

  教皇大厅,庄严的圣地,今天却被红色缠绕,完完全全看不出原来的模样了。

  中式的案台,白色的琼酿,雕刻的龙柱,那些挂在横梁上的红色灯笼,闪烁出让人心中充满温暖的火光。

  我背着轩辕神剑,大踏步地走到了教皇大厅前,看见教皇大厅的大门敞开着,门前垂悬下来两道横幅,上面写着:花好月圆情永携,天长地久心相印。

  大门内,我见到穿着粉色长裙,脸上带着泪痕的赵云倾,她远远地看见了我,却没有开口喊我的名字,像是喊不出来,又像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许佛穿着一件红色的长袍,还是昏迷着,但是头上却带着一顶塑造成金龙模样的金冠,看起来像是新郎官的模样。

  而最让我吃惊的还是眼前的女帝,她穿着一件纹着凤凰的红裙,头上带着一块红色的丝绸布。

  整个教皇厅已经完全被布置成了一副中式婚礼的模样,然而本来中式的婚礼应该以热闹为主,可是此时的教皇大厅内却是冷冷清清,这些看起来艳丽的红色布绸,此时看起来却显得格外的刺眼。

  有笛声从远处传来,轻轻地在我的耳边徘徊,笛声很悠扬,却不喜庆反而听起来有深深的哀伤。

  “我来了,女帝。”

  我高声说道。

  随后猛地一抛,将墨菲斯特的脑袋扔在了红毯之上,女帝往前迈了一步,一挥手,一张案桌横移到了我的面前,案桌上放着精致的菜肴,以及芳香的白酒。

  “谢谢你来参加我和许佛的婚礼,你是我请的唯一的客人,你应该感到荣幸。”

  女帝高声说道,我虽然看不见她的脸,但是却能够听出她声音里的一丝丝喜悦。

  “你到底想干什么?在教皇大厅举行自己的婚礼,还是和许佛前辈!弇兹氏,你真是疯了。我今日来就是要带许佛前辈走的,你若是拦我,我便杀了你!别逼我不念旧情。”

  我根本就没有坐下陪这个傻女人疯的意思,迈开脚步向着许佛前辈走去,可就在这个时候,弇兹氏却抬起手,随着她的手臂抬起,其身边的赵云倾也跟着慢慢地飞了起来,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随后我看见一些如同纹身,又像是黑色的文字一般古怪图案出现在了她的身上。

  “你对她下了诅咒!”

  我双眼圆睁厉声喝道。

  “是的,而且不是普通的诅咒,我对她下的诅咒是我独创的,暗纹诅咒,一旦诅咒启动,她不会感觉到太多的痛苦,可是生命力却会慢慢的消失,最后在沉眠中死去,魂魄则会破碎,这是我最仁慈的诅咒,但是除了我,没人能够解的开,所以,如果你杀了我,或者是不顺从我,我都会让她死去。”

  女帝的话在我耳边徘徊,我皱着眉头,一直没有说话,此时冷冷说道:“女帝,你已经越过了我心里的底线,你可以对付我,但是别对我的朋友出手,特别是她!”

  女帝听后哈哈大笑道:“是的,我当然知道你和她的关系,她是你的初恋女友,对一个人来说,特别是像你这样看重情义的人来说,初恋女友是绝对不容有失的。是吗?那你就更加不能忤逆我,就必须要顺从我!”

  女帝五指攒成一团,赵云倾身上的黑色图案越来越密集,最终全身上下所有的纹路一起爆发,化作了一片黑色的光芒,赵云倾双眼低垂,似乎马上要睡着的样子。

  “赵云倾不要睡!”

  我高声喊了一句,女帝却在此时吼道:“端木森,你自己选择,是不是要顺从我!”

  轩辕神剑震动不已,它能够感觉到我内心中的愤怒,我深深地呼吸,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后说道:“要怎么做,你才会放了她?放了许佛?”

  女帝又往前走了一步,声音重新变的平静,轻声说道:“很简单,你只需要安静地坐在案桌前,参加我们的婚礼,这便够了。其实我也不想伤害你的初恋女人,不过你最好也不要逼我。”

  女帝说完之后对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我往后退了几步,重新坐回了案桌后,女帝则展开双手,一把握住了许佛的手臂后,慢慢地往后退,随后高声说道:“教皇,请你现身吧,主持一下这一场婚礼。当然,这一次不是西方的婚礼,而是东方的婚礼。”

  音响里放出了锣鼓的声音,还有唢呐和鼓声,教皇穿着华丽的长袍从边门走了出来,一步步走到了女帝的面前,沉声说道:“如您所愿,我来为您主持您的婚礼。那么,请新郎新娘向前一步,走到我的面前。”

  这其实是一场很滑稽的婚礼,也是一幕非常可笑的画面,在梵蒂冈举行中式的婚礼,教皇用蹩脚的中文主持了婚礼的进行,我不明白为什么女帝要如此费力地做这些事情,就像我不明白为什么她这么多年还是放不下人祖,即便燧人氏已经转世成了如今的许佛。

  “一拜天地。”

  教皇的中文实在不怎么流利,但是说出来的中文还勉强能够听一听。

  女帝拉着昏迷中的许佛向着远处的大门外拜了一拜,随后教皇喊道:“二拜高堂……”

  婚礼正在进行着,我看着默然站在角落里的赵云倾,这本应该是一件和她没有关系的事情,如今却莫名其妙地被牵扯了进来,她低垂着脑袋,不说话,也不看我。

  “夫妻对拜!”

  教皇高声说道,女帝拉着许佛面对面站着,拜了一拜后,本应该是由教皇喊上一句“送入洞房”可惜,今天教皇没有喊这句话,这位看起来已经有些年迈的教皇,往后退了几步后高声说道:“够了,够了,就让这一出闹剧结束吧,女帝,这里是梵蒂冈是神的国度,我作为神的代理人绝对不允许你如此恣意妄为。降下天罚,神啊,审判这个疯狂的女人吧!”

  随着他一声大喊,教皇自己往后退了好几步,四周的彩绘玻璃上折射出了彩色的光芒,最终汇聚到了女帝一个人的身上,女帝全身一阵颤抖,这些类似神光一样的东西落在她的身上,造成了巨大的冲击。

  “哈哈,就在神罚下死亡吧,让你罪恶的灵魂和你的肉体一起毁灭吧!”

  教皇也是被逼急了,此时开口疯狂地喊了起来。

  女帝却摇了摇头,猛然间喊道:“什么神罚,什么毁灭!就算我要被毁灭,也不会被这小小的神罚毁灭,这些光伤不了我。都给我散开!”

  一声大喝,四周的彩绘玻璃顷刻间被震碎,教皇吓坏了,赶紧抱住自己的脑袋蹲了下来却正好被一块碎玻璃击中,昏迷了过去,神光消失不见,彩绘玻璃碎了一地,赵云倾被震晕了过去,此时整个教皇大厅内清醒的人只剩下了我和女帝。

  “一出闹剧该收场了吧,你的婚也结了,可以放走赵云倾了吧?”

  我冷漠地问道。

  女帝却阴沉沉地一笑说道:“就这样放走赵云倾吗?哼,怎么可能!我要你为我再做一件事情,我才会考虑解开赵云倾身上的诅咒!”

  我眉头紧锁,没说话,但是心理的愤怒正在堆积,女帝一指地上没有意识的许佛说道:“我要你将许佛杀了,要么许佛死,要么赵云倾死,你自己任选其一!”

  果然还是走到了这一步,我摇了摇头冷笑道:“女帝,其实我真的不想杀你,你是我的前辈,甚至可以称为我的先祖。但是,你现在正在把自己往绝路上推。我不会杀许佛,更不会让你杀了赵云倾,今日,你已经触及了我的底线,你非死不可!”

1条评论 to“第三卷 第六百八十一章 一场滑稽的婚礼”

  1. 回复 2016/08/15

    撒比

    这主角不是撒比吗 缓兵之计不行啊 好好唠不行啊。非要干人家。那肯定带死人

    • 回复 2017/05/07

      匿名

      那这本书还有什么意义!!

    • 回复 2017/11/02

      匿名

      我赵云倾跟赵云有什么关系

  2. 回复 2017/11/02

    赵云倾

    我赵云倾跟赵云有什么关系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