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六百八十章 老婆,等我回来

  腐肉诅咒,只是一个偏支,并不是上古诅咒里最出彩的,可是却是最好用的,因为它不会马上杀死被诅咒的人,而是会慢慢腐蚀掉被诅咒者的皮肤,进而是血肉,最后是骨骼,灵魂却会被保留下来,可是因为受到了诅咒的缘故,经历了异常剧烈的痛苦,这些亡魂即便死后也无法脱离这种痛苦的折磨,在死后漫长的岁月里,灵魂都无法转世轮回。

  只是,什么样的人用什么样的法术,魔道之人的法术多为阴沉之术,正道之人即便是杀人也会选择金光万丈的法术。

  腐肉诅咒非常恶毒,如今已然失传,可是女帝如今还对这些教廷第十三课的人使用这等诅咒,可见其内心中的可怖,这个女人也许真如白绝之王所说的那般,太强势,也太恶毒了。

  “这诅咒我解不了,不过只要我灭了女帝这诅咒也就自己解开了,墨菲斯特,如果我是你就一定会和我联手。因为,你杀不了我,女帝也杀不了我,她是个疯子,你却不是。所以,你最好想清楚,女帝初衷就没想过让自己活着,但是你不同。”

  我看着墨菲斯特,估算了一下自己和许佛之间的距离,神心流身法一个闪身应该能到许佛的身边,但是还是有风险,此时的许佛身体状况还是未知,我生怕再出纰漏。

  墨菲斯特何等精明,他外表看来是一个粗壮的大汉,可实际上却是一个异常精明的家伙,要不然也不能和教廷合作了这么久。

  教皇一届一届的换,但是教廷第十三课的主任,主宰教廷黑暗面的人永远都是他。

  正在墨菲斯特思考的时候,并且已经开始有一些动摇之际。我口袋里的电话又一次震动了起来,我摸出电话看了一眼,是个未知号码。

  没等我按下通话键,手机上就已经跳出了一张女人的脸,正是弇兹氏,也就是女帝!

  “端木森,你应该已经到犹大天平了吧。真是够快的啊!”

  女帝冷笑着说道,声音里带着丝丝阴沉。

  “女帝,你抓了赵云倾?”

  我同样冰冷地问道,女帝听后伸手一拉,手机屏幕上出现了一张脸,一张美丽的脸,可是却带着泪水,正是赵云倾!

  “我的确是抓了她,不然的话,我怎么会放你进入教廷呢?”

  她伸手托住了赵云倾的脸,赞叹道:“真是一张美丽的脸啊。”

  “女帝,你我一脉相承,说起来你还是少典的奶奶,是华夏人族之祖,我不想与你为难,但是你别触动我的底线,否则我就算将整个教廷拆了,也会灭了你!”

  面对女帝,我的声音越来越冷,低声说道。

  “哼,你说错了,那是华胥氏的孩子,和我无关。给你一个机会,想要救赵云倾,就杀了墨菲斯特,用墨菲斯特的人头来换赵云倾的命。”

  听见女帝的话,墨菲斯特脸上露出一片震惊,低声说道:“女帝,你骗我!你说过会保我的!”

  女帝却冷冷一笑道:“我是说过会保你,但是计划一直在变,我的心也一直在变。难道你没听说过一句话吗?女人心海底针,你看不透,摸不着,却会随波逐流。那么,就看你的了,端木森。”

  手机上的画面消失了,我收起手机,墨菲斯特看着我,显得更加惊慌起来,一把抓住了蹲在地上不敢动弹的老师,高声说道:“端木森,不要冲动,我们还有话说,你不要冲动!我愿意和你合作,我们可以联手对付女帝,我的手上还有人质!”

  墨菲斯特一边往后退,一边不断地召唤出紫光,这些紫光弥漫在天空中,召唤出一头又一头可怕的恶魔,说来讽刺,在教廷如此神圣的地方居然会有恶魔出现,却说一种莫大的嘲讽。

  恶魔们盘旋在天空中,墨菲斯特不断后退,卢卡斯站在我身后,从腰间拔出了两把匕首,低声说道:“我来帮忙。”

  他刚说完却看见我微微摇了摇头,迈开脚步往前走去,脚尖离地,身子一瞬间消失在了风中,卢卡斯听见一声剑鸣在耳边响起,紧接着一道金光从其眼前划过,风吹过耳边,所有在地上蹲着的学生们也都只是看见了一道在空中拉出的金光,下一刻,轩辕神剑刺穿了墨菲斯特的额头,金色的神剑贯穿了他的额头,一道鲜血喷溅出来,神剑刺穿脑子的一刻,墨菲斯特往后退了几步,满天的恶魔全都消失不见,墨菲斯特默然地站着,一滴鲜血顺着他的面门流了下来。

  卢卡斯这一刻真正的看傻了眼,却听见恋心儿在他身后低声说道:“他说过一招那就是一招,你要知道,他远比你们知道的更强。”

  教廷第十三课数百年来的统治者,西方黑暗世界的巨擘,在我一剑之下殒命。

  而那个被墨菲斯特抓住的老师此时已经吓昏了过去,我抽回剑,横着一切,墨菲斯特的脑袋被抛飞上了天空,最终重重地落在了地上。

  许佛还沉睡在银币山上,我一个闪身到了他的身后,正要伸出手抓住他的肩膀,正在此刻,许佛身体下方的银币慢慢地散开,露出了中间的一个坑,许佛缓缓沉入了银币中,很快就被掩埋了起来。

  我一皱眉头,厉声喝道:“该死的,居然还有陷阱!”

  伸手往下方一按,却没抓住许佛的手臂,许佛彻底掉入了黑色的坑洞内,身体转眼间消失不见,我想发动神心流的身法,可是所见之处便是一片黑暗,许佛彻彻底底不见了。

  回到恋心儿身边,低声嘱咐道:“你和卢卡斯将所有的人都转移走,尽量想办法清理了他们的记忆,不要让他们记住刚刚发生的事情。我,则去会一会女帝。”

  我从地上捡起掉落的墨菲斯特头颅,缓步向外面走去,恋心儿想对我说什么但是却没有说出口,我走到犹大天平的路尽头,却突然间停住了脚步回头看向恋心儿,慢慢扬起一个灿烂的微笑低声说道:“老婆,等我回来。”

  有一些话恋心儿想说,但是她不会说,因为她是恋心儿,是我认识的所有女人中最聪明和懂事的。但是她不说不代表我不会说,只是不需要千言万语,一句话就足够了。

  女帝坐在教皇大厅中,穿着一身红装,脸上带着微笑,身边坐着两个人,一个是满脸泪水的赵云倾,另一个则是还处于昏迷中的许佛。

  “为什么要把他引过来?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赵云倾收住了哭泣的声音,抬起头问道。

  女帝举起手中酒杯,哈哈大笑道:“其实,我只是想给自己一个婚礼,一个美丽的婚礼,我想做一次新娘,孩子,你觉得我们女人一生是为了什么而活着呢?”

  赵云倾一顿,惨笑一声道:“我不知道,我只是一个笨蛋,一个失去了记忆,然后失去了爱人的笨蛋。”

  女帝却摇摇头说道:“过去的我,曾经是上古时代最早的人类首领之一,我强大,我高傲,我的身上流淌着最原始的血脉,我的部族即便都是女战士也一样够强大。那时候的我认为只需要我一个人就能做到一切,一切也应该是属于我的。可是,后来我遇见了他,当他拖着一头百米长的妖兽走进我的部族,笑着对我说‘我是来娶你的,我能教会你们使用火焰。’那时候,我就明白,世界是属于我的,我却是属于眼前这个男人的。所以,我准备好了和他走,我嫁给了他,没有婚礼,没有你们现代人的明媒正娶。可是,他却给了另一个女人一个盛大的上古时代的婚礼,让所有人都知道了他的妻子是另一个人,而不是我,我只是不服!”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