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六百六十九章 一梦无边,不同的我

  我能够听见有风在我的耳边轻轻吹拂的声音,那种柔和的感觉仿佛我不是置身在战场上,而是躺在一片广阔的草原上,天空中有漂亮的太阳,那些温暖而柔和的感觉,让我觉得很舒服。

  而在天外看见这一场大战的每个人,却都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甚至当金光透过黑云落在阴冥身上的一刻,阴冥周身冒出了大量的黑烟,它本来就不是以本体到来,而是借助万世轮回到此一观。

  此刻,被金色的光芒照耀后,立刻爆退,躲避着这些看起来非常温暖舒服的金色光芒。

  元始天尊抬起头看着我,他雪白的长发和胡须都被金光笼罩,不知为何,当这些金光落在他身上的时候,他有一种平静的舒适感,这对于他来说,已经是久违了的感觉。

  “这居然是我没见过的境界,这居然是我所没见过的力量,端木森,你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我,要亲自来看一看。”

  说话间,元始天尊冲上了天空,迎着金色的光芒向我狂袭而来,风在耳边吹拂,他不相信,不相信仅仅只是一瞬间,就会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他不相信我居然能够到达如此境界。

  终于,元始天尊飞到了我的面前,他站在我的对面,和我之间只有两米的距离,他能够看清我身上衣服的每一跟丝线,能够看见我的每一缕飘扬的头发,甚至还能看见我那微微抖动的眼睫毛。

  “端木森,你到底发生了怎样的变化?让我看一看!”

  他伸出手,落在了我的肩膀上,可是就在他将手搭在我肩膀上的一刻,他的手才刚刚伸出,还没落下的那一个瞬间,我的眼睛睁开了。

  双眼中的金芒微微一闪,脸上露出笑容,元始天尊双眼微微圆睁,露出了吃惊的表情,他没想到我会在这个时候醒来。

  但是,很快他就发现这一双眼睛并不属于我,那么陌生,充满了深沉的黑暗,充满了一种高高在上的上位者对于下位者的注视。

  元始天尊惊讶地发现,他在我的面前,忽然间,就在这一瞬间,竟然变成了一个下位者。

  “你,为何靠近我?”

  我冷漠地问道,这种冷漠和我被盘古之力反控制的时候是不同的,是很平静的,很理性的,就好像是一个帝皇在对大臣说话,言语之中或许冷漠,但是这种冷漠是天生的疏离感。

  而元始天尊其实很早以前就已经习惯了这种疏离感,也是在这里,也是这样的语气,站在风中,站在大地上,站在无名宫殿内,那个伟大的男人,那个天地之间唯一的主宰,他和所有人说话的时候,用的就是这样的口气。

  元始天尊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两步,一边摇头一边大喊道:“不,不,不会的,你难道已经得到了他的道痕,你难道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将道痕融会贯通了吗?不可能!这不可能!道痕是我的,端木森,道痕是我的!”

  疯狂地怒吼,元始天尊一直保持着的高傲和神秘,在这一刻却已经支离破碎。

  同样熟悉这种疏离感的还有站在元始天尊背后的伏羲,此时的他浑身颤抖,双眼直直地发愣,不断地低语道:“老师,难道是老师吗?这不可能!端木森怎么会和老师用一样的说话方式!”

  可是谁都无法给他肯定的回答,因为此时在场的每个人,坠入黑暗的许佛已经昏迷了过去,阴冥躲藏在金光照不到的地方,浑身颤抖。

  而我的面前,元始天尊近乎用歇斯底里的眼睛望着我,一切,所有的一切都发生了变化。这些曾经以为将我玩弄在股掌之间的大人物,此刻却胆小的不敢面对现实。

  “谁允许你离我这么近的?”

  冷漠而又异常平静的声音又一次从我嘴里发出,元始天尊被一阵金色的波纹震开,远远地飞了出去,却没有受伤,而是和许佛一样远远地飘开了。

  他在空中翻身,勉强止住了自己后退的身体,大吼道:“不相信,我还要测试,玄黄之力,万物之法,我要以我所理解的道来会一会你,端木森,我不相信你已经达到了老师的境界!”

  天外一股褐黄色的气流猛冲儿俩,接着远处的混沌内渐渐有了古怪的搅动,片刻后一片阴霾从空中翩然落下。

  但是,这一切都在金光的面前化解,甚至元始天尊都不曾看见我出手,他的所有攻击就全部都消失了,随后听见冷漠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低声说道:“天地似乎都已经变化了,只是没想到,我所看见的世界,会变成这样。万物,不是应该就在我的面前俯首称臣吗?我应该成为那个唯一的存在。”

  我的声音里透出理所应当的口气,元始天尊看见他所有的攻击,竟然如此轻描淡写地被化解了,整个人呆立当场。

  “如果说,有一天,我所看见的世界里有了我一直想要寻找的人,或许我会让他告诉你们,他就是我要找的人,而我也已经找到了。”

  元始天尊的脑海中没来由地蹦出了这样的一句话,这是当初鸿元讲课到一半的时候忽然很有感触,说出的话。

  当时没有弟子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但是却都默默地记了下来,可是今天元始天尊看见了眼前的一幕,看见了一个完全不同的我,他第一次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那就是鸿元已经找到了他要找的那个人,那个在他看来能够打败他的人。

  而这个人就是我,逆天者,端木森。

  元始天尊站直了身子,望着金光中的我,看着远处金色的云朵,忽然笑着摇了摇头说道:“看来,我果然不是命中注定的按个人。这么多年的努力,这么多算计,也许只是成全了端木森。”

  他远远地看着我,慢慢攥住了拳头,忽然高喊一声:“不,我不服,这一切难道不是应该属于我的吗?我才应该是这一切的拥有者,我才应该是能够打败老师的那个人!”

  我往前走了一步,看着眼前的元始天尊,淡淡地说道:“我能感觉到你心中的愤怒,也能感觉到他们的恐惧和惊诧,我能感觉到整个世界,整个宇宙。你若是想要对我出手,慎重,因为会死,你的境界距离我还太遥远,太遥远……”

  元始天尊看着我,这一刻慢慢地后退,他是个聪明人,最终转身向着远处飞去,伏羲急忙跟上,元始天尊低声说道:“端木森,我们总有一天会再对决的,即便你已经被老师选中,老师却也不是一定正确的,至少他没料到有一天我会超越圣人境界,也没料到有一天自己会被罗焱封印。我,一定是最后打败你的人。”

  他向着远处飞去,伏羲一边跟着一边回头看我,心中的惊讶不言而喻,一样的脸,我本应该是他的血脉后人,可是却拥有了让他仰视都看不见的力量,而且还是在一瞬间,他没有说话,只是在心中默默说道:总有一天,我会拿回属于我的一切,总有一天……

  阴冥彻底遁入了黑暗中,它害怕眼前的金光,害怕鸿元的力量,这种深达它灵魂深处的恐惧让它全身都在微微颤抖,它害怕了。真正的害怕了,慢慢地返回了地面,最后一片黑云散去,黑水池中,它的本体猛然间睁开了眼睛,低声说道:“端木森,总有一天,我会再回来的。那时候,你得到的一切都是我的……”

  各怀鬼胎的三个人,都被此时的我吓跑了,但是更大的阴谋却在酝酿之中。

  我站在天空中,双眼慢慢闭上,自语道:“该醒来了……”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