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五百六十二章 反吞噬!

  道痕是什么,没人说的清楚。

  通俗的来说,道痕是一个对道法本源有着非常深领悟的高手所留下的某些修炼的痕迹,这就好像是上一届的学长读书很认真,考试成绩很好,他留下的笔迹也许比老师上课说的内容还要有用,这是一个道理。

  但是,道痕毕竟不是笔迹这种浅显易懂的玩意儿,它代表了一个高手在某一个时期的境界,不是任何一个人看见鸿元的道痕都能有多感悟的。

  就像,不是每个人都能看的懂毕加索的画是一个道理,这类高端洋气上档次的东西,也必须被那些有天赋的人看了才有用。

  伏羲是个聪明人,当他透过真正的打神鞭上面那些致密的小孔,看见其内包裹着的鸿元的道痕时,他心中就像是猛然间有人在他的面前打开了一扇门,他看见了一些东西,看见了一些连他做梦都未曾梦到过的对于道法本源的领悟。

  但是,很快,他就开始痴迷了,忘记了四周的感觉,忘记了四周的环境,深深地沉浸在了鸿元的道痕之中,嘴角甚至微微扬起,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笑容,低声说道:“太美好了,真是太美好了,这是一个世界,这是一个伟大的世界!”

  可是,他却疏忽了,有一股大力拉住了他的胳膊,随后狠狠地一拽,将他整个人都给拽了出去,重重地落在了地上。

  他就像是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蒙头被人打了一下,整个人彻底傻了。

  微微摇了摇头,他的耳边仿佛能够自己的心跳声,他慢慢地站了起来,沮丧的发现那些刚刚透过道痕看见的画面,都在这一刻消失了,一瞬间全部都不见了。

  他不断地晃动脑袋,不断地呼吸,想要记住这些比世上一切神器,一切宝贝都要珍贵的记忆,可惜,却事与愿违。

  这一刻的伏羲仿佛做了一场梦,梦中的一切都那么的真实,真实的让他兴奋,可是等到梦醒十分,却什么都没有留下,唯一的只是心中那深深的遗憾。

  “谁拉我的!该死的,谁把我拽出来的!”

  伏羲大声地咆哮了起来,可是他这一咆哮,却听见了对面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是我!”

  伏羲这才一激灵,整个人彻底醒了,艰难地抬起头,他看见的是一张带着杀意的脸,那是许佛的脸,一个他一直小心躲避,可是就在刚刚却因为忘乎所以而没有发现他存在的人!

  这一刻,伏羲脑海里直接蹦出来三个字:完蛋了!

  在无名宫殿之外,我被元始天尊所召唤出的魅影给吞噬了进去,暂时没有生命危险,可是身上的气力却被封印了起来,让我根本就无法行动。造天之力在我身前环绕,将面前的黑暗格挡了出去,我的意识越来越沉,仿佛有一股力量想要让我沉沉地睡去,但是我一直努力坚持着,不让自己昏迷。

  正在这时候,一直没有感觉的皮肤上忽然有了一丝丝刺痛感,我一般进入战斗之后就直接将痛觉关闭,所以即便没有被魅影吞噬进来,我也不可能感觉到刺痛。

  但是此时刺痛却越来越剧烈,一开始还很微弱,有一些痒痒的感觉,但是越到后来就越痛,最后仿佛有一个人在用刀子不断地刺我的手。

  我猛然间睁开眼睛,所见的世界已经一片昏暗,我吃惊地看着四周,张开嘴,从嘴巴里冒出一连串黑色的泡泡,这些泡泡在四周升腾,我却说不出话来。

  我看向了自己的手臂上,那里原本的盘古之力所化的青色皮肤正在和魅影释放出来的能量互相攻击,盘古之力没有了我的操控只是被动防守,魅影不断地想要蚕食盘古之力,皮肤不断地溃烂,可是盘古之力却又将我的皮肤修复,整个过程,形成的痛苦非常剧烈,我刚刚只是陷入了类似昏迷的状态,所以痛感并不明显,其实此时肌肉,皮肤,甚至是骨骼的断裂和再造,持续了这么久早已突破了我的痛觉极限,此时醒来,痛感更加强烈,我皱紧了眉头,要不是这些年血水里泡多了,打架也打多了,如今的我根本就不可能忍受这么强烈的痛感。

  但是,既然我已经清醒了,那就不可能再继续留在这里,我猛地一转身,身子缓缓在黑暗中调转,身上的魅影缠绕的很紧,我眼中露出冷芒,这魅影不是要吞了我吗?那我就来看看,到底谁吞了谁?

  吃力并且非常艰难地举起了自己的手,点在了额头上,天机眼猛然间爆发,一阵轮转,鲜血天机眼凝聚而出。

  刚刚我以众天机眼一起对付这魅影,却没有奏效。但是如今我以鲜血天机眼为本,全力形成这恐怖的,且是所有天机眼里最诡异的状态,对付魅影。

  也许是因为两世血脉激活的缘故,鲜血天机眼形成之后的效果,居然直接变成了黄色,和过去诡异的猩红色血液不同,变成了黄色状态的鲜血天机眼,却化作了一滴一滴的黄色血珠飘浮在我的四周,在黑暗的魅影内,这些黄色的血珠看起来分外的显眼。

  “散开,吞了这魅影!”

  我大喝一声,所有黄色的血珠快速散开,向着魅影内的四面八方冲了过去。

  而此时站在魅影边上的元始天尊,也已经看出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他疑惑地皱了皱眉头说道:“为什么会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呢?”

  正在此时,他身畔的魅影猛地鼓胀起来,先是变的异常巨大,接着又变的非常小,前后反差异常激烈。

  元始天尊看出了不同,立刻伸出手按在了魅影之上,这一按,魅影猛地一颤抖,从其外表上流下了一滴奇怪的液体,这是一滴黄色的看起来像是水,但是又比水要更加凝实的液体。

  元始天尊捏了捏手指,硬是皱起了眉头,正在此时,又是一滴黄色的液体流了下来,黄色的液体越来越多,仿佛魅影的身体就好像是一个开始泄露的皮球,元始天尊双手一展,一片白光加诸在了魅影之上,自己却连续往后退了好几步,双眼中露出警惕的神色,低声说道:“怎么回事?为何会出现这种状况?难道,魅影还吞不了端木森吗?”

  正在此刻,一个声音从魅影体内喊了出来,大声说道:“当然吞不了我,非但吞不了我,而且,反过来还要成为我的天机眼的粮食!”

  这自然是我的喊话声,随着喊话声落下,数道黄色的液体喷涌而出,魅影巨大的身体不断扭曲,没过一会儿就彻底崩溃,一滴滴黄色的液体悬浮在空中,而魅影此时已经变成了黑色的残片,落在了地面上。

  “端木森,你居然脱困了!”

  元始天尊的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

  “哼,我当然脱困了,你以为区区一个盘古魅影的假冒货就能对付我吗?接下来就是你了!”

  我指着元始天尊喝道。

  天空中,无边无际的黄色光点在闪烁,混沌里,黑暗间,一切仿佛无边!

  元始天尊脸色很难看,但是却没有一丝一毫的退意,他看了看我身边的黄色鲜血天机眼,这才行悟过来冷笑道:“原来是激活了罗焱传承给你的两世血脉,难怪变的如此嚣张。端木森,你的天机眼变化的确很多,但是我的底牌也没有出尽,你若是还想和我打下去,怕是要吃大亏。”

  我正要反驳,却在此时听见无名宫殿里发出了一声巨响,接着我看见伏羲如同丧家之犬一般飞了出来,嘴里大声地喊着:“不好了,出事了,出事了!”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