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六百五十九章 无脸泥人

  按照伏羲的记忆,在无名宫殿的后院内应该有三重防御措施,这最后一重便是整个无名宫殿后院内总的机关阵。

  当然和如今的机关术相比,鸿元所设下的这一套机关术,可以说是整个机关术的鼻祖,破解起来若是心领神会那自然是非常方便,但若是钻了牛角尖,即便才情天赋再高,也可能无法破阵而出。

  许佛是个天才,之前两关,伏羲看见了许佛的小心和强势,也看见了他的老辣和洞察力,但是这第三关,也是阻挡在鸿元道痕之前的最后一关,却也是最难的一关。

  但若是许佛闯过去了,那也就能够看见真正的无名宫殿的后院。

  伏羲没再停留,而是小心翼翼地走进了寒冰走廊之上,当然,他不会一直跟着许佛的足迹,在走到了寒冰走廊边上第三间房间的时候,他猛地停下了脚步,接着伸手推了推门,这门也是奇怪它不是往里开或者是往外拉的,而是发出“咔嚓”一声,整个门慢慢地向下沉,一点点地往下落,没一会儿,整个大门就都落入了地下。

  随后伏羲往后退了一步,双手合十,对着大门深深一拜,接着说道:“弟子伏羲,有事要入密道,还请放行。”

  他这话也不知道是说给谁听的,但是转眼间眼前的房间缓缓扭曲,就好像是被揉乱的布片,我身子往前踏出一步,走进了揉乱的虚空之中。

  许佛穿过了玄光刀刃之后,面前一片平坦,还真是没想到这无名宫殿看起来地方不大,可是一进入其中却发现整个后院大的如同连绵的宫殿一般。

  也算是须臾纳芥子的本事,又或者说是障眼法太精妙,没人看的出来。

  前方的道路一片平坦,也没了一丝一毫的杀机,更没有了被盯上的感觉,但是有了前车之鉴,许佛却不敢大意,伸手捡起地上的一片石子,丢了过去,他丢的时候手腕发力,丢出去的时候力量还是挺大的,石子落在地上的时候,地面很平坦,一点反应都没有。

  “难道真的没有阻碍,一马平川了吗?”

  许佛说话间往前迈出一步,这一步,脚落下的时候,地面微微一颤,可是颤抖的实在是很轻微,加上元始天尊和我在天外交战,战斗的余波扩散开来,地面微微震动那也是正常的。

  许佛没多想,接着踏出了第二步,这第二步踏下去后,依然没有一丝一毫的反应,许佛心下稍稍放宽,接连走出三步,此时已然走出了不小的距离,也有五六米远。

  可就在此时,整个广场上一个冷漠的声音响了起来,在许佛耳边回荡,低声说道:“许佛,罗焱所造世界万年前诞生,本是人祖万世轮回之后,圣人修为,天赋极高……”

  一连串关于许佛的话语在风中传开,许佛举目远眺,却未曾看见一丝一毫的天地变化,到底怎么回事?为何声音来的如此突兀?

  许佛冷漠地喊道:“谁在说话?”

  正在此时,面前的广场地面上,缓缓凸起了一大片泥土,一个泥人慢慢地站了起来,它没有眼睛,更没有口鼻,只有一张嘴巴,更没有一丝一毫的灵魂波动,生命气息也是全无。

  简单的来说,如果它不开口说话,它就只是一座泥塑的雕像。

  “是你在和我说话?”

  许佛挑了挑眉毛,冷漠地问道。

  对面的泥人缓缓张开了那一张大嘴,低声说道:“我是整个无名宫殿机关的控制者,是鸿元大人赐予了我新的生命,你,是入侵者,鸿元大人最后留给我的指令是将一切入侵之敌都杀死,所以今日,你也必须要死。”

  许佛哈哈大笑道:“这就对了,比起前面那些妖魂和那个玄光刀刃来要好的多了,你呢,至少是打了个招呼再出手的。”

  对面的泥人双手往地上一按,也不再多说话,但是却能见到其嘴里冒出金色的光芒,片刻后喷出一大片金光的光,这些光落在地上转悠了一圈,在地上画出了一个金色的圆,许佛定睛望去,却见到金色的圈里泥土搅动,一个人一点点地从泥土中爬了出来。

  这是一个以泥土塑造而成的人,面貌看不清楚,但是身体四肢都开始变化,转眼间变成了人形。许佛冷哼一声,说道:“制造这种傀儡出来,有什么用?”

  两极锤出手,一道极光激射向这个泥土形成的土人,土人还未彻底形成,可是仿佛已经有了意识一般,伸出手挡在了自己的面前,这一挡,原本无往而不利的极光此刻却只是打碎了这个土人的双手,竟然没能将其身体打碎。

  “居然没被毁了!”

  许佛眼角微微挑了挑,露出了一丝难以置信的表情。

  土人的手臂随即恢复,跨出了金色的圈子,可是紧接着金色的圈子里又爬出了一个人,和刚刚一样,泥土塑造出了有一个没有脸,只有一张嘴的土人,土人走出了金色的圈子,这样的事情接二连三的发现,最终整个广场上几乎站满了所有的土人。

  每一个都能够抵挡许佛两极锤一击的力量,而且数量如此之多,更何况对面那个更大一号的泥人还有什么手段,到目前为止还是未知的。

  许佛明白,这才是鸿元这位天地之主的道场内最大的防御措施,过去毛舜和元始天尊曾经想要创造一个圣体军团。

  不过最后没有成功,但是可笑的是他们所追求的事物其实只是鸿元用来防守后院的一个措施罢了,这些泥人,看起来弱不禁风,但是再生能力极强,且能够挡住许佛这位圣人加上神器两极锤的一击,不说是圣体也差不多了。

  其实,元始天尊在走的也只是鸿元的老路,他想要超越鸿元,需要做的还要很多很多。

  而此时手握轩辕神剑,和天轮对抗中的我,已经到了决出胜负的关键时刻!天轮,终于顶不住了!

  一丝裂缝在天轮上出现,裂缝里慢慢地透出皎洁的月光,我冷笑道:“水中月也能灭,梦里花也会残,你以为这天轮能奈我何?我让你碎,那就必须得碎了!”

  我大喝一声,轩辕神剑和梦道之术齐齐展开,狂暴的力量从剑尖涌出,天轮,在这一刻终于顶不住了,只听见“嘭”的一声,这件元始天尊炼制的法器,彻底碎了。

  我四周的白光也随之消失而消失,蛮荒大地不在,万兽奔腾的场景也如同过眼云烟一般弥散,我重新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回到了天外,眼前是浑身被白气环绕的元始天尊。

  我听见他快速的吟唱声,我听见他低沉的嗓音里透出恐怖的回响,他又在吟唱,这是要对我下杀手的节奏啊!

  不由地心里一沉,但是身子却没停住,闪烁间到了元始天尊的面前,有了前车之鉴,这一回我可没有直接对其出手,而是绕到了其背后,一掌拍出,这一掌打出的同时我也启动了盘古之力,也是为了以防万一。

  青色的皮肤包裹着我的手臂,这一掌打出后,穿过了元始天尊身后的白气,重重地落在了他的身上,可是元始天尊却没有吐血,甚至没有任何反应。

  嘴里喊出了一个字:“散!”

  念咒恰好在此时完成,磅礴的白气向四周散开,我首当其冲受到冲击,身子连连后退,胸口就像是被狠狠地打了一拳一般,口中喷出一口鲜血,赫然问道:“你为什么没有受伤?怎么可能?我分明已经开启盘古之力了!”

  然而,随着我的问话声喊出,却见到距离元始天尊不远的地方,一块巨石猛然间被打成了碎片,我的攻击,竟然被他莫名其妙地转移了!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