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六百五十五章 无名宫殿

  我突然地出现,元始天尊猛地停下了脚步,吃惊地回头看着我,显然是没有料到居然角落里还躲着一个我!

  “你怎么会在这里?”

  元始天尊吃惊地喊道,此时我们的会面很显然是在元始天尊的预料之外!

  混沌之间,无名宫殿前,元始天尊被我成功拦截了一来。身后的许佛悄悄后退,从远处绕行,无名宫殿外墙上的神力已经被消耗一空,此刻无名宫殿就像是一座已经被彻底打开的宝库,“看门狗”死了,所有的防御措施都已经丧失,许佛要突入进去并不困难。

  元始天尊见我出现,自己也就按兵不动,回头对身后的伏羲低声说道:“伏羲,你先进去,想办法找出道痕,不过你应该清楚你的本体还在我控制之中,要是你敢私吞了鸿元的道痕,我就让你的本体永不见天日。”

  伏羲一颤,也没说什么微微点了点头,随后缓缓飞了起来,向着无名宫殿移动,我拔出轩辕神剑,一道金光扫过伏羲的面前,将其去路挡了下来。

  “我在这里,你们两个谁都别想进去!”

  我当然知道自己估计是拦不住伏羲,毕竟元始天尊还在面前,可是我这么做却是在为身后的许佛寻找机会,让他能够快速地突入无名宫殿之中。

  果不其然,见到我拦路,元始天尊也不多话,双手间神力涌动,手心内极光绽放,如同灿阳一般在黑暗中流转,双手打开,却见一片极光耀眼,随后极强的冲击力打向我的面门,我急忙用神剑和造天之力想抗,一阵强光爆裂,我硬是被震出去了十多米,同时伏羲也从侧面绕到了我的后方,向着无名宫殿飞去。

  很快,当我将面前的白光打散之时,伏羲已经进入了无名宫殿的大门,而我和元始天尊的四周再没有其他任何一个人。

  “你应该不是一个人来的吧。”

  元始天尊忽然开口,我却冷笑道:“就是我一个人来的。”

  我刚一否认身后的无名宫殿内就传来了一些细碎的声音,元始天尊望去一眼后说道:“如果我没猜错,带你来这里的应该是许佛,只是为什么会由你来阻拦我,而不是他,这倒是出乎了我的意料。还是说,你自认为自己有能力和我一战了?”

  元始天尊说的其实都没错,我手腕抖出一个剑花,随后冷笑道:“你刚刚和鸿元的幻影战斗的时候我一直躲在大石块的背后偷看,却不知为什么我感觉这是我的一个机会。无论是你,还是鸿元,说到底其实都是一丘之貉,也都是超过我的强者。若是在你全盛时期,我即便用上了盘古之力也绝对不是你的对手,可是今天不同,你受伤了而且伤的不轻,仿佛是冥冥中注定了一般,你今天会死在我的剑下!所以,我让许佛前辈进入无名宫殿,而由我自己来阻挡你。其实,我从看见你被打伤的一刻开始,心中就有了决定,我绝不会放过今日这个机会!”

  元始天尊很镇定听完了我这番话,左手手掌向上,慢慢摊开手臂,随后低声说道:“你可以来试一试。”

  无名宫殿内,许佛轻轻落下,此时的无名宫殿并无一人,但是他知道很快就会有外人进入。无论我是否拦得住元始天尊,跟着元始天尊一起来的伏羲一定会进来,而相对于许佛来说,元始天尊和伏羲都曾经在这座宫殿里听过道,他们太熟悉这里了,一旦伏羲进来,保不齐要对其出手,将其制服。

  无名宫殿其实占地并不大,前后两个院子,当然即便不大这里也是鸿元的道场,其中到底有多少神妙之处谁都说不好。

  而且前院还算是比较公开,毕竟当年来鸿元门下听道的大人物不少,虽然入室弟子只有七名,可是见过前院的人着实挺多。但是这后院,却一直很神秘。

  鸿元的道痕那可是有可能使人走上无上大道的神物,这种贵重的东西,当年鸿元既然没有赐给元始天尊那一定是收了起来,不可能放在显眼的前院。

  想到这里,许佛立刻向着后院的方向走了过去,他行走的不快,地面微微鼓动,老旧的地砖踏在脚下发出“咔咔”的响声,整个无名宫殿的后院一片寂静,许佛正向着一个从未有人踏足的鸿元道场中最神秘的地方深入。

  伏羲此时冲进了无名宫殿内,多少年了,从他当年被打落凡间开始他就再也没有回来过,但是这里的一切仿佛都没有变化。

  前院放着的七张桌子,就连桌子上的刻纹都没有变化,甚至连位置都不曾移动。唯一两张并在一起的桌子,那是女娲和他的座位,很多年了,他无数次梦到过当年坐在这里听道的场景,只是如今物是人非,都已经变了。

  不由得叹息了一声,无名宫殿外面已经传来了打斗的声音,他知道我和元始天尊已经交上手了,而且许佛也应该进入了无名宫殿中。

  伏羲是个骗子,但凡是骗子都是聪明人,他和元始天尊一起看见我出现,也同样明白我不可能是一个人来这里,肯定有人带着,只是这个人现在不在这里,那就一定在无名宫殿内。

  伏羲本体未来,他的实力极度弱小,自保无力。所以一旦和许佛撞上了势必会被对方所擒,但是好在他对于整个无名宫殿的内部构造非常清楚。

  整个无名宫殿看似是两座不大的庭院拼接而成,但实际上所有的秘密都集中在后院,后院从天空中俯瞰下去的确是占地不大,但是唯有深入其中才会明白,其内到底有多少隐秘。

  不过,伏羲却有一点绝对的优势,那就是他知道后院内部阵法的布局,以及三处机关的通过关窍,他要做的,就是悄悄地跟在许佛身后,等待许佛死在这后院的阵法或者是机关之下,他就能安然地通过后院,找到隐藏在无名宫殿后院内的鸿元道痕,当然,说不定还能有其他的宝贝,也许就能找到让他脱困的方法。

  无名宫殿外,我和元始天尊试探性地交了几次手,双方都没有使出全力,我在试探元始天尊的伤势到底有多深,还能够发挥多少实力。

  而元始天尊则在试探我的杀意有多强,是否会和他拼命。

  这一战,两边心中都有顾虑,所以都没有出全力。

  “端木森,为何你一定要和我作对?难道你从没想过我才是那个能够给天下带来和平的人吗?”

  元始天尊一挥手,打散了我劈过去的金色剑光。

  我冷笑道:“你别看人类的历史文明在你眼中好像不那么悠久,但是有不少道理是百族过了万年都不一定能够领悟出来的。历代皇帝,没有一个上台之前不说自己是救世明君,没有一个不说自己会普渡众生,都将自己说的多么伟大,都让老百姓相信自己能够带来真正的太平天下。可是结果,还不是为了让自己上位?元始天尊,你也不过是为了让自己变成第二个鸿元罢了,天地之主不好当,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当的。刚刚鸿元幻影只出三成神力,你已经抵挡不住,我问你,若是鸿元破封而出,全力出手,你有几成把握能够抵挡?”

  我说话间天机眼开启,爆裂的神光冲向元始天尊,他身上涌出白气,将天机眼发出的神光包裹,随后狠狠一扯,撕成了碎片。

  “所以我需要鸿元的道痕,让我能够踏入他的境界,这样这个世界才有希望。为什么你们都不明白?你不明白,许佛不明白,罗焱也不明白!也罢,今日,我便把你变作第二个伏羲,永远囚禁于我的手心里!”

  元始天尊见无法劝服我,此时动了将我镇压的念头。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