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六百五十四章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鸿元到底多强,这没法回答。

  就像问一个普通人宇宙有多大?谁说的清楚?

  本来就是没有答案的问题,鸿元的实力根本就没办法衡量,如果说最初时代的时候还有阴冥能够和他一比,甚至还未证道成圣,那么在无数的时代中,他到底走到了多长之前,这本身就是一个问题。

  那么,鸿元本身有多强是个未知数,那么他的三成实力有多强,谁能说清楚?

  甚至我问过罗焱师祖,当时封印鸿元的时候感没感觉到鸿元有多强?

  罗焱师祖却用了这样一句话来回答我:“我感觉,似乎他是故意让我封印的。”

  谁都看不清鸿元,谁都无法说自己懂得鸿元。

  整个无名宫殿上的力量不断地汇聚到鸿元幻影的身上,这是他的最后一搏,神力不断地加诸在他的身上,如果输了,那么他也会彻底消失。

  但是,他会输吗?

  至少鸿元的幻影不认为自己会输!

  元始天尊却出奇地平静,看着鸿元的幻影汲取无名宫殿之上的神力,这对于他来说同样是一次考验,对方只有鸿元三成的神力,但是却已经足以毁天灭地。

  暴风雨之前的平静,战斗在此时突然平静了下来,元始天尊双眼内金芒不断吞吐,他在等待,等待轰出一击的时候,等待着至今为止他接受过最强大的挑战。

  “你一直没有出手,你太自负了,神力已经充满了我的身体,此时的我,虽然不足以灭世,虽然无法离开无名宫殿,可是你却在我的攻击范围内,我要代替本尊清理了你!”

  一声爆喝,神力彻底融入了鸿元幻影的身体内,我看见他的身体在此刻变成了一片彩虹之色,往外散发出浓浓的神威。

  “杀!”

  一声惊天的怒吼充斥在我的耳边,我双目露出凝重的目光,这一刻终于来了,终于爆发了!恐怖的力量挥手间散开,一道道令人无法直视的刺眼光芒袭来,鸿元的幻影从大门前冲了出去,双手散发出令这么远的我都感觉心惊的力量。

  元始天尊依然没有动,看着身上缠绕着浓浓的圣光,他在等待,等待鸿元的幻影靠近的一刻,就在这时候,鸿元的幻影如同流光一般冲了过去,两者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猛然间元始天尊举起了手,手心对准了天空,一圈圈可怖的光华冲上天空,我听见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回荡,元始天尊居然开始吟唱咒文!

  到了他这个级数的高手,根本就不会去吟唱咒文,因为一切都是在一瞬间释放出来的,可是元始天尊开始吟唱,就代表他要放出的法术,绝对够强!

  吟唱的语言我听不懂,狂风大作,我耳边还掺杂着纷乱的“呼呼”之音,我听见身边的许佛低声说道:“这居然是古人类的语言,不,不仅仅是古人类的语言,他还掺杂了古妖的语言,古神的语言,甚至是鬼族的语言,太多了,多达几十种语言!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法术,居然需要使用到这么多的语言,太不可思议了!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连许佛都一直在说太不可思议了,这是很少见的,而且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元始天尊在此时吟唱,却给了鸿元的幻影一个大大的可乘之机,却见鸿元的幻影一掌打向了元始天尊的身前,这一刻,却见元始天尊身前在这时候飘出来一个黑色的魅影,居然挡住了鸿元幻影的这一掌,但是挡是挡住了,可是这个魅影同时被打散了,元始天尊的身子往后爆退,果然还是没能吃住这一掌的力量。

  一连串的血液从原始天尊口中喷出,显然是受了重伤,仅仅是初次交锋就让元始天尊吃了大亏。可是元始天尊刚刚一连串的吟唱,到底是为了什么?就是招出了一个魅影?

  我正看的莫名其妙之际,元始天尊后退的身子猛然间停住了,随后他伸手摸了一把自己嘴角的鲜血,我注意到他是用手心抹的,而不是手背。

  一般来说,要是擦掉嘴角的鲜血,都是用手背比较多,他却用手心,这不是简单的擦掉血液,而是他有意为之。

  鸿元的幻影此时追了上来,身体在空中化作七色之光,绚烂夺目,但是到了元始天尊面前之际,却看见元始天尊双手合十,嘴角露出一片笑容,低声说道:“你中计了!”

  鸿元的幻影一惊,躲在暗处的我也是一怔,元始天尊设下了局?何时下的局?

  鸿元的幻影已经无法停住身子,就在这时候,元始天尊身子微微一闪,在一片漆黑的天空中拉出了一道长长的残影,随后一掌拍在了鸿元幻影的身上,七色之光如同河流一般爆开,一道血光冲破了天际,直插天空。

  “这是什么力量?”

  我听见许佛前辈吃惊地睁开了双眼,不仅是他吃惊,连正面中招的鸿元的幻影也吃了一惊,发出了不可思议的喊声,大喝道:“你的血脉,为何被你提炼到了如此高度!我知道了,我明白了!你居然走出了第三条路,你居然发现了第三条路!这不可能,天下本不应该有第三条路的,这不可能啊!”

  鸿元的幻影那七色的光芒不断地血光蚕食,我的眼前模模糊糊地似乎看见从四面八方飞来无数淡淡的虚影,可是看不真切。

  “哼,其实你本来够强,但是你太轻敌,而且太依赖鸿元的力量。但是归根结底还是你自己太愚蠢了,难道你没发现吗?你离开无名宫殿越远,你的力量就越是被削弱!你是死在了自己手上,破!”

  一声低吼,血光彻底在鸿元虚影的身上绽放,大片大片的身体被打碎,鸿元的幻影从天空中缓慢落下,碎成了七色的光影,他下坠的时候,眼睛似乎看见了躲在巨石之后的我和许佛,只是他没说,眼睛望着我们,那双眼睛里仿佛在诉说着一句话:“阻止元始天尊……”

  此时在空中飞行着的元始天尊又喷出一口鲜血,这一回是真伤了,心口发痛的他用手捂着,可是双眼却直勾勾地望着前方的无名宫殿。

  多年来的梦想,从他听道于鸿元门下的一刻开始,他就梦想着有一天能够成为第二个天地之主,他曾经憧憬过,如同一个懵懂的孩子一般以为只要自己足够努力,就能让鸿元选择他。但是他失败了,不是因为他不够努力,而是因为他天赋不好。

  这个灵异世界,看的永远都是天赋!

  大大小小的门派里有多少苦苦操练的孩子,可是又有几个人能够获得真传?说到底,这个圈子太残酷了,即便是元始天尊这样的圣人,也难逃命运的不公。

  可是,今日,他以自己的双手打开了通向无上大道的路,只要获得了鸿元留在无名宫殿里的道痕,他就能够将自己的修为再往前提升无数步。

  慢慢地飞了起来,向着无名宫殿的大门,向着他心中的希望,飞了过去!

  这时候,躲在大石头背后的我和许佛,终于忍不住了!

  许佛抓了我的手一般,低声说道:“我先去拖住元始天尊,你趁机进入无名宫殿,记得一定要将道痕拿到手!”

  我心中一颤,摇摇头说道:“前辈,不行,这一次必须由我来阻击元始天尊,您重伤未愈,根本拖延不住他,但是您精通机关,通晓阵法,您进去寻找道痕更有利。”

  听见我反驳的话,让许佛一愣,他还没反应过来,过去一直默默听话的小子什么时候开始能够如此冷静地分析了?

  我却没多说什么冲了出去,身子在空中一闪,看见对面的元始天尊喝道:“元始天尊,我在此地!”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