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六百五十三章 元始之怒

  鸿元的幻影,我是见过一次的,当时还要求我为他杀了元始天尊,如今元始天尊登门,这不就是自找没趣吗?

  我看见这一幕,心里倒是没来由地开心了一下,嘴角微微扬起,低声说道:“正好让他们好好地打一场,我们捡个便宜。”

  许佛却冷静地摇了摇头说道:“不,今天元始天尊怕是来杀人的。”

  许佛此话一出,我正想问为什么他会口出此言,却在此时,鸿元的幻影已经彻底飞了出来,两边见了面,按理来说,即便是鸿元的幻影并非本体,可是同样应是元始天尊的师尊,元始天尊需要躬身相迎,施以大礼。

  可是,偏偏他却没有这么做,身上圣威猛地散开,居然释放出了惊人的压迫力,超越圣威的力量展开,笼罩住了整个天外,不仅是鸿元的幻影,甚至连整个无名宫殿都被罩在了其下。

  “多年未见,你为何而来?”

  鸿元的幻影气度同样不凡,身上泛起一片青光,这青色的光芒竟然和我的盘古之力颜色相似。

  “我这一次来,只是为了拿回师尊当年欠我的东西。如今,也到了该兑现的时候了!”

  元始天尊高声说道,往前踏了一步,这种状态的元始天尊我也是头一回看见,元始天尊在我印象里无论什么时候都是非常沉稳,强大神秘的。但是今天的元始天尊从其口气到表情,竟然都透出丝丝疯狂的感觉。

  “我的本尊何曾欠过你任何东西?”

  鸿元的幻影大喝一声,高声反驳。

  元始天尊却一阵大笑,实力全开的元始天尊,连声音都能够震动天外,就连混沌都在其笑声下微微的发抖,我心中也是奇怪,鸿元还欠了元始天尊东西?

  “哈哈,不承认还是忘了?当年无名宫殿师兄妹六人成圣,一人能得你的一样赏赐,其余五人都以为我最幸运获得了你的本尊授予道痕,为此通天为我反目成仇多年,也为了此所有人都认为是你想要让我走上一条和你一样的强者之路,但是事实呢?事实是你什么都没有赐给我!你的确分出了一丝道痕,只是这一道道痕却没有给我,你让我在超越了圣人境界,能够接你的本尊十招之后再来取。哼,这么多时代,我从未提过此话一次,通天逼迫我,发动封神大战,我也硬着头皮扛了下来!我早知道,你当年是想将这道痕赐予通天,却因为他心性不稳,而故意借我来刺激他,若是他能够在封神之战中获胜甚至是改掉原来的脾气,这一丝道痕还是他的。毕竟当年的通天是你的本尊最喜爱的弟子。我,不过也只是你利用的一个幌子。可是,如今,我已经超越了圣人境界,圣人在我面前也不过只是蝼蚁,今日我要来拿回属于我的东西,来取回属于我的道痕!”

  元始天尊这一番话落在我耳朵里,那只能是轩然大波,世人包括我包括罗焱,甚至是我身边的许佛都认为,当年的通天教主的确是鸿元最喜爱的弟子,可是他最后还是选择了最有城府的元始天尊。但是今天,真相居然是这样。

  我深知这只是鸿元布下的诸多局中的一个,难怪上一次我见到元始天尊的时候,他会说即便是如今的他还在想办法,如何让自己跳出这个棋局。

  而如果我没猜错,今天就是他跳出棋局的关键时刻!吸收鸿元留下的那一丝道痕,配合他如今高深的修为,他很有可能能够正式进军无上的天地之主大道!

  “小森,静观其变,一定不能让元始天尊获得鸿元的道痕,不然他会更难对付。”

  不用许佛前辈提醒,我心里也明白今天我们在暗处,也许就是所谓的天意,要在最关键的时候,狠狠地给元始天尊背后来一下。

  阴人其实是一件技术活,我探头看了出去,元始天尊圣威跌宕开之后,以绝对的强大力量压迫在鸿元幻影的身上。

  鸿元幻影同样予以还击,整个无名宫殿上冒出了恐怖的神光,低声吼道:“你的确长进了,可是还远远不如本尊强大,如果本尊在这里的话,你一定会在顷刻间被毁灭。”

  元始天尊双眼满是金芒,长发狂舞,身上白袍翻飞,他向着无名宫殿一步步走去,我看见鸿元的幻影不断地后退,几乎是一交手就呈现出了颓败之势。

  “你不是说我会被瞬间毁灭吗?当年你就不是一个好的老师,所有弟子之中我是最努力的,我希望继承你的衣钵,我将你看成是我心中唯一的神,我以为你这个天地间最强大的存在应该是绝对公平的,我以为你会看见我的努力。可是,你还记得你对我说过什么话吗!”

  元始天尊的声音在狂风之中回荡,他已经彻底暴怒了,甚至将眼前鸿元的幻影当做了鸿元本尊。

  “你对我说,我再努力也只能是个圣人!你说,我无法继承你的衣钵!你说,我没有天赋!你说,我成不了天地之主。那如今呢?如今你被一个可怜的凡夫俗子封印了,如今的我成了这个世界,乃至所有世界中最强大的存在,我已经代替了你,你解封而出之日,会看见一个比你更强大的天地之主,端木森无法击败你,但是我可以!我将超越你,今日,我要先来拿回属于我的东西!”

  元始天尊双手举起,手心里圣光横扫,如同一个可怕的波纹在天空中散开,这个波纹以极快的速度向外扩散,可是却无声无息,所有触碰到这个波纹的东西全部都消失了。

  许佛和我同时往后退,两个人一起使出了神心流身法,远远地躲到了另一边的石头后面,离开了战场。

  伏羲似乎感应到了什么,往我们这里看了一眼,但是什么都没看见。

  我们距离战场比较远,也增加了我暗算元始天尊的机会,许佛低声说道:“沉住气,鸿元的幻影被灭了没关系,但是绝对不能让元始天尊拿到那一丝道痕。”

  此时波纹落在了鸿元幻影的身上,鸿元幻影的身上和背后的宫殿上同时散出一片神光,抵挡住了身前的波纹,散发出了激烈的碰撞,光芒闪烁,气劲惊人。

  “我不会让你进入宫殿的!”

  鸿元的幻影大声说道,元始天尊站在风暴之中,高高飞起,双手举起疯狂地吼道:“你不让?可笑,如今的世界,我是至高的存在,你已经挡不住我了,我才是这里最伟大的神!”

  伸手一指鸿元的幻影,狂风裹挟着圣威从空中轰然落下,直击地面上的鸿元幻影,神光被这一击打碎,鸿元的幻影撞在了无名宫殿的大门上,整个大门被撞裂了一大块,要知道这可是鸿元的道场,被称为全灵异界,从古到今最严实的堡垒都不为过。

  鸿元的幻影口喷鲜血,身子虚弱,似乎挨了这一击之后全身上下都开始变的非常不稳定,它低声吼道:“你想要进这个门,我绝对不会让你如愿的,绝对不会!”

  鸿元的幻影双手按在了墙壁上,使劲一扯,墙壁上的神光不断地剥落,接着卷在了他的身上,缠绕在了一起,他低着头,飞上天空,和元始天尊平行之后沉声说道:“你以为本尊没有算到这一点吗?哼,本尊早就料到迟早有一天你会反扑。所以,他将三成神力附着在了这宫殿之上,元始天尊你的确很强大,可是你还是远远不出本尊,三成的神力,就足以将你抹杀!就算是当年的罗焱,如果不是他一心拼死,本尊也绝对能够轻松将其抹灭。今日,我以本尊三成的神力来杀你,看你,能不能抗住!”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