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六百五十一章 解封之日

  白绝之王喜欢在沐浴之后对着镜子,看一看自己背后灵觉上套着的三个法器,这三个法器镇住了他的一切,他的力量,他的野心。

  有时候活着还不如死去,是最好形容白绝之王的。

  伸手抚摸自己脊背上的三个法器,巫族的手艺一直是非常了得的,即便过去了这么多年,巫族的法器依然非常强大,其上的刻纹只要他稍有异动就会启动,立刻压迫他的灵觉,带来钻心一般的疼痛感。这样的疼痛已经让他麻木了,但是他最无法忍受,直到今天还依然无法承受的是他失去了所有的力量,当一个人曾经站在最高处,却猛然间跌落到了谷底,这样的痛苦是常人无法忍受的,但是白绝之王隐藏的很好,他知道,只有跟在强者身后才有活下去的机会,而只有一直活下去才有机会夺回自己失去的一切。

  镜子里的白绝之王,双眼中猛然间闪过一丝霸道!

  “端木森回来了,有事找你。”

  门口他听见喊话声,白绝之王回过神来,穿上了自己的外套,打开了房门,开门的一瞬间,他又变回了那个孱弱无能,被法器镇压的可怜老头。

  走到了偏厅,见到偌大的偏厅内只有我一个人,白绝之王有一些奇怪,问道:“就你一个人回来了?其他人呢?”

  我笑了笑伸出手说道:“坐吧。”

  白绝之王迷惑地皱了皱眉头,奇怪地问道:“怎么了?看你好像有不少话要说。”

  我没多言,而是从身边拿出了一个木盒子放在了桌子上,白绝之王奇怪地看着木盒子,调侃道:“哦?是给我带的礼物吗?”

  我依然不说话,“啪”的一声将木盒子给打开了,露出了里面那一块不知道质地,表面光滑边缘满是锯齿的石头,而我同样看见白绝之王见到这块石头的一刻,眼中露出了深深的吃惊,甚至忍不住伸出手去触摸桌子上的木盒,只是在他的手落在这木盒上的前一秒,我将木盒子又给关上了。

  白绝之王自知失态,强行镇定心神,坐在了我对面的沙发上。

  我望着他,开口说道:“这是巫祖为了掩人耳目而藏在毛家祠堂里的,的确藏的很好,谁都不会想到,这么重要的一样东西会被巫祖放在一个人类家族内。当然,其他人看见这样东西也不会明白它有什么作用,只会当做是一件不知名的法器,不过我听毛家祠堂的守灵魂说,似乎这是一把钥匙。巫祖将一把钥匙藏的这么好,它是为了防谁呢?我想,我不用多想就已经能够猜出来了吧。白绝之王,是你吗?”

  白绝之王没有抵赖或者是解释,他默默地点了点头,低声说道:“这是解开我背后封印的其中一把钥匙,有了它,我能够恢复三成灵觉。谈谈条件吧,我知道你也是一个无利不起早的小家伙。”

  大家都把话挑明了,我自然也是直接了当地说道:“我遇见了一个女人,一个很古老的女人,她躲藏在毛家建造的避难所里也许已经有了数千年的历史,她夺舍了毛家的大小姐之后离开,她自称弇兹氏,还说出了一些上古时候的秘闻。而且,我也发现了一件让我感觉匪夷所思的事情,那就是许佛前辈的面貌和人祖燧人氏长的几乎一模一样,他们到底是不是一个人?这些事情想必你应该都很清楚吧,全部都告诉我的话,我就将这把钥匙给你。”

  听见了我的要求,白绝之王将手收了回去,正襟危坐地坐在了白绝之王的面前,低声说道:“你想知道的很多,可是你已经准备好了知道这些之后的后果了吗?我可以这么告诉你,整个上古时代的早期,才是鸿元真正布局的开始,而这个布局的开始就是从弇兹氏和燧人氏身上发起的。也就是说,当我告诉你一切的时候,你就已经开始触摸到这个布局的开端了。而你,现在觉得自己有能力知道这一切了吗?”

  我停顿了一下,没有直接开口,而是低声说道:“你觉得我准备好了吗?”

  我的反问引来了白绝之王一阵大笑,玻璃窗外一片夜影摇晃,有大风呼呼吹过,庄园内却安静的可怕。

  “其实我一直看不透你,有时候你很聪明,就像现在这样和我对话,让我感觉我不是在和那个只活了20多年的小小人类说话,而是在和第二个鸿元说话。但是,有时候你却让我感觉很失望,比如你总是会意气用事,会为了自己的私仇而爆发,却又不敢手染鲜血。所以,我说不好你到底是不是准备好了,但是如果你一定要知道这个隐秘,我可以告诉你,为了换取你手上的这把钥匙。”

  白绝之王说完后望着我,他在等待我的答案,墙壁上的挂钟发出“滴答滴答……”的响声,我低下头,过了好一会儿后开口道:“你说吧,我总要知道的。”

  白绝之王哈哈一笑,站起身来,接着拿起了办公桌上一支钢笔,猛地刺穿了自己的手臂,这一幕可是吓了我一跳,满脸吃惊地问道:“你干什么?”

  白绝之王瘦弱的手臂上缓缓流出血来,顺着指甲落在了地上,地面上的血液缓缓流动,慢慢地形成了几个让人匪夷所思的数字,我走了过去,看见上面的数字是:265。

  “这是什么意思?”

  我奇怪地问道。

  白绝之王摇了摇头,随后说出了一句让我吃惊的话,一句让我这一夜注定无眠的一句话。

  此时,许佛坐在古堡的顶上,他眺望着远方,等待着晨曦第一缕阳光的落下,他总是这样等待,在他的记忆最深处承载着一长段永远都无法忘记的回忆,即便他知道,这段回忆对于他来说,是很陌生的,因为这段回忆不属于他,而属于另一个人,那个人叫做燧人氏,人类之祖。

  司马天慢慢地飞了起来,缓缓地落在了许佛的身边,随后低声说道:“端木森正在和白绝之王聊天,就他们两个人,有些事情现在就让端木森知道,好吗?”

  许佛没说话,指着前方的地平线说道:“徒儿,你总是在傍晚的时候独自看日落,品尝那一份孤独,而我喜欢在天快亮的时候,在这最黑暗的时候等待日出。这和我们性格上的差异有关系,可是,熟不知无论是日出还是日落,都是这片天地中最美好的时刻,而我和你保护的不过只是这片美丽的大地罢了。”

  司马天默默地坐在了许佛的身边,悄声说道:“师傅,鸿元不一定灭世,但是小森一定会逆天,你也梦想着能够逆天,我也曾经想过这样的战斗还有意义吗?更何况,时间如此紧迫了。”

  许佛哈哈大笑道:“是啊,我们谁都没有告诉端木森,时间紧迫了,他一直都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最恐怖的危机,而今天,借由白绝之王的嘴告诉他,也省去了我们的麻烦。而且,不仅是逆天麻烦,或许很快我就要替我的前世还清一笔债了。”

  司马天疑惑地皱了皱眉头,反问道:“什么债?”

  许佛升上天空,天边一丝金灿灿的日光照在了许佛的身上,也落在了司马天的侧脸上,司马天抬起头看见许佛在笑,这笑容却不似许佛,更像是一个陌生人。

  而在庄园内,偏厅中,白绝之王轻声说道:“我的修为虽然被封了,但是我的血液依然存在灵性,这三个数字,是你们人类发明的,不过它代表的意思你并不明白。它代表了,距离鸿元的黑色封印解封,只剩下265天了……”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