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六百五十章 祠堂内的钥匙

  维亚纳昏暗的四合院中,在巨大的藏书室中,许佛静静地坐着,手边放着一盏散发出微弱火光的烛台。

  面前摊开的书上写着密密麻麻的文字,只是这些文字不是现在已知的任何一种文字,甚至不是任何一种已经探明的古代文字。

  “白绝,你已经站在门口有一段时间了,为什么还不进来?”

  许佛抬起头,推了推自己鼻梁上的眼镜问道。

  白绝之王缓步走了进来,脸上带着平静的笑意,拉开了许佛面前的椅子,坐下之后轻声说道:“这本书上的文字是你写的吧?”

  许佛取下眼镜,放在了手边,眼镜拿下之后,书页上的文字全都一瞬间消失不见,他抬起头,冷漠地说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也知道你想将我的秘密都告诉端木森,可是如今的我已经和过去不一样了,白绝你也没有过去那么强大,不要给自己找麻烦。”

  语言里带上了一丝丝的愤怒,白绝之王却毫不在意地说道:“我想给你找麻烦的人不会是我,至少现在不是我。”

  许佛一怔,却看见白绝之王从怀里逃出了一截黑色的枯木放在了桌子上,许佛见桌子上的枯木脸色大变,双眼之中露出一片复杂的情绪。

  白绝之王慢慢地站起身来,一步步向着门外面走了出去,脚步轻轻点在地上,黑暗的藏书室里回荡着一片笑声,许佛看着黑色的枯木又看了看白绝之王的背影,低声说道:“白绝,你到底还藏了多少秘密?”

  白绝之王却未回答,身子没入了一片黑暗中。

  同时,在毛家的地下密室内,悲愤的弇兹氏暴怒一般地吼了一通之后,整个人很快就平静了下来,看着我低声说道:“哼,是我失态了,想起当年的往事我心里就如同有烈火在烧一般。”

  弇兹氏说完之后,缓步向着外面走去,我没拦她,因为我知道我没有拦她的理由,但我还是问了一句:“你要去哪里?”

  她已然走到了洞口,回过头来高声说道:“我要做的事,也许和你要做的事是一样的,只是我们的目的不同,你在猎杀苟延残喘下来的百族先祖,而我则是要让当年害我的人都付出代价!”

  话语里透出浓浓的杀气,我忍不住问道:“那你要杀人祖吗?”

  弇兹氏却挥了挥手,我担心她会去找许佛的麻烦,虽然我还不确定许佛到底是不是人祖,但是虽然怀疑,可是我心中却似乎已经有了答案。

  她走出避难所,沐浴在了月光之下,我并不知道她有多久没有走出地下,没有见到天空,当夜风吹过她身上的白裙,当她用毛璃的身体又一次出现在了这片大地上的时候,我默默地跟在她的身后,看着四周毛家之人都露出了吃惊的表情,看见她微微抬起头,看向了天空,狂风吹拂在她的脸上,她深深的呼吸,长长地吐气,看似无情的双目望着天空,默然地说道:“这片大地曾经属于我,但是无情的背叛让我失去了它,现在,我回来了,就会让所有背叛我的人付出代价,我要让大地重新染满鲜血,我要让天空暗淡无光,我要让强者的悲鸣回荡在山川之间!我,华夏女帝弇兹氏,回来了!”

  身子冲天而起,弇兹氏以极快的速度飞上天空,消失于黑夜之中。

  “小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刚刚那个是毛璃吗?为什么突然修为如此之高?”

  黑蛋吃惊地问道,我却对它摇了摇头低声说道:“此地不是说话的地方,回去再说。不过在回去之前,毛家的禹皇厅我还要观上一观。”

  禹皇厅,太上厅,两座毛家本家坚不可摧的巨大宫殿,但是太上厅已经被黑蛋所毁,而禹皇厅尚还建在,我之所以来禹皇厅,是因为毛家就剩下了这么一幢建筑,而作为一个灵异圈子里赫赫有名的大家族,难道毛家本家里没有多少宝贝吗?

  禹皇厅祠堂内,供奉着历代毛家家主的牌位,最下面的是毛舜的牌位,分了四层,可见毛家传承之久远,祠堂很安静,没有因为阿呆的尸火而付之一炬,四周也有法阵保护。

  我跨进门槛,高声说道:“真是很安静啊。”

  伸手一点,毛家祠堂内飘出来一个浑身散发出青绿色光芒的鬼物,这鬼物叫做守灵魂,一般来说是在一些大家族的祠堂,或者是祖屋内会存在的。

  守灵魂一般法力并不高强,可是却拥有和人类差不多的灵智,而且对家族很是忠心,被我拘来的这个守灵魂虽然不弱,可是在我面前也是吓的身子颤抖,看着很是害怕的样子。

  “毛家已经被灭了,你为何还在此地?”

  我低头看去,这守灵魂却不言语,被我束缚住的同时,一直在想办法挣扎,身上散发出夺目的魂力,不断地扭曲身体。

  我伸手一抓,按在了其肩膀上质问道:“毛家祠堂内是否有异样之物存在?让你不能离开,必须守护在这里?”

  这守灵魂却还是不说,看样子果然是非常忠心的模样,被我捏的魂体“咯咯”直响,此时猛地抬起头看向了我喝道:“哼,我知道你灭了我们毛家,但是祠堂内的宝贝绝对不会交给你的。你死了这条心吧,就算你灭了我,烧了整个祠堂也不会得逞,奸贼!”

  我倒是反过来被骂成了奸贼,可是听见此话我却反而笑了,一边笑一边点头说道:“果然如此,果然如此啊,哈哈,我刚刚是诈你的,这祠堂内果然存有你们毛家的宝物,那就别怪我顺手捞个羊了!”

  伸手一挥,整个祠堂上方的木牌子一起倒下,看似什么奇特之处都没有,很是平凡的样子,但是我却注意到这木牌子的正后方,有一个小盒子却在我这一挥之间安然无恙,一个盒子,看起来很是平常,为什么却连动都不动呢?

  答案只有一个,里面装着东西!

  缓步走了上去,伸出手落在了这木盒子上,微微一翻,木盒子的盖子缓缓打开,我身边的守灵魂此时满脸吃惊,大喊道:“你不能拿走它,它会解放一个大魔头,你别做傻事!”

  此刻木盒子的盖子已经彻底打开了,而在我面前的木盒子里放着的是一块如同鹅卵石一般的圆形石头,这块石头表面很光滑,甚至反光能够照出我的人影来,可是在鹅卵石的两边却有起伏,如同巨齿似的。

  我伸手拿起了这块石头,比鹅卵石要重,甚至比实心铁块还要重,我伸手称了称,却听见背后的守灵魂大喊道:“快放下,这是罪孽,这是罪孽啊!别去动它!”

  我回过头,问道:“这是谁放在这里的?应该不是你们毛家吧,你要是说实话我也许会考虑将这块东西放回去,如果你什么都不说我只能带走自己去研究了。”

  守灵魂一愣,微微低下头道:“我,我不能说,我不仅是来守卫毛家祠堂的,更是为了守卫这块异物,我不能告诉你。”

  我索性将这东西攥在了手里,佯装大摇大摆地往外走,守灵魂一见这场景,立刻大喊道:“你等等,你别走,我,我告诉你!”

  它大声呼喊了起来,我停下脚步后听到这守灵魂说道:“这是巫祖西屠放在这里的,我也是巫祖西屠抓来守卫这东西的亡魂。毛家当年不仅要供养巫祖,更要负责保护这块石头,因为这块石头据说关乎到一个大人物。好像,好像是一把钥匙,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这东西我自己都不敢乱动!”

  一把钥匙,这个情况传递进我心里之后,我整个人一愣,随后双眼圆睁,难道是……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