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六百四十九章 人祖秘闻

  弇兹氏,华夏历史上真正的女帝,是和燧人氏一个时代的老家伙,传说中她是华夏历史文明中第一个女性部落首领,和燧人氏联姻结合,建立了燧人国!

  这位历史上真正的女帝,当年的权势据说更在燧人氏之上,而联姻结合的原因,据说是因为要学习燧人氏钻木取火的本领。

  当然,这都是传说,很多史学家认为,弇兹氏并不是真正存在的。也有史学家认为,弇兹氏就是后来的华胥氏,各种各样的说法很多,可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我要是真遇上了弇兹氏,那还真是遇上了另一个人祖。

  弇兹氏和燧人氏到底谁先出现,谁更早诞生,这没人说的清楚因为时代太久远了,但是眼前这个当着我的面夺舍了毛璃的弇兹氏,听其口气倒是和燧人氏有不少的矛盾。

  按理来说,他俩不是夫妻吗?

  不过听了这话,我脑子里很快就冒出了一个念头,近代普遍认为燧人氏和华胥氏才算是夫妻,如果弇兹氏和华胥氏不是一个人,那么难道是一出数个时代之前上演的情感大戏不成?

  毛璃我本来就要杀,此时被弇兹氏夺舍,我倒是不会因此而有什么想法,只是对于这位人类老祖出现在此地却有一些奇怪的疑问。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皱着眉头问道。

  “很奇怪吗?其实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毛家和我们上古人族多少有一些瓜葛,我这些年来不断地更换身体,以不同的身份存在于这片大地上,也是正常。哼,好了,其他的理由我也不便与你多说,不过有了这一具新身体,我又可以出去了。”

  她说话间伸手一挥,青色的墙壁瞬间消失,径直走过我的身边往外走去。

  我对于人祖的事情心里有不少疑问,此时更是对眼前这位自称弇兹氏的老祖心存怀疑,在她经过我身边的一刻我猛地伸出手将其拦住了,她一怔,皱着眉头看向我说道:“小子,你什么意思?”

  我笑了笑说道:“前辈,我有不少问题想要问问你呢。别急着走啊!”

  弇兹氏眉目间露出一片凶芒,喝道:“你想问我问题?想问什么?”

  我哈哈一笑说道:“不用问,你让我看一看你的记忆,就行!”

  语毕,我的手自然地落下,放在了弇兹氏的肩膀上,这个动作很轻,但是触碰到弇兹氏肩膀的一刻,弇兹氏全身猛地一颤,我胸口金光闪烁,梦道之术开启,瞬间侵入了弇兹氏的梦境之中。

  能够成攻进入弇兹氏的梦境,这也是我没想到的,她的梦境很驳杂,天空是一片流火,这些流火五彩缤纷,什么颜色都有,化作一团又一团云朵一般的模样在天空中燃烧。

  地面上是大片大片的泥土,这些泥土很松软,漆黑一片的颜色,但是却没有任何植物,记忆片段悬浮在空中,却和我过去看见的记忆片段不同,也许是因为弇兹氏的年龄太大了,记忆片段就像是雕刻在了石板上一般,看起来模糊可是却拥有非常深的刻纹。

  我伸手点在了其中一块记忆片段上,记忆片段微微一抖,上面浮现出大片大片的纹路,如同被激活了一般,随后我眼前一晃,看见了一片苍茫的大地。

  辽阔无边,巨大的森林连绵不断,百兽在地面上奔跑,真龙在天空中飞翔,这是上古时代的华夏大地,拥有如今的人们无法想象的广阔地域。

  一个人站在路上,他穿着兽皮做成的外衣,手上拿着木棍,留着中发眼神有一些迷离,远处百兽咆哮着冲了过来,他却怡然不惧,伸出手按在了木棍上,木棍的顶端渐渐有火星子冒了出来,随后他伸手慢慢地往旁边伸展,火星子一点点地化作火龙,整片天空仿佛都被火焰所笼罩,百兽看见这可怕的火焰,畏惧的不敢冲过来,一个个匍匐在地面上,显得很是害怕。

  “哈哈,遂人氏又在逗弄百兽了,你这样要是让妖族的那几个家伙知道了,可是会生气的哦。”

  远处传来说话的声音,有一些人从天空中飞了下来,这些人我从未见过,可却一个个气度不凡,应是强者。

  在那个时代满大街都是强者,不知道也不稀奇。

  “嗯?弇兹氏也在啊,好久不见了。”

  其中一人对弇兹氏打招呼,此时我听见弇兹氏低声说道:“哼,一群狐朋狗友,遂人没什么事我先回去了,你自己招呼你的这些朋友吧。”

  燧人氏听到后尴尬地笑了笑,对着弇兹氏喊道:“你别这样,这几个都是我朋友,你多少留下来一起说说话。”

  弇兹氏却冷笑一声道:“朋友?我弇兹氏从来不会结交这些弱者,遂人你要想将人族推向巅峰,就必须要学会结交强者。你和我说过,在最初的世界里鸿元之所以没有封印你和仙族老祖,就是因为仙族老祖实力弱小不思进取,而你虽然厉害但是性子却偏安逸,不会反抗。你越是如此,我们人族就越是无法变强。”

  说着两个人眼看就要争起来,我正想继续看下去的时候,奇怪的一幕发生了!我的胳膊好像被人拉了一下,接着整个人退出了记忆片段,随后又是狠狠一拽,我被拉出了梦境空间。

  睁开眼睛却看见弇兹氏瞪着眼睛看着我,一掌打在了我的肩头,将我震退了好几步。我往后退了十多米,看见弇兹氏身上散发出丝丝杀机,冷冷说道:“你敢窥伺我的梦境!哼,好大的胆子!”

  我一怔,说道:“是你将我从梦境空间里拉出来的?”

  她冷冷地点了点头。

  这种事情我还真是第一次遇上,过去要么就是记忆片段无法读取,要么就是梦境空间进不去,虽然也遇到过鬼皇这样能够和我一样控制梦境的存在,但是却还没有遇到过能够将我拉出梦境空间的先例。

  梦境空间应该会让双方同时陷入昏迷状态,进入梦境空间之后,因为时间流速过快,和现实世界的时间并不对等,所以醒过来后也就只是过了一瞬间罢了。

  可是这一次却是弇兹氏将我从梦境空间内给拉出来的,这着实让我吃了一惊!

  “哼,小兔崽子居然敢窥伺我的梦境空间,你以为这一招只有你会吗?”

  她双手一挥,金色的光芒从天上落下,将我罩住了,我身上造天之力散开,将这片金色的光芒给挡了出去,她一怔,双眼圆睁,吃惊地说道:“造天之力,你是造天者!不对,你不是造天者,这造天之力不是你自己的,而是别人传承给你的,你是逆天者!你居然是逆天者!”

  每一个从最初的时代或者接近那个时代的老家伙看见我后都会如此吃惊,我都已经习惯了,挥了挥手说道:“别吃惊,我是逆天者,我注定要和鸿元那一战,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别说了!”

  弇兹氏一愣,身上杀气却猛然间收了起来,哈哈大笑道:“你身上还有阴冥的气息,你是不是和这个变态见过面了?它是不是让你帮它对付鸿元?小子,我告诉你,最好别相信阴冥的任何一句话,它是一个比骗子更可恶一百倍的家伙!”

  听这口气,感情好像他们之间有过节?

  “你们之间有过节吗?”

  我不解地开口问道。

  “哼,当然有,而且不仅是过节,应该被称为仇恨!如果不是他,也许我和燧人氏就不会开战,如果不开战,我的本体也不会被燧人氏打碎,他也不会因为我而遭遇万世轮回之苦,这一切都是阴冥造的孽!”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