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六百四十七章 避难所的密道

  墨绿色气流回归本体后,巫祖西屠本体果然也中了毒,但是毕竟是巫族老祖,而且还是从最初的时代存活下来的大佬,此时虽然中了毒,但是以巫术强行压制住了身体内的毒性,不过死亡已经是注定的结局,我现在怕的就是它玉石俱焚,会将自己手上控制的魂魄们拖下水。

  司马天,我,以及黑蛋包围住了巫祖西屠,虽然未见阿呆前来,但是心中却也不是十分担心,只见西屠六只手打开,却看见其手中竟然有魂魄摇晃。

  “这些魂魄就是你们所找的魂魄,如今我中了毒,你觉得我还会将这些魂魄交给你吗?”

  巫祖西屠大声对我吼道,我脸色阴沉低声说道:“在死之前,至少做一些好事儿。这些人类是无辜的,将魂魄给我,我有办法让你不死。”

  西屠却哈哈大笑道:“你有办法让我不死?哼,我不会再相信你的话了,今日,我就要让这些魂魄陪着我一块消失!”

  说话间,西屠六只手狠狠一捏,四周的魂魄发出一声声悲鸣,关键时刻司马天出手,规则之力化作线条缠绕住了西屠的六条手臂,这些魂魄暂时得以安全,我和黑蛋不敢停留,从西屠的一前一后两边出手,轩辕神剑和狼爪一起攻击在了西屠的身上,只听见“铿”的一声巨响,西屠身体比岩石还要坚硬,甚至比很多法宝更加可怕。

  巫族的身体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不断地变强,而西屠是巫族先祖,也应该是巫族身体最强悍的一个。只听见它大声吼道:“端木森,你伤不了我,你伤不了我!哈哈!轩辕神剑也拿我没办法,你们以为用规则之力就能够对付我?我死的时候,便会自爆,和你们同归于尽!”

  一声声大吼传来,巫祖已经陷入了疯狂,同时说话的时候嘴角还不断地流出鲜血,一声大吼道:“端木森,你阻止不了我,哈哈!”

  即便强如西屠此时也已经无法压抑身体里的百魔散,它毕竟不是圣人,更不是像我这种全身上下都是宝贝的存在。

  此时此刻要阻止西屠,就要抢在它自爆之前,灭了它!

  伸出手,长剑握在手心里,手臂微微发力,整个剑身涌出金灿灿的光芒,随后我狠狠一挥,轩辕神剑重重地砍在了西屠的身上,甚至还爆出了火星子和金光,它一边吐血一边喝道:“端木森,你伤不了我,哈哈,你伤不了我!”

  我眉头紧皱,二世血脉之力激活后附着于轩辕神剑之上,双眼闭起,片刻后猛然间睁开,一声大喝:“你说我伤不了你,那我就砍给你看!给我去死!”

  被黄色光芒附着的剑身不断地膨胀,最终彻底绽放出一片金芒,轩辕神剑狂猛出手,这一次剑锋重重地落在了西屠的头顶上,只看见血肉崩裂,轩辕神剑从西屠的头顶直劈而下,当场将这位巫族先祖给砍成了两半。

  “我,不甘心,当年鸿元负我,我躲藏这么久,为何会死在一个后辈手中,我,不服啊!”

  这是西屠最后的话,它的身子被我彻底劈成了两半,轩辕神剑的剑身上沾满了斑驳的血迹,那些紧握着魂魄的大手一个接着一个腐烂,魂魄们飞上天空,被司马天收走。

  西屠的身体也在此时彻底被强悍的百魔散吞噬,巨大的肉块散碎地落在了地上,消失于深谷之中。百族先祖,今日杀了第一个!

  落入了深谷之中,进了西屠藏身的谷底,整个洞穴漆黑一片,但是血腥气息刺鼻,走入谷底后却发现这谷底竟然和北边并非连通。

  我在四周转悠了一圈,又有了新发现,谷底四周看见不少毛家守卫或是奴仆的衣服,以及一些篓筐,看见这些我心中了然,看来的确和我猜测的一样,毛家和西屠之间有约定,甚至定期送来血食养着西屠,西屠才能够活到现在。

  只是,如果北边和东南方的谷底没有打通,那阿呆是不是回去了呢?

  我立刻打了电话给莉莉安娜,但是得到的消息却是阿呆还没回来,我心中疑惑,立刻带着黑蛋离开了谷底向着北边的毛家飞去,司马天则先一步返回了小镇。

  同时,慌不择路逃命的毛璃在一群长老的保护下向着一处毛家建立的,在战备时候紧急使用的避难所走了过去。

  一些大家族都会建造一些避难所,因为灵异世界不安全,有一个避难所有时候就能活命。只是毛家太平日子过久了,这些避难所也很长时间没用了。

  穿过林子,毛璃和一群长老面前出现了一小片空地,其中两位长老快速跑到空地两边,那里有两个看起来像是石墩子一样的东西,伸手按了一下之后,两个石墩子缓缓转动,地面上一大块石板往外翻了起来,一条通向地面的黑漆漆的道路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家主,你快点进去躲避吧,躲过这一劫,毛家还有机会翻身。”

  一个毛家长老大声说道,往里面扔了几张灵符,随后催促着毛璃往里面走,就在这时候,毛璃听见身后的树林里传来了沙沙的声音,众人心中顿时紧张起来,不一会儿,一个人影从树林里冲了出来,高高的个子,魁梧的身材,阿呆双目一片冰冷,突然地出现在了毛家众人的面前。

  “是端木森身边的僵尸,快点布下降魔大阵,速度要快!”

  毛家一个长老大声喝道,一群毛家守卫纷纷拿出灵符,毛璃更是惊恐地钻进了黑乎乎的地道内,向着前面狂奔过去。

  她这一次真的害怕了,当她看见西屠中毒逃走的时候,她就明白自己这一次真的翻不了身。过去,她被关在高高的楼阁里的时候,她以为走出了这个楼阁就是自由,她从小就听见所有毛家的人都对她说,她很幸运,能够生在毛家,即便失去自由但是锦衣玉食一辈子,无忧无虑地可以过安全的生活。

  还有疼爱她的哥哥,将她宠成了如今的样子。

  但是却万万没有想到,毛家也会倒,更没想到,毛家也会有被人欺压的一天,她从来都没料到这一些。

  她在黑暗中狂奔,阴影不断地穿过她的脸,这个避难所她从来就没来过,可是这一次她进来了,身边的长老一个接着一个消失,似乎是去阻击身后的威胁。

  她只知道乱窜,不断地逃跑,可是,前方是一片黑暗,她看不清楚,猛然间撞上了一堵墙,一阵剧痛传来,她疼的蹲了下来,眼泪不由地流了出来,此时痛哭解救不了她,但是眼泪却还是止不住地往外流,就在这时候,身前的墙壁上忽然发出了“咔咔”的响声,随后墙壁一点点地被打开,居然在避难所里还有密道!

  她抬起头,看见密道的后方是一个房间,她赶忙钻了进去,将密道的门给关上了,心中一片惊慌,因为她已经听见了外面传进来的吼声,这吼声越发近了,就代表了死亡越来越近了。

  进了密道之后,毛璃转头一看,眼前的一幕却让其愣住了,这是一个不大的房间,更像是古代的丹房,只是更加古老一些,一个人背对着她坐在地上,她快步走了过去,一下子跪倒在地大声喊道:“前辈,没想到这里还有我们毛家的前辈,你一定要救救我,我被人追杀,我是毛家的后裔!”

  可是她的喊话声却没有得到回应,她奇怪地爬了起来,走到这个人影的背后,对方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她伸出手一拉,对方身上的衣服自然脱落到了地上,而她的眼前猛然间出现了一具骸骨!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