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六百四十五章 逼巫祖就范

  肉林之上,我手中的瓶子里冒出紫色的烟气,袅袅飞上天空,消失于黑暗中,看似梦幻,其实这是真正的杀人之物,百魔散,一个在上古时代赫赫有名的可怕毒药,堪称上古最毒的毒药之一,死在其猛烈毒性下的人不计其数。

  所谓百魔散并非是以魔道之人炼制的毒药,而是因为发明这毒药的是上古时候一位被称为百魔子的老家伙,这老家伙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发现两种看似无害的上古妖兽,它们的骨髓融合之后却能够成为非常可怕的毒药。

  这种毒药,对于活的年纪越长的老家伙越是有效,对于新生儿反而没用,所以很多活了千年,万年的古神都死在了这种毒药之下。

  因此像西屠这样的老家伙别说是一滴,就是沾上一丝立刻就会受到重创,它可是从最初的时代活下来的,年纪已经无法计算。

  “哼,百魔散对我的确是有致命危险,但是对你这个只活了20几年的人类小子会有用?你这赌局未免太不公平了吧!”

  西屠的担心并不是没有道理的,我却哈哈一笑说道:“你觉得不公平吗?哼,我身上留着少典血脉,我的皮肤更是内蕴盘古之力,正如你所说我看起来像是24岁,实际上我身上从皮到肉,从血液到灵魂全部都已经老的不能再老了,我要是喝下这百魔散,势必当场死亡。”

  西屠墨绿色的眼睛里透出不信任的眼神,想了想后说道:“哼,我为何要和你赌这一局?在我看来,我手上握着这些魂魄,你能奈我何?就算是我想吃血肉,毛家也不少,为何要吃你带来的血肉恩?”

  西屠的确很聪明,没有被我绕进去,不过今天就是来和他斗智斗勇的,我微微一笑,没有说话,伸手一指北方说道:“你自己看。”

  众人猛然间向着北方看去,这一看顿时露出了吃惊的神色,就在北方,此时整个北边都已经变成了一片火海,火光冲天而起,烧成了一大片。

  “本家,本家怎么会着火了!”“天啊,火势这么大!”

  毛家众人一片惊慌,毛璃更是吓的脸上发白,大声喊了起来:“都回去,都回去救火啊!”

  却在此时听见西屠大喊一声:“谁都不要走,谁都不许离开!都给我回来!”

  毛璃和毛家众人都愣住了,只听见西屠对着我冷冷地说道:“端木森,你什么意思?你以为烧了毛家本家就能够逼我就范?”

  我摇摇头道:“我派我身边的僵尸去烧了毛家不仅仅是为了断你的后路,更是为了确定一件事情,那就是你的本体到底在何处?”

  西屠一怔,双眼闪烁出不可思议的目光,很是吃惊地说道:“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哈哈一笑道:“你眼中的惊讶我已经看见了,果然和我所想的一样吗?之前你第一次来小镇里勾走了一个小女孩的魂魄,这时候我们检测到的能量并非来自北方的毛家,而是来自东南方向的山区,当时我就奇怪两点。第一,你现在的状态根本就不是本体,看起来甚至连魂体都不算,根本就是一些巫术释放出来的气流,那么你的本体呢?就算你的本体早已磨灭在了时间长河之内,那么你的魂体呢?我心中有一个大胆的猜测,那就是其实你的本体或者你的魂体根本就不在毛家的老库房中,老库房的最后一层谁都没有真正走通过,只是看见了巫族的火焰,或者是看见了可怕的鬼影就吓的不轻,所以这最后一层谁都不清楚到底发生了怎样的变化?那么,我来假设一下,如果说,你的本体根本就不在毛家之内,而是这些年来你打通地下通道,早已将自己的本体或者而是魂体转移到了东南方的大山中,那就说的通为什么会有巫族的力量从东南方传来。”

  说到这里我停顿了一下,看了看巫祖西屠的脸,他的脸色很难看,就好像是吃瘪了一般。但是眼中却又有阴损的目光闪过,一见便知道是被我说中了某些秘密。

  “那么,接下来便是第二个问题,我从白绝之王那里听说了一些你的事情,比如你很贪食血食,他觉得是因为你对于血食上瘾的缘故,我却不这么认为,在我看来,你不是吃血食上瘾而是因为你离不开血食!”

  我说到这里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西屠又一次被我说中了,脸上吃惊的表情已经无法遮蔽,吃惊地说道:“你在瞎说什么!”

  我一挥手,从肉林上刮下了一片带着血水的生肉,随后猛地一掷丢到了西屠的身前,这片生肉是不是有毒,西屠不知道,但是它却一直盯着这片生肉,想吃又不敢吃,伸出手后又猛地缩了回来。

  这模样已经表明我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相!

  “你这些年来一直占据毛家老库房是因为毛家对于你来说是一个大粮仓,这么大的家族,这么多的人,这么多张嘴都要吃饭,你要是灭了他们,反而没机会吃他们储备的生肉。可是,偏偏在十几年前遇上了整修老库房,害的你躲在毛家最底层不能露面,否则一定会招来毛家的反抗。你将毛家当做粮仓的美梦也就破碎了。所以你一直隐忍,却未想到居然有两个孩子跑进了地下二层,你实在是忍受不住对于血食的需求,因此下了杀手,之后招来了更多的人,你更是杀了他们,不过为什么毛家之后没有和你发生冲突,这恐怕是你和当时的毛家家主之间订立了什么约定吧。比如他养你,而作为代价,你要保护毛家,当然这是我猜测的。可是,第三个问题又来了,为什么你要吃那么多的血食呢?白绝之王不明白,是因为他没有真正了解巫族,他也没有机会真正了解巫族就被封印了起来。而我,对于巫族还是有一些了解的,巫族比妖族更需要鲜血,因为巫族之人的修为越来越高,身体内的血液再生就会越来越慢,相反你们的身体就会越来越坚固。这是一种有利有弊的身体变化。血液再生太慢,换来了身体无坚不摧,为了保证身体不会因为贫血或者是血液坏死而造成死亡,你们巫族的高手都喜欢吞食血食。因此,这才是你如此迷恋血食的原因,是因为你根本就离不开他!我可有所错了?西屠!”

  我大声问道,巫祖西屠脸色青白,却说不出话来,也无法狡辩。我叹了口气后说道:“所以,我想出了这一招来逼迫你,整个小镇都已经遍布我的人,你的本体我还没找到,但是我相信很快我就能发现,如果今天你不和我赌上这一局,我就直接杀入老库房内部,放心,我要是想下杀手,绝对下的去,这些被勾走的魂魄若是被你灭了,也只能算他们倒霉!”

  我故意说了狠话,巫祖西屠低着头,过了一会儿冷笑道:“你刚刚自己说了,我不过只是一个巫族的法术,就算我吃了毒肉也不一定会死,那你还和我赌?我连本体都不是!”

  巫祖西屠刚说完,我却摇摇头道:“不,或许你不知道,你也看不出来,我曾经修炼过巫法。只是之后机缘之下将巫法给自废了,但是我了解巫术巫法,百魔散真正恐怖的地方在于,它可以通过任何和本体有联系的灵魂,法术,甚至是灵力来进行毒杀。因此,只要你还在和我对话,就说明你和本体还有联系,百魔散就有作用!那么,问题来了,你可敢和我赌上这一局?若是你赢了,我必死无疑,以你的实力,保住毛家不难,就算保不住毛家,突破重围也不难。但是若是你不赌,我会围困住你,甚至不顾一切地毁掉那些魂魄和你,巫祖,你的选择呢?”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