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六百四十三章 愚忠(1)

  所谓鸿门宴,大抵上也就是摆一桌美食,杀一群该杀之人。

  但是摆了鸿门宴还大大方方告诉别人这就是鸿门宴的,怕是没有一个人会这么做,不过今天的我却这么做了,当然,我也预料到了巫祖西屠一定会去。

  因为,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白绝之王在电话里说过,巫祖西屠是一个很聪明的人,同时也是一个骄傲的家伙,聪明和骄傲往往像是一对孪生兄弟一般总是一起出现。

  而且,躲藏在老库房内这么久,未曾吃过血食的巫祖西屠,多半会自持聪明,而来赴我这一次的约,他以为他一定能胜我。

  “好,我去!”

  果不其然,巫祖西屠几乎没有经过太多的考虑就答应了此事,当然它也留了一个后手,在答应我之后立马跟上了一句:“我明日再来赴约。”

  它为自己争取一天的缓冲期,同时也让我有了一天的准备时间。

  我微微一笑站起身来,缓步走了出去,走到禹皇厅门口的时候回头对身后的人说了一句:“毛家,你们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才能让西屠来对付我?这个代价,和你们如今残破的毛家本家相比,你们觉得值吗?言尽于此,明日一过,毛家依然保不住。”

  说完之后我和黑蛋离开了毛家,消失于夜色之中。

  坤长老看着外面已经残破的不成样子的庭院,又看了看好几个被杀死的毛家守卫,这和他预想中的情况是完全不同的。

  愤怒悄无声息地开始在坤长老心里蔓延,他猛地转头对西屠喊道:“当时你我约定过,绝对不会让战火烧到我们毛家,可是如今呢?毛家几乎被毁,这就是你给我的承诺?我付出了代价,这就是你所谓的保护了毛家?”

  西屠也不是个好脾气,当下伸手一挥,大片大片的墨绿色气流在房子里转动,片刻后化作一根又一根恐怖的利箭,将四周的几个毛家守卫全都当场杀死。

  残酷血腥的一幕让坤长老脸色大变,毛璃更是大叫着跌倒在了地上,西屠收回墨绿色的气流冷笑着说道:“房子破了还能再建,但是人死了可就活不过来了,要是不想像这些守卫一样死去,最好闭上嘴。”

  西屠一点点站起身来,此时坤长老看见西屠附身的守卫身体开始大面积的溃烂,很多肉块都开始变黑腐烂,最后掉落在地上,甚至散发出腥臭的气味。

  “哼,这具身体真是够烂的。”

  西屠嘟囔了一声后,一道墨绿色的气流从这具身体中飞了出来,随后直冲一个毛家长老而去,这个毛家长老吓的不轻,身子连连后退,坤长老也想施以援手,可是却没来得及。

  只听见一声惨叫,西屠所化的墨绿色气息附身在了这个长老的身上,毛家众人无人能够对抗,一个个吓的脸色发青,却又不敢言语。

  “都回房去吧,今夜无事了。”

  西屠说了这么一声后,毛家的长老们纷纷逃亡似的离开了房间,坤长老带着毛璃走出了禹皇厅,他回头看了一眼坐在禹皇厅正位上的西屠,心中涌现出了一片懊悔之色。

  送毛璃到了她的房间内,他拉着毛璃的说语重心长地说道:“大小姐,如今是毛家生死存亡的时候,我知道此时此刻你也做不了什么,但是请您照顾好您自己。并且,给我一个特权。”

  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多到让毛璃的脑子一片混乱,她摇着头用奇怪的语气问道:“你,你要什么特权?只要我不死,我什么特权都能给你。”

  坤长老叹了口气,心中不免悲凉。他一心想要保住毛家却未曾想到最后竟然引狼入室,他是错了,可是他这么做也是为了保护好这个家族。但是眼前的毛璃,到了此时想的还是自己,这让一直以来鞠躬尽瘁的坤长老心中发酸,或许正如西屠所说的那样,即便毛家不毁在我的手里,也会毁在她的手中。

  但是,坤长老知道此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他强行镇定了自己的心神,接着开口道:“我希望你能够允许我今夜下山,去找端木森。并且由我全权代表您和整个毛家,在我看来如今西屠对我们毛家的威胁远远比端木森要大的多!”

  听见这番话,毛璃全身都是一颤,十多分钟前的一幕幕还徘徊在她的眼前,那恐怖的二十八头星宿,还有那可怕的黑色狼妖,被打垮的巨大的太上厅,已经那一眨眼间就被杀死的毛家护卫,这些就像是一根根绳索套住了她的脖子,让她无法呼吸。

  偏偏是这个时候,最信任的坤长老居然要去和端木森联手,这又一次大大地刺激了毛璃的神经。

  “为什么?端木森不是要灭了我们毛家吗?你还去找他,他会帮我们吗?还是,还是你想独自溜走?我明白了,坤长老,你想逃离毛家!”

  毛璃已经六神无主,在这个危难的关头她连坤长老这样兢兢业业在毛家数十年的老长老都已经不再相信,坤长老想要解释,毛璃却猛地关上了门喊道:“不行,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能离开毛家,坤长老我知道你是什么打算,但是我不会答应的!”

  房门关上的一瞬间,就像是有一把重锤击打在了他的心口,让他全身上下都是一阵颤动,他为毛家流过血,他为毛家出过力,他一心一意想要保住这个家族。

  可是,猜忌和怀疑比十万把尖刀还要可怕,坤长老默默地低下了头。

  他缓步往后退,看着残破的毛家本家,又看了看暗淡无光的夜空,仿佛就在刚刚一瞬间释放的星光抽走了整片天空的颜色。

  “我,还是要去,毛家,不能就这么亡了!”

  坤长老一边说着,一边坚定了自己的信念,快步走向了庭院大门的位置,却没注意到一直有一双墨绿色的眼睛在暗中看着他,阴影里散发出可怕的杀气。

  回到了小镇内的我,看见在小镇的中央已经布置了一个堪称酒池肉林的巨大高台,莉莉安娜的工作效率依然那么高。

  “整个小镇的肉类储备并不多,不过我让人进附近的山区打了一点野味来,加上从附近几个城市调过来的一些血肉,这么多应该够了吧,不过你这是要做什么?”

  莉莉安娜奇怪地问道。

  “中国有一个习俗,古代死刑犯要是第二天要被砍头了,那么前一天晚上会给他们吃一顿好的,这叫断头酒,有酒有菜,让他们做个饱死鬼,心满意足不要成了厉鬼回来索命。而这一顿,就是我为巫祖西屠准备的断头酒,明日让它吃饱了好上路。”

  莉莉安娜知道我这是在开玩笑,却也没有多问,明白我心里有计划。

  一切准备就绪,静待天亮。

  为什么不直接动手?理由有两个,第一当然是因为那些被西屠控制在手上的魂魄,第二,便是因为西屠的身体太古怪,那一阵绿色的气流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玩意儿,抓不住又碰不到,很是神奇。我要是在毛家动手,难免出了纰漏,所以何不引其到我的地盘上来,来个请君入瓮呢?

  清晨如期而至,我坐在肉林边上等待着西屠的到来,等到太阳正式升起之后,远处的地平线上,我看见了一个虚弱的人影出现在了路的尽头,摇晃着身体,缓步走来,而他的身后还跟着不少人,这些人都是毛家之人,一个大轿子的顶端坐着两个人,一个是西屠一个是毛璃。

  我皱了皱眉头,今天似乎又有什么变故。

  等到人群走到面前的一刻,我意外地发现,走在最前面,全身被铁链锁住,满身伤痕的人居然是坤长老!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