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六百四十二章 二十八星宿,击穿毛家!

  狂风之中,吟唱的声音传遍了整片大地,我双臂展开,低声说道:“我双臂展开,世界便在我手中。我飞上天空,眼中大地便是我的国土。我头顶夜空,诸般星宿,为我所用。”

  星图闪烁出令人夺目的光芒,开始不断地闪烁,接着星光之间开始练成神秘的线条,我双手握拳,感觉有力量在我肩膀上颤动。

  “这一式法术,我的师祖会用,司马天大长老会用,但是他们从未像我今天这般使用。这是我送给你们的见面礼,二十八星宿一起显化,不仅仅是显化,我以星宿之主,逆天者之名,赋予你们力量,赋予你们恐怖的破坏力,我将解封所有星光的限制,降临!”

  狂风席卷毛家,这一夜注定会让每一个毛家之人永不忘记。

  毛璃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她抬起头看着天空,这个娇蛮的公主见到整个天空仿佛都要撕裂了,星光组成了一头头奇异的猛兽,咆哮着从天空中落下,俯冲大地!

  “东方以我之名,神兽青龙出,座下角木蛟、亢金龙、氐土貉、房日兔、心月狐、尾火虎、箕水豹齐聚;南方以我之名,神兽朱雀出,座下井木犴、鬼金羊、柳土獐、星日马、张月鹿、翼火蛇、轸水蚓齐聚;西方以我之名,神兽白虎出,座下奎木狼、娄金狗、胃土雉、昴日鸡、毕月乌、觜火猴、参水猿齐聚;北方以我之名,神兽玄武,座下斗木獬、牛金牛、女土蝠、虚日鼠、危月燕、室火猪、壁水貐出。二十八星宿,今日,让毛家好好记住,别来惹我!”

  我对着地面咆哮,二十八头恐怖的星兽俯冲而下,毛家的结界和法阵顷刻间被打成碎片,坤长老冲出去,一把拽住了毛璃的手,将她拉入了禹皇厅内,毛璃就像是傻眼了一般,看着星兽不断地咆哮,俯冲下来的一刻,地面被打出一个又一个大坑!

  房屋在倒塌,地面在崩坏,毛家的人在疯狂的喊叫,四神兽盘旋于天空中,环绕着我,我便是星宿之主,我便是二十八星宿的主宰,便是此地的至高存在!

  双眼已现冷酷,寒风已经难掩我的杀机,毛璃看着外面被打穿的大地,感受着禹皇厅外传来的冲击力,跌坐在椅子上,呢喃道:“坤长老,怎么会这样?端木森,居然,居然真的敢对我们毛家出手!你们快点去打退他,快去杀了他!”

  直到现在,这个娇蛮的小公主还觉得依靠毛家就能够打败我,她还天真的以为毛家拥有对抗我的力量。

  坤长老急迫地看向巫祖西屠,西屠却很镇定地坐着,过了一会儿后说道:“他是在试探我们的底线,不要慌,他不敢真的下杀手,因为我的手上还捏着不少人的魂魄呢。”

  二十八星宿在地面上肆虐,我立身于天空中,看着毛家被打的支离破碎,可是无论是毛家的长老们还是西屠都没有露面,我冷笑一声说道:“西屠的底线还真是不低啊,那么,黑蛋麻烦你让他们明白,躲在房子里是没用的。”

  黑蛋冲我微微一笑,点点头后身子下落,在落下的一刻,身体开始妖化,随后重重地落在了毛家的太上厅上。

  落在太上厅房顶上的时候,它已经彻底妖化,除了没有显露出本命妖型之外,它释放出来的妖气已经大大地超出了妖神境界。

  “坤长老,家主,我们看见,看见一个狼妖落在了太上厅上方!”

  守卫大声喊道。

  一群长老全都被震惊了,毛璃却从刚刚的震惊中缓过劲来,此时摇摇头说道:“不要紧,太上厅和禹皇厅都是从很久之前就传承下来的,经历多年风霜雪雨,这种妖怪是不可能打穿太上厅的。哼,说到底还是只有端木森一个厉害,其他都是一些不自量力的家伙。还想打穿太上厅,真是做梦!”

  西屠却冷笑着摇摇头说道:“你真是这么觉得的吗?”

  毛璃被西屠问的一愣,皱起了眉头,又显露出了娇蛮小公主的模样。西屠却摇着头说道:“即便毛家能够闯过这一关,也一定会败在你的手上,哼,无知!”

  毛璃不满地喊道:“你这怪物,外面那头小妖怪不自量力,怎么是我无知?”

  西屠却没有再说话,就在此时,却听见守卫们惊讶地大声喊了起来,坤长老开口问道:“怎么了?不要惊慌,外面发生什么了?”

  一个守卫被吓的摔倒在地,大声说道:“那个妖怪,那个妖怪将太上厅的天顶给打穿了!我亲眼看见,太上厅的天顶被打穿了一个大洞!”

  毛璃的脸色瞬间变的非常难看,不仅是她,还有坤长老他们全都冲到了门前,看见对面远处的太上厅天顶上站着一个黑色的影子,这个黑色的影子释放出惊人的妖气,随后慢慢地举起了利爪,一声爆喝之后,利爪落在了太上厅的天顶上,只听见“嘭”的一声,即便距离很远可是毛璃和一众长老还是能够清晰地看见,太上厅的天顶被打穿了一大块,风沙扬起,在他们心中坚不可摧的太上厅居然也被打穿了!

  而且,还是如此轻易地被打穿了,此时毛璃吓的往后退了几步,看了看四周,又看了看自己的头顶上的禹皇厅天顶,吓的浑身直哆嗦,喊道:“它,它能打穿太上厅,也就代表它随随便便就能够打穿禹皇厅!天啊,这里不安全,我们要逃出去,必须逃出去!”

  毛璃惊慌失措地喊了起来,可是就在此时,一阵道力将禹皇厅的大门给震开了,随后我轻轻地落了下来,二十八星宿站在我身后的巨大空地上,四神兽在空中咆哮!

  我冷着脸慢慢地坐了下来,看着眼前的毛璃,西屠,还有毛家的长老们,沉声说道:“西屠,我总算知道你的身份了,最初时代存活下来的老家伙,巫族的老祖,难怪对我的事情如此清楚。”

  西屠冷冷一笑,身子如同僵硬一般微微晃了晃,然后说道:“是白绝之王告诉你的吧?那个家伙过去就比不上我,如今以为靠上了你就能够对付我,哼。”

  西屠和我之间对话时释放出来的气场却让四周的人不敢靠近,正在此时,太上厅的方向传来巨大的塌陷声,巨大的风沙冲来,黑蛋一跃落在了远处,背对着风沙缓步走来,而毛璃和坤长老他们都看见那经历了千年风霜的太上厅,在黑蛋一个人的力量下彻底被拆成了碎片。

  黑蛋走进了禹皇厅内,对着西屠露出了獠牙,西屠却冷笑着说道:“小妖怪,我能看出来你拥有成为圣兽的潜质,不过你还没资格对我露出獠牙。”

  语毕,一道墨绿色的气流直冲黑蛋的心口而去,如同利器一般想要刺穿黑蛋的胸口,不过还没碰到黑蛋就被我释放的道力给震碎了。

  “当着我的面,动我的兄弟,西屠,你胆子真是不小啊。”

  我冷漠地开口道。

  “端木森,你,你今天来了我们毛家,就不会让你活着出去。坤长老,大家一起上,一起将端木森碎尸万段!上啊!”

  毛璃喊了起来,可是没有一个长老敢动手,我冷眼看了过去,额头上天机眼一闪,一道烈焰将毛璃四周的守卫瞬间烧成了灰烬,毛璃站在中间吓的立刻闭上了嘴。

  “你来这里想干什么?来抓我?还是来示威的?”

  西屠冷冷地问道。

  我翘起腿,笑着说道:“我是来邀请你的。一起到山下的小镇里,我为你准备了成吨的血食。”

  此话一出,众人都露出了奇怪的神色。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