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六百三十九章 不仅仅是丢魂

  人总有丢魂的时候,相信我,是总有而不是偶然更不是遇到脏东西才会丢魂。

  百分之八十的人都遇到过相同的一个情况,吃着饭忽然间就发起呆来,明明躺在了床上睡不着可是几小时后却好像睡过觉了一般,还有最明显的一个特征,走着走着会浑身莫名其妙地突然颤抖一下。

  也许在绝大多数人看来,这不过只是一个小小的身体不适,甚至都算不上是病,但是在我们看来,这其实是一种丢魂的状态。

  丢魂,不是指魂魄被遗弃了,或是彻底离开了本体,丢魂指的是因为你的身体和魂魄出现某些契合度上的问题,而产生的一些奇怪的身体反应,或者是精神上的断层。

  就像我上述说的那些特征,每个人都有,每个人都觉得这是正常的,但是不是每个人都知道其实在那一个瞬间你的魂魄差一点就脱离了你的身体。

  当然,真实情况没有我说的那么严重,而真正严重的情况,魂魄被一些高手或者是鬼魂,阴司,甚至是妖魔所勾走,长时间地离开身体,身体就会变成白痴,就像此时的小许女儿这般。

  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真的白痴,还是遇到了脏东西而被勾走了魂魄,最好的方法就是看眼睛,当然不仅仅是看看眼睛里是不是有神,而是看一个人的眼黑部分。

  中国人,不算那些喜欢带美瞳的姑娘和伪娘,也不算那些整天眯缝着眼睛看着电脑的游戏狂以及网络小说写手,大部分人的眼睛都是有神的,并且眼黑和眼白泾渭分明。

  但是,如果一个人的魂魄是被勾走的,并且长时间离开了身体造成这个人变成了痴呆状态,那么此人的眼黑部分一定是呈现出淡淡的灰色。

  这种灰色很不明显,甚至可以说,如果不仔细看根本就看不出来,就像是在一辆黑色的轿车上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尘埃,你远远看去它还是黑色的,可是只有仔细看才会发现它黑的没那么亮了。

  而此时小许的女儿,她的眼睛就是一片灰蒙蒙的,这就说明他的女儿的魂魄是被勾走的,可是问题又来了,小许家里门前有灵符,四周有阵纹,作为毛家管辖范围内的镇子,寻常厉鬼根本不敢靠近,鬼王级别的也要绕道走,怎么可能会有厉鬼或者是阴司敢在这里胡来?

  那么,是谁勾走了小许女儿的魂魄呢?

  而且如果是阴司勾魂,三魂七魄都会勾走,不可能只勾走一魂,因此,这小姑娘的身上很蹊跷。然而,很显然我面前的大牛没看出这一点来。

  他单纯的想要证明他的出色,也不让我多言,我便不再多说话。

  其实我也没有这么清闲,来此地也不单纯是为了替小许平事儿,而是我心中对于在这个节骨眼上忽然间发生的灵异世界心里多少都有一些奇怪。

  首先,灵异事件本身大多不是好事,而且是在我即将打入毛家的时候发生的灵异事件,这个江湖,从来就没有突然发生的大事,所有的事情全都是一些细小的巧合结合在一起之后才会出现的。

  那么,我眼前小许的女儿身上发生的怪事,是不是也是毛家搞出来的鬼呢?虽然可能性很低,但我还是抱着看一看的心态来观望一下。

  不过却没想到还出了大牛这档子事情。

  我们跟着大牛上了楼,小许开的路,他家是自己造的私房,两层,楼上三间房间,楼下是厨房间和卫生间,还有大厅,倒是挺宽敞的。

  到了小许女儿的房间,我扫了一眼,没发现什么异常,鬼气也没有,更没有一丝丝阴司来过的痕迹,这就基本上可以排除是阴司和厉鬼所为,而且看见小许女儿本人之后,我就更加确定自己心里的这个想法。

  孩子看起来很安静,痴呆的状态已经比较深了,可是却不会主动攻击人,更没有陷入一些疯疯癫癫的状态,身上也没有被厉鬼侵入过的痕迹,可以说小许的女儿就是少了一魂,却没有遇鬼。

  我没言语,大牛站在小许女儿的身前来回转悠了好一会儿之后说道:“真是奇怪了,你女儿看起来还挺正常的啊,不像是遇到鬼了啊!”

  大牛倒是还有几分眼力见,小许立刻点点头道:“是的是的,我也请过一些大师来看,都说我女儿没有遇到鬼,后来他们就说这生意接不了,让我另请高明。大师你看,我的女儿这是怎么了?”

  大牛摸了摸下巴,装模作样地围着这个小女孩转悠了半天后开口道:“我还是来摆个坛子,招一招魂吧,你们都退出去,铜头啊,把法器都给我准备好了。”

  铜头点了点头,从包里摸出了几样法器,也就是道袍桃木剑,还有招魂需要画阵用的朱砂笔之类的玩意儿,画完阵后让这小女孩站在了阵中间。

  我们关上门后,听见里面的大牛开始念念有词地找起魂来,一会儿是摇铃,一会儿是念咒,还有撒纸符的声音,好不热闹。

  我坐在椅子上,一边喝茶一边对铜头说道:“招魂有这么麻烦吗?”

  铜头不好意思地冲我笑了笑,低声说道:“没有没有,可是若是简单地招魂人家还以为我们是骗子呢,所以越是搞的复杂一下,老百姓就越是相信。很多招魂师都明白这个道理,嘿嘿。”

  我点了点头,弄虚作假有时候也不是我们想要作假,而是客户需要我们弄虚作假。

  这就好比,你去医院看病,你觉得自己很严重,可是医生却诊断出你没什么大病,就随便给你开了个药,让你回家休息就行了。你自己肯定是不答应的,说不得还要质疑医生的能力,质疑医院,多跑几家医院之后才肯相信。

  如今的时代,公信力太低,招魂这行当也是如此,你不弄出点大师风范来,这些老百姓还真不相信你能招魂。

  不过,谁都没想到这简单的一次招魂,大牛也算是老手了,却偏偏出了问题!

  在招魂进行了十来分钟后,房间里猛然间传出来一声女子的惨叫声,这惨叫声带着一种被吓坏的感觉,这下子小许可坐不住了,马上走到了大门口,“哐哐哐”就对着大门猛敲,喊道:“大师,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啊?宝贝女儿啊,你怎么样了啊?”

  我也奇怪起来,心眼一扫,立刻感觉到一股诡异的力量从房子的外面传了进来,这已经不是招魂了,而是招来了什么不该来的东西!

  大牛难道招魂都出了失误!

  我立刻走过去,一掌将房门给震碎了,房门一打开却看见了令我惊讶的一幕,大牛已经昏迷了过去,身上的道袍都被撕成了碎片,面前的阵法是用朱砂笔画的,此时这些朱砂笔画出来的阵纹,已经彻底韵开了,就好像是散开的一道道鲜血一般。

  而小许的女儿此时站在法阵中间,很安静,穿着白色水泡,散着头发的她低着头,看起来没受到什么伤害。

  小许大叫一声:“女儿啊,你没事吧!”

  就要跑过去抱住他的女儿,可是偏偏他走到朱砂法阵前的一刻,她女儿猛地抬起手,身上一股墨绿色的气息直冲出来,将小许给震飞了出去,当场撞在了墙上,落下来后就昏迷了过去,我一看见这情况立刻喊道:“铜头,照顾好小许,还有把大牛带下去,别让其他人上来!”

  铜头也知道事态紧急,不敢怠慢,立刻将大牛拖出了房间。

  而我则冷眼看向面前的小许女儿,低声说道:“哪方来的妖魔,报上名来!”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