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六百三十七章 约定与代价

  还没等莉莉安娜报告,我就将她手上的报告给按了下去,随后说道:“我自己看吧,这里人多眼杂。”

  莉莉安娜将报告交给我后,很是会意地点了点头轻轻走开了。

  报告并不十分详细,因为是刚刚才检测到的,报告上一共画了三种线条,红线,黄线,蓝线。

  这是根据能量来源不同而做出的分类,这种测量的方法是国字号第五组率先使用的,中间的黄线是测量者自己设定的平均数,蓝线是测量者设定的最高数值,而红色则是被测量者的数值,以这种直观的方式来报告的话,能够很是清晰并且一目了然地看出到底被测试者的实力如何。

  黄线是莉莉安娜按照该隐的水准来设定的,该隐算是我们这个团队里实力中间的,而蓝线则是按照我的实力来设定,和该隐的黄线之间有非常大的一段距离,当然实力是有波动的,所以黄线和蓝色之间也是有波动的。

  该隐最高峰的时候是解放所有血族之力,真正变成吸血鬼始祖的模样时,而我最强的时候则是盘古之力和两世血脉一起使出的时候。

  而被测试的红线,也就是之前莉莉安娜发现的奇怪的巫族能量,居然同样高出该隐的数值,虽然出现的时间不长,但是实力明显不弱。

  “比该隐厉害,却不及我,这个巫族到底什么来头。”

  我摸了摸下巴,奇怪地说道。

  我遇到的巫族高手不多,巫咸和新月女巫算是两个比较厉害的巫族了,但是当年能够置我于死地的巫咸,号称自己是巫神,但是说实话他肯定不是该隐的对手。

  比巫咸要厉害,比该隐也要厉害,居然还有这样的巫族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倒是一桩新鲜事。我开口问黑蛋:“黑蛋,刚刚我们是飞向哪个方向的?”

  黑蛋想了想后说道:“北面吧,应该是北面。”

  这就奇怪了,毛达说那个可能是巫族老祖的家伙是潜藏在毛家的老库房底层的,毛家的破败庭院是在北面的,可是能量却是从东南方向传过来的,难道这被封印起来的巫族老祖之魂已经破开了封印,并且从地下出来了?可是真要这样的话毛家上上下下还不被搅个鸡犬不宁?

  又是一连串的疑问,我将报告放在一边,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很是疲劳地说道:“诶,总是有解不完的谜题。”

  随后我拍了拍手,高声说道:“大家布置完后,就早点休息吧,我们这一次是来踢场子的,不是来探秘的。”

  众人哈哈一笑,我也乐了起来。

  此时在毛家的老库房内,一片黑暗中有微弱的光源闪烁,坤长老手上我这一根木棍,这木棍的顶端镶嵌着一个夜明珠,夜明珠微弱的光芒勉强能够照亮前进的路。

  他此时的心里很不平静,上一次进入老库房的时候曾经遭遇了诡异的火焰打击,伤势到现在还没好,加上听见了我之前的警告,更是让他心里充满了紧张。

  已经到了地下一层,因为之前这两层都是整修过的,所以基本没有危险,他也没有留意,可是这一回他进入了地下一层之后,却看见整个地下一层和上一次他进来的时候完完全全不一样了。

  这些悬浮在空中的铠甲,原本都是破碎的,是上上一代家主要求不要动它们才没有搬走,按理来说应该只是飘浮着,虽然看起来慎人,还会放出丝丝杀气,但是实际上不过只是一些无主之物,且轻轻一碰就碎。

  可是,今天却大不相同,整个地下一层所有的盔甲,也许有几百件,也许有上千件,几乎全部都被诡异的火焰所包围,盔甲上面的裂缝朝着外面喷出烈焰,看起来这一幕非常吓人。

  坤长老停在原地根本就不敢往前走,这时候他听见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传来,从地下一层的尽头传了过来,借助这些诡异的火光,坤长老远远地能够看见一团熊熊燃烧着的烈焰从地下一层的尽头飘了过来。

  “什么人!”

  坤长老吃了一惊,不由地吼道。可是虽然嘴上大吼,但是心中却非常害怕。他本就不是一个本事高强的人,也就是为了保住毛家不得已才进了这老库房,若是常人和他一般在第一次进入老库房就遭到了袭击,这第二次是断然不会进来的。但是他不同,他早已将毛家堪称是自己的家,生是毛家之人,死是毛家之鬼。

  “哼,你来不就是为了见我的吗?”

  对面那团烈焰里居然有说话的声音传了出来,这更是出乎了坤长老的预料,但是也见过不少大场面的他此刻还是比较镇定的,强自镇定之后说道:“你,你就是老库房深处被封印着的巫族之魂?”

  对方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越飘越近,等到距离坤长老只剩下三十米的时候,它停了下来,坤长老这么凝神一看,还真是吓的不轻。

  首先是这火球,整个火球上燃烧着的火焰分明就是上一次袭击他的火焰,墨绿色的,看起来就充满了妖孽的气息。

  接着便是这火焰之中所包裹的东西,乍一看像是许多石头,黑乎乎的看不真切,可是站在坤长老的这个距离看过去,立刻就会发现这黑乎乎的根本就不是石头,而是一个人,一个看起来不那么清晰的人影。

  一个被火焰包裹着的人影,还有这看起来非常妖孽的火焰,以及地下一层怪异的变化,坤长老心中第一次有了不该来地下一层的念头。

  “我的确是被封印在这里,不过不是被你们毛家封印的,而是我自我封印的。不过这中间的事情你们这些新生的人类也不懂。上一次你就来过了,我没杀你,这一次居然还敢再来,还真是找死不成?”

  火球里黑乎乎的人影厉声说道,吓的坤长老全身一颤,他赶忙挥挥手说道:“不,我来这里是因为我听说毛家和你之间有约定,能够在毛家危机之时出手相助,如今毛家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若是真有这样的约定,还请前,前辈出手……”

  坤长老这一句前辈喊的还是挺困难的,哪有大家族的长老管这种怪物叫前辈的,对方冷冷一笑说道:“约定是有的,不过你们这些毛家的后人也不过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让我出手是要代价的,就看你们毛家能不能出的起这样的代价了。不过在此之前,先来说说这一次的对手是谁吧?我的确感觉到今日你们毛家来了两个不得了的高手,其中一个比较弱,不过也达到了上古大妖的水准,另一个更强,连我都不能保证一定打的赢。你们毛家还真是惹上大麻烦了!”

  坤长老脸上露出尴尬的神色,当下将一切事情说了一遍,说完之后却听见火球中黑乎乎的人影大喊一声:“真是胡闹!原来是逆天者,还有一个以力成圣的圣人,这让我如何应付!看来你们毛家真是坐井观天,自以为是的太厉害了!”

  对方一发怒,四周所有的盔甲上都喷出了墨绿色的烈焰,整个通道全都被笼罩在了烈焰之中。吓的坤长老连忙跪倒在地,大声喊道:“的确是我们毛家惹上了大麻烦,要不是解决不了也不能来找您吧。所以,请您一定帮忙,一定帮忙啊!什么代价我们毛家都愿意付出!真的!”

  对方一听见坤长老的表态,忽然沉默了一会儿,随后慢慢飘到了坤长老的面前,距离它这么近坤长老也是被吓的不轻,全身直打哆嗦,头上大汗淋漓,却听见对方阴沉沉地说道:“什么代价都可以吗?那你听好了,我的代价就是……”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