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六百三十四章 我就是咄咄逼人

  “唯一的光源没有了,我当时懊悔的不行,正想叫他们四个快点回来的时候,可是这一抬头,却见到了那个吃人的妖魔!”

  说到这里,毛达显得有一些恐惧,这混子也是见过不少场面了,如今居然还会被自己的回忆吓住,可见当时的情况烙印在他的心中,是有多么骇人。

  “嘿兄弟,都是大男人,也都是在道上混的,不至于吓成这样吧,哈哈。”

  米洛克适时地拍了一下毛达的肩膀,豪爽的声音在车子里一传开,这才让毛达缓过劲来,毛达立刻笑着脸尴尬地说道:“抱歉,我刚刚给吓住了。”

  他调整了一下后说道:“端木家主,你还记得我之前找您,对您说在毛家的库房深处封印这个巫族之魂吗?”

  我点了点头,毛达叹了口气说道:“当时我对您说是可能,但是其实我是亲眼看见的,这个巫族之魂,当时就在我的面前,并且生吞了包括监工在内的四个人!”

  毛达一边说着一边有用纸巾擦了擦自己头上的汗,这才说道:“当时一片黑暗,我应该是看不见东西的,也一直在大喊让监工他们几个回来。可是,没一会儿他们的声音就没有了,几乎是一瞬间,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包括监工他们的呼吸声,奔跑的脚步声,呐喊声一切都消失了,四周非常安静,这种安静非常诡异。我当时吓了一跳,心里也已经打起了退堂鼓,正在慢慢摸索着往地下一层的方向爬的时候,前面猛然间燃烧起了一团火焰,这团火焰也是无声无息的,燃烧起来之后,根本没有任何噼里啪啦的响声,可是明明在燃烧,火焰照亮了四周的地上,我看见地面上到处都是鲜血,还有他们几个死掉的尸体,还有,还有一具孩子的尸体,可是已经被吞了一半。太吓人了,真的,太吓人了。当时那个火焰里的家伙,他就站在火中,或者说那团火就是他的身体发出来的,他蹲在地上,不断地呼喝,吞食,那些肉在火焰的燃烧中发出‘兹兹’的响声,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这一幕,永远都不会忘记!”

  一个周身会放出烈焰的家伙,而且还吞食人肉,我不由得问道:“那你怎么确定他就是巫族?而且,你是怎么从他的手上逃生的?”

  听见我的问话,毛达这才说道:“我之所以认定他就是巫族,不是因为地下一层那许多的巫族盔甲,而是因为他当时发现了我。并且看向了我,开口对我说的话,全都是我听不懂的语言。我当时记住了很少的一两句,我学给你听。”

  此时毛达怪叫了几声,我听后微微皱眉,让他重复了三遍后点点头道:“的确是巫族的语言,而且这句话的意思是,他要吃了你,他很饥饿。”

  我的翻译又让毛达脸色惊变,毛达摇了摇头后说:“后来,就在他一步步向我走过来,我已经双腿发软连走路都走不动的时候,却没想到毛家的家主,带着一群护卫走了下来。也算是救了我,毛家家主和这怪物对视了好一阵子后,拿出了一张兽皮,放在了这个怪物的面前,这怪物看见后好像很不满的样子,不过还是罢手,拖着地上的尸体收起了身上的火光,消失在了黑暗里。我当时,真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毛达的话说完了,可是我听了这一番话后心里却涌出了一个奇怪的念头,毛家似乎并不是和这巫族的怪物合作关系,更像是看管和约束的关系。

  如果说是合作关系,为什么要将它封印在老库房内,为什么这怪物吃人,毛家家主还要阻止,而且最关键的是毛舜也遭到了怪物的攻击,这就说明一点,怪物对于毛家没有好印象。

  可是偏偏毛家又传出了依靠这个老库房下方的怪物避过多次灾祸的传闻,这种互相矛盾,却又互相依赖的关系,让我一下子就想到了当初在古神秘境内遇见残龙的时候的情况。

  古神一族和残龙是敌对关系,就其打败后又关押了起来,可是等到我打上门的时候,古神一族还是以好处来利诱残龙,让其对我出手。

  那么这个巫族的怪物,姑且不论他是不是魂体,那他和毛家是不是也是这种关系呢?互相约束,互相利用的呢?

  正在我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车子忽然停下了。现在我们是在一条没什么车辆,开半天都没人注意到的省道上开着,路况并不是很好,刚刚还绕过了一段盘山公路,地面上都是坑洞,开也开不快,不过反正我也不急。

  此时忽然停下,我却奇怪起来,将窗户摇了下来,看见前后的车队都停了下来,前方司机用对讲机说道:“家主,前面的路被大石头给封住了。”

  被封路了?这种事情在省道上还是有可能发生的,但是也不多,我不会这么巧正好遇上了吧。对着对讲机说道:“让前面车子里的莉莉安娜,或者谁下去清理下,把石头打碎就行了。”

  不过我这话才说完,莉莉安娜就在电话里对我说道:“恐怕不行,因为拦住我们的不仅仅是石头,还有人!”

  我听见后的第一反应就是,不会这么背吧,遇上劫道的了?

  当然,我说的背不是说我们运气不好,而是说这几个劫道的运气不好,你劫谁不好,非要来劫我!推开门,下了车,走到了头车之前,果然看见三块大约有一米多长的石头分开放置在省道上,当然封住路的也不是劫道的,而是几个看起来穿着有一些奇怪,上了岁数的老家伙,不过看见他们领口和袖口上的花纹我就知道,这三个肯定是毛家的长老没跑了。

  毛家长老封了我的路,我还没找他们呢,他们倒是先找上了我,真是够嚣张的啊!

  我冷冷一笑,开口说道:“几个老大爷,你们是毛家的长老吧,怎么着?来封我的路,是准备现在就在这省道上和我先打一架?”

  这几个长老却也没退去,其中一个高声说道:“端木家主,为何一定要与我们毛家为敌。你杀了我们毛家上代家主,我们毛家也没有找你理论过,得饶人处且饶人,毛家不愿与你为敌,请你也不要咄咄逼人。”

  听到这话,我忽然就笑了起来,背着手往前走了几步,吓的几个毛家的长老赶忙往后退,生怕被我靠近之后就会送了命。

  “你们还想找我理论?告诉你,毛舜就该死,就他的贱命,一百条都比不上我兄弟的一根手指头!你们还不愿与我为敌,我就是咄咄逼人了,就是准备打上你们毛家的大门了,你们能奈我何?你们毛家能敌的我过我吗?要是你们毛家有能打赢我的人和招数,尽管使出来,我端木森都接着!”

  一通噼里啪啦地喊话,说的几个毛家的长老脸色苍白,硬是半天都没回过话来,我走到石头前,几个毛家长老已经退到了距离我二十多米的后方。

  我冷笑一声说道:“告诉你,在我身体范围内一百米到一百五十米都不是安全区,所以你们最好退到一百五十米开外,不然的话,我一秒钟内就能要了你们所有人的命!”

  说话间我猛地拔出了轩辕神剑,吓的几个毛家的长老仓惶而逃,我一剑将面前的石头全都劈成了碎片,随后冷冷说道:“哼,先礼后兵吗?还给我来这一招,装模作样。”

  回到车上后,我对着对讲机说道:“加快速度,今天傍晚进入毛家附近的小镇。”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