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六百三十三章 库房怪谈(2)

  “家主当时是在三天后回来的,回来之后,听坤长老说了这事情之后,就和我说,只管下去做,这些盔甲不会伤害我们。其实说实话,我那保镖碰碎了盔甲都没事,那时候我就知道,多半这些盔甲是不会害人的。不过家主回来这么一说,那该开工就开工,地下一层整修的很快,当然也是因为这些盔甲真的只是飘浮着不动。但是偏偏这时候,一个我们施工队监工的小儿子,跑来玩儿,这一玩儿,出事了!”

  听见毛达这番话,我不由得奇怪起来,问道:“毛家也是灵异家族,能够随便让你们施工队的人的孩子出入?”

  毛达摆了摆手道:“这你还得听我慢慢说。这个监工并不是普通人,也是一个灵异人士,所以他手下带着的这一群工人虽然大部分还是普通人,可是也经常出入一些灵异场所,服务的客户也多半都是一些灵异门派,所以也算是见过世面了。当时舜少爷还小,那时候他都没和你见面,在这个家族里也是一个人孤零零的,就只有大小姐陪着,但是大小姐那时候是不允许离开所住的阁楼的,舜少爷自小要读不少书,而且您小时候也见过他,知道他小时候是什么样子,瘦瘦小小,很是软弱的样子。和之后成了家主是判若两人。当时家主也怜惜他,觉得这么小连个读书的伴童都没有,儿时连个玩伴也没有,所以就问了我,有没有合适的人选,找来给舜少爷当伴读的书童。我当时呢也是年轻的很,和这位监工关系不错,他一共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已经上初中了,这小儿子呢在上幼儿园。我就寻思着,是不是能够将他的小儿子给推荐进来。没想到,他小儿子也挺乖巧的,和舜少爷一见面,互相也挺有默契,老爷一开始就给留下来了,成了舜少爷的伴读书童。舜少爷那时候还是挺开心的,有了一个玩伴儿也天天笑口常开。可是,就是这个孩子,先出的事情。”

  毛达说到这里深深地叹了口气,随后说道:“孩子嘛,难免好奇心很重,我们施工的时候发生了两件怪事,都没出事情不过挺诡异的,也传到了这俩孩子的耳朵里,监工家的小儿子就撺掇舜少爷一起去库房探险。本来平时他们玩的时候也喜欢跑到我们工地上来,有时候还帮着工人丢丢砖头什么的,所以大家见到他们也是见怪不怪了。可是谁都没想到,监工家的小儿子真是胆大包天,他带着舜少爷进了库房的地下二层,也就是库房的最深处!”

  听到这里大家基本上都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该隐问道:“是不是那个监工的小儿子死在里面了?可是为什么毛舜没死?而且你刚刚说死了五个人,则才一个人呢。”

  毛达点点头道:“是的,所以这只是死亡的一个开始。当时我们都没注意到这监工的小儿子死在了地下二层,可是到了晚上大家吃饭的时候,整个毛家都闹翻了天,毛舜不见了!家主带着一群长老和护卫四处寻找,连大小姐困居的阁楼都翻了个底朝天,硬是没找到舜少爷的下落。大家都觉得是不是仇家报复,将舜少爷给掳走了。可就在这时候,一个意外的事情发生了,一声声孩子的痛哭声从我们施工的老库房里传了出来。真是吓人的很,本来就是黑乎乎的库房,此时忽然传来孩子的哭声,大家即便进出灵异门派也不少,可是还是被眼前这一幕给吓傻了。片刻后,有人却耳朵尖,听出来这声音是舜少爷的哭声,家主立刻带人赶了过来,果然看见是舜少爷一边痛哭流涕,一边从老库房里走了出来,他当时吓的脸色铁青,一片苍白,而且一看就知道受到了什么妖魔鬼怪的攻击。”

  听到这里,黑蛋不禁问道:“哦?是因为毛舜受伤了?哼,当时这家伙怎么没死在里面,那就好了!”

  毛达听见黑蛋此语只能干笑两声,开口道:“舜少爷没有受伤,可是护身的法宝却被打碎了。毕竟舜少爷还年纪小,虽然不会离开毛家,但是家主担心会有外面的仇家来寻仇,所以给舜少爷戴上了一块金锁,这金锁是由道门当时的法阵大师,无念师傅给亲自刻下了三重防护法阵,即便是放在市面上也是天价的好东西。”

  无念师傅我还是知道的,在十多年前死了,如果要说灵符界的第一人是王昆仑老爷子的话,那么近代圈子里的法阵大师第一人当属无念师傅。

  当然,他的成就并不是在于他将法阵演化的多么神奇,而是在于他将很多上古流传下来的法阵简易化,甚至是将好几种古代法阵合一,形成了叠加效应,这是非常可怕的一种手段。

  试想一下,将天佛大界和茅山的诛仙大阵相结合,那效果会怎么样?简直堪称无敌,防御无敌,攻击无双,这就是无念师傅所一生追求的境界,不过可惜,他的修为不够,所以和王昆仑老爷子一样,活不过两百岁就撒手人寰了。

  有时候,灵异圈子里就是有这样的遗憾,很多事情你研究的正有眉目,可是却发现自己耽误了修炼,修炼能让你活的更久,可是却让你没有时间研究。

  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就是这个意思。

  好吧,这话扯远了,毛达提到了无念师傅亲手制作的护身金锁,结果毛舜离开了工地之后就被发现,已经被打碎了。

  “当时看见被打碎的金锁,我们这些外人是不知道到底什么情况的。可是我也算是比较会察言观色,当时我站在一边,就看见一群长老和家主的脸色变的非常难看。而且也没有一个交代,就准备带人撤走,可是舜少爷却在此时一边哭一边大喊,说监工的小儿子死在了里面,被一个妖怪给活吞了,这下子监工可是急了眼。一听见自己的孩子出事了,立马就抓住舜少爷想问问清楚,可是舜少爷哪里说的清,最后着急的监工,就带着几个要好的工人一起进入了地下,这一次下去,算上监工,一共是五个人。但是只有一个人活着回来了……”

  说到这里毛达的声音越来越轻,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唯一活着回来的就是你吧。”

  毛达低下头没说话,过了好半天后才说道:“我和他那时候关系真是特别好,有钱一起赚,有肉一起吃,我当时也是年轻,他也仗义,大家就是要好的哥们关系。当时他说要下去,我寻思着几个工人肯定不行,就想要让保镖跟着我下去,结果这群保镖看见舜少爷的护身金锁都被打碎了,一个个都害怕的不行,所以就都没敢吭声。我逼迫后,这些保镖为了保命,索性就辞职不干了。我当时也是气的不行,就自己跟着监工下去了,结果这一下去,才知道下面真是魔窟,里面封印着一个太可怕的大妖魔。”

  毛达的声音说到这里的时候都有一些胆寒,他干咽了一口口水后说道:“我们当时往下走到地下二层,我带着玉如意,还是有光的,四周很安静,那种安静太吓人了,连自己的心跳声都能听的见。我们一路往里面走,很快监工就发现了地上一件小孩的衣服,这是他儿子的外套,他当时一看见这衣服就立刻控制不住情绪,大喊大叫了起来,开始往里面狂奔,我们几个就跟着一起往里面走,结果,意外就是在此时发生的,我当时一不小心摔倒了,玉如意脱手而出,落在了地上,这唯一照明的宝贝,当场给摔碎了!四周一下子就一片黑暗……”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