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六百三十一章 任性妄为

  回到小村子后,如同我预料的那样,毛璃已经逃走了。

  毛达一直跟着我,他见证了整个佛国之行,之前的那些侥幸心理已经彻底荡然无存,见到毛璃已经逃走后,在我还未找他之前就先一步说道:“端木家主,不是我放她走的,是她自己逃走的。但是,但是我知道毛家本家的位置,我可以带你去。”

  我扬起一丝笑容,冷漠地说道:“不急,让毛家准备一下,你也帮我一个忙,将我要上毛家的消息散出去。要让我去毛家的声势比这一次谈佛论道大会还要大。我要让毛家明白,招惹我的后果。”

  毛达望着说话的我,心里没来由地涌上一片寒气。

  毛家本家内,毛璃连夜兼程赶了回来,风尘仆仆的她从车子上下来后,踏入传送法阵,进入了毛家内部,大门口站着不少人,全都是毛家的家仆,足有数百人,齐声喊了起来:“恭迎大小姐回府。”

  毛璃已经对这种阵仗习惯了,随手将满是风沙的外套一扔,走进府内的时候,一个管家模样的人走到了她的身边,急切而又低声地说道:“大小姐,你这一次出去的事情已经被家族里的长老们知道了,此时众长老都在禹皇厅内等您呢。”

  毛璃吐了吐舌头说道:“哼,真是的,我不就出去转悠了一圈吗?至于吗?”

  管家却急忙摇摇头说道:“这一回,是真出大事了,您可能还不知道。但是情报部门都知道了,端木森公然向我们毛家宣战了,七日之后来毛家讨说法,这可是大灾难啊!”

  毛璃一愣,没所谓地挥了挥手说道:“那就是一个装逼的小子,没什么大不了啊。好了,你也不要多说了,我先去洗个澡,你让长老们等我一下。”

  看着一点都不着急,甚至不重视长老们的毛璃的背影,管家微微摇了摇头,低声叹息道:“老爷,这个家真的能够给大小姐来当吗?舜少爷,如果您还在的话,也不至于让毛家落魄至此吧。”

  毛家禹皇厅内,一众长老等了半天,才看见还湿着头发的毛璃走了进来,一边走一边打哈欠,好像一副很困的样子,走进来之后,很无所谓地说道:“你们把我叫过来干什么?我刚到家,正困呢。对了,让仆人给我准备一盅血燕的燕窝,我润润嗓子。”

  她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也习惯了这样的人生,甚至不能被称为无忧无虑而是高高在上,因为在她看来毛家一直都是高高在上的,是无人可以侵犯的大家族。

  她小时候,被雪藏在毛家的时候,住在楼阁里,看着外面总会有很多外面盛传的厉害人物来拜访毛家,他们都很客气,看见毛家家主的时候也都会正襟危坐。

  她也看见了自己的哥哥,毛舜,总是在看人的时候用冷漠而高高在上的眼神,小时候所有人都告诉她一件事,也是她从小到大听过最多的一件事,那便是毛家不会衰败,毛家会永远站在灵异圈的顶端。

  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毛家的当家人,毛璃却因为毛舜的死而成为了毛家的最高领导者,她还没准备好,甚至可以说她从来就没准备过。

  面对着长老们忧心忡忡的脸,她觉得很奇怪,大摇大摆地坐在了主位上,随后挥挥手问道:“你们有话快说吧,我听管家说了,是不是端木森扬言要来我们毛家?那就让他来吧,反正他也翻不起什么风浪。我也见过他和一个魔道之人交手了,打一个魔道之人居然还手下留情,哼,到头来还是没杀了对方,可见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你们不必担心,外面的那些传闻都不作数,现在这时代,人都有两张屁,一张叫虚伪,一张叫自私,端木森没你们想的那么厉害。”

  可是一群长老却显得还是非常不安,一个个纷纷说道:“家主,我们还是早作打算吧,不然的话,极有可能落到灭族的危险。”“家主,我也觉得我们还是避避风头,不要和端木森硬拼,圣人之战的一些影像我们也拿到了,端木森真的很厉害。”

  长老们喋喋不休的声音吵的毛璃心烦,她本就不喜欢去考虑这些事情,此时更是烦躁地喊道:“都别吵了,一个个啰啰嗦嗦,真是烦死了!我们是毛家,传承千年的灵异圈超级大家族,难道还怕了他一个人吗?”

  可就在此时一个老沉的声音传了进来,低声说道:“他不是一个人!”

  众人看向门口,却见一个留着长长的白胡须,长发飘飘的老头走了进来,这老头身上穿着月白色的道袍,看起来很是神气,走路的时候脚步轻盈。

  “坤长老。”“坤长老你总算来了。”“快劝劝家主吧,坤长老。”

  一群长老喊了起来,仿佛看见这老头子就像是看见了救星一般,坤长老迈步走进来后站在了毛璃身边,微微点头随后说道:“家主,端木森绝不是一个人前来,而且他本身实力已经非常强悍,他身边的司马天,黑蛋,阿呆等一群人更是各个都是顶尖高手,我也建议我们还是早一些搬家的好。至少躲过这一阵风头再说!”

  毛璃毕竟年轻,才20岁,而且在江湖上跑动又少从小又被惯坏了,听不进忠言,此时烦躁地摇摇头说道:“不,这里是我们毛家千年来的本家,怎么能说换就换。再说了,强敌入侵不应该就是要抵御的吗?端木森若真这么厉害,你们就应该和他一战,哪里一上来就劝我逃走的?不行,断然不行。”

  毛璃此番话,让坤长老的脸上也是一片难看,还想再说什么的时候,毛璃已经站了起来,又打两个哈欠走了出去,一边走一边喊道:“御敌的事情就交给诸位长老了,我困了,先去睡一会儿!”

  毛璃的任性不听劝告让一群毛家的长老纷纷低下头叹气不止,有几个长老站在坤长老身边焦急地说道:“坤长老,这下怎么办?大小姐不听劝告,我们也不能白白送死吧。”

  坤长老细细思考了一会儿后说道:“你们先派人去和端木森接触,不要激怒端木森,可以适当地给他找一些麻烦,不过不要让它发现是我们所为。我今天夜里就进入库房最深处,拜访一下那个被封印的魂魄,若是它肯出手,我们毛家这一次的危机也许就能化解了。”

  几个长老听见此话顿时脸色大变,吃惊地说道:“您,您要去拜访那个魂魄?这怎么行?”“那个魂魄已经被封印了良久,而且根据史料记载它每一次为家族出手都需要活祭生人,实乃十恶不赦的可怕妖魔。大长老你可要三思啊。”

  坤长老脸色冷峻地说道:“哼,现在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你们先去安排和端木森的前期接触吧。”

  此时正在向着毛家前进路上的我,却不急不躁起来,原因很简单,这一次我要做的不仅仅是冲进毛家报个私仇,那多没意思啊。

  而是要让这个灵异圈子里的大家族真正的在江湖里抬不起头来,人有时候不能乱说话,哪怕只是乱说一句,也许就会招来巨大的灾祸。

  毛璃,也要为自己说的话而付出代价!

  夜里,坤长老走进了毛家的库房中,四周无人,库房门关上之后,里面忽然刮起一阵阴风,吹过了坤长老的白色胡子。

  连上了岁数,见过不少世面的坤长老脸色都是一变,片刻后自言自语道:“应该没事的,应该没事的……”

  他缓步向着库房深处走了进去……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