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六百一十三章 巫族盔甲

  “当然,您现在是我们整个灵异圈子里了不得的大人物,而我也只是毛家旁系的,所以对于本家的事情,我是无所谓地。我这一次请您过来一叙,是为了请您帮我其他的小忙。”

  说话间,他让身边的人走了出去,在这房子里很快就只剩下了我和他两个人。

  “我先来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毛达,是毛家一个比较大的分支的家主,不过毛舜死后毛家虽然家大业大,不过也有点招架不住。还好,我们分支家族的生活还算的上比较好。但是,最近毛家本家想要吞了我们这些旁系分支家族的资产,所以现在毛家内部,旁系和本家之间的矛盾外界不知道,不过已经快到水火不容的地步了。而我,一直是中间派,可是也不希望我一手创下来的家业拱手让给本家。所以,我来找您帮忙,希望您呢,帮我一个忙,我到这里来的消息已经放了出去,到时候肯定有本家的杀手跟过来,请您替我挡一挡灾。”

  原来是想让我做保镖啊,我冷笑一声摇摇头说道:“不好意思,我对替你当保镖这个事情不感兴趣。还有,你们毛家内斗的事情我也不敢兴趣。”

  说话间,我站起身来,毛达立刻说道:“端木家主,我也知道您这样身份的大人物不会轻易地帮我们这种小角色,所以我为您准备了一样东西,您看……”

  他说完后拍了拍手,两个伙计抬着一口小箱子走了进来,这口小箱子也就只有一条手臂这么长,很薄,可是却要两个成年的壮小伙抬着,而且进来的时候还有一些晃晃悠悠的。

  这里面装的肯定是金属!

  毛达走到箱子边上,笑着将箱子给打开了,里面露出一些奇怪的金属片,我皱着眉头问道:“你给我看这些干什么?”

  毛达费力地举起其中一个金属片端到了我的面前,我接过来后,立刻手心一沉,这玩意儿还真不是一般的重,这金属片上面有一些奇怪的纹路,不过都是断裂的,看起来并不完整。

  “来人啊,把这物件给拼起来,让端木家主看一看!”

  听见毛达的喊声后,走进来了更多的伙计,开始凑在一起,将这些金属片给拼接起来,我奇怪地看着眼前的一幕,直到十来分钟后,拼凑算是结束了,竟然拼出了一副铠甲的模样,这副铠甲并不大,也就一米左右,穿戴的人肯定也不高大,而且一看就是被人打碎的。

  我之前就一直在观察手上的这个金属片,年代非常久远,至少也是上古时候的玩意儿了。我拿着这个金属片走到了这整副盔甲前后,仔细一看,这上面有一个小坑,上面的纹路非常奇怪,是我从来没见过的。

  “这是我在本家的库房内发现的一具被打碎的盔甲。请您将手上这一片碎片嵌入盔甲上,会有惊人的发现。”

  听见毛达这么说,我走了过去,将碎片按了进去,果然碎片嵌入进去活,整副破碎的盔甲居然都开始不自觉地震动了起来,没一会儿,上面的纹路就好像是被激活了一般,一条接着一条发出乌光,随着乌光的变多,盔甲一下子就立了起来,好像是被某种力量给拉起来的一般。

  可是这盔甲已经破碎了,刚立起来就立刻散了架,旋即上面的乌光也消失不见,盔甲又变成了一片散乱的模样。

  盔甲通灵这事情并不稀奇,不仅是像刑天盔甲那样的神器会通灵,普通的盔甲,若是穿戴的人厉害,或者上面残留过妖兽,神兽的血,或者是杀的人太多附着的魂魄太多,也都有可能通灵。

  “这盔甲通灵而已,上古时候的东西玄乎的很多,对我也没用,你到底什么意思?”

  我不满地皱了皱眉头,毛达立刻赔着笑脸说道:“您可能对毛家的历史了解的不多,毛家的来历很久远,据说,起源并非是人类,而是巫族……这盔甲也应该不是人类的盔甲,而是巫族留下的盔甲。而且,在毛家的本家库房最深处,据说还封印了一个很久远的巫族之魂,这个魂魄一直在沉睡,等待力量唤醒。也有一种说法,这个魂魄就是毛家最后的底牌和守护神,如果毛家被攻克了,这个魂魄就会出手。所以这么多年来,毛家一直安然无恙,并且越做越大也是有这个魂魄的功劳在内。而要进入毛家库房最深处,可不容易,不才,当年库房翻新,我是监工所以对于这个库房的内部构造很了解。如果您愿意帮我的话,我可以带您进入毛家库房,灭了毛家的这个守护魂魄,到时候毛家本家就会像是风中落叶一般枯萎,也就对您构不成任何威胁了。”

  这家伙可是够坏的,我瞄了瞄他后说道:“哼,我有必要这么做吗?你可能有一点没有搞清楚,我要想找毛家麻烦,不用你带路,我直接杀进去就行了,但是我没这么做,就代表我还不想灭了毛家。我也不怕什么守护魂魄,来了抬抬手就给灭了而已。倒是你,身为毛家的分家家主,你怎么处心积虑想要覆灭了毛家本家?毛家本家就算想要吞掉你的资产,可是毕竟树大好乘凉,你在毛家这棵大树下还能混的好些,要是毛家本家倒了,你也就沦为三流的家族了,不是吗?”

  听见我这话,毛达却笑着摇摇头说道:“这个我有自己的理由,只是您不愿意和我联手,那就算了,不过还请您不要将今日之事说出去,不然我可能会提前遭来杀身之祸!至于毛家本家派来的杀手,我还会另请高明来挡灾。”

  这毛达见我不愿意帮他,便没再多说什么,我离开之后,见到黑蛋和阿呆也等了半天,离开小酒馆后,回到了之前村长安排的房子里。

  此时莉莉安娜他们都已经来了,拿了一份报告给我,我正在看的时候,莉莉安娜开口道:“这一次谈佛论道大会的消息会传出去,我想最有可能是元始天尊那边自己所为,为的是壮大声势,以后动起手来,他们也能彰显一下自己的威望,以此来给他的无圣时代作铺垫。”

  莉莉安娜的分析是对的,这份报告上写的也是这个意思,决定第二天去佛国之后,大家也就各自休息了。

  入了夜,我正躺在床上想事情呢,外面倒是热闹,灵异人士一多起来这晚上就肯定到处都是喝酒的,聊天的人,还有闹事的也不少。

  却在此时,看见一片金光从远处的天边飘来,我感应到了一股佛力降临,以为是佛国来人,立马从床上跳了起来,走到了大门口往外面一看,这时候司马天,空净他们都有了反应,抬起头远远一看,却见到了一个金色的佛影在天空中转动,没一会儿缓缓落了下来,这个佛影很奇怪,看起来更像是魂魄而不像是本体,落在了毛达的小酒馆上。

  此时四周的灵异人士都被吸引了过去,大家指着天空中的佛影议论起来,却在此时,小酒馆里传来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这惨叫声传来的很突兀,吓了大家一跳,佛影在此时猛地一抖消失不见了,没一会儿,毛达的手下冲了出来,喊道:“死人了,死人了啊!”

  我以为是毛达死了,身子一闪直接出现在了小酒馆前,却看见里面慌乱成一片,死的不是毛达,而是一个喝酒的酒客。

  死状很惨,手上还拿着酒杯,可是脑子已经爆裂开来,而在他身上的衣服却不见了,他的背后居然刻着一个“卍”字,特别醒目!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