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五百九十八章 避祸人间

  上古时候,佛门就有收妖族为护卫或者是坐骑的习惯,收为坐骑的妖族你可别以为活的很自在,这首先得先去了阳根,对于一个雄性来说,这可是莫大的痛苦。接着妖族喜欢吃血食,可是这些妖族却无一例外,全部都只能吃粗茶淡饭,生活更是没有自由,呼之即来挥之即去。

  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能有佛门的庇护,这妖族也比其他的妖怪要安全的多。

  眼前这头虎妖,道行浅,不过也算是这外兴安岭里比较有实力的妖怪,加上此时它手上的的佛牌,我自然觉得,这虎妖莫不是已经被某个隐藏在佛国之内的佛陀看中,变成了这佛陀的坐骑了吧。

  要知道,佛牌可不是你随随便便就能捡到的,就算这虎妖运气极好,捡到了一块有大法力的佛牌,没有正确的口诀,这佛牌也不会发动,所以,我料定这虎妖和佛陀以及佛国有关系。

  “三年前?哦!我想起来了,就是那对打伤我的猎人父子是吧?我后来还带妖怪杀到了你们家,不过你妹妹的味道是真心不错,都过去三年了,那爽快的口感我到现在还记得!”

  虎妖一看见自己有佛光护体,巴扎虎近不了它的身,这下子立刻又牛逼起来了。

  “我杀了你!”

  巴扎虎非常激动,用黑色的弩弓一个劲地对着虎妖面前的佛光狂射,可是弩箭钉在佛光上的时候,却没有一点作用,根本就伤不到虎妖。

  这虎妖更加得瑟起来,站起身来大笑道:“还好那个秃驴给了我这个佛牌,不然的话今天我也要死在这里了。”

  它嘴里提到了秃驴,想必一定是和尚,果不其然这虎妖和佛陀有关系,我冷冷一笑道:“你以为你绝对安全了?”

  说话间我往前迈出一步,随后一剑挥出,剑光直接将虎妖面前的佛光给打碎了,爪子上握着的佛牌“咔嚓”一声裂开了,这下子虎妖是脸色大变,也知道我不好惹,一下子跪倒在地,大声喊道:“刚刚真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您这么厉害,饶命饶命啊!”

  巴扎虎想上去结果了这虎妖的性命,我却一把拽住了他的肩膀低声说道:“等我一下。”

  走到虎妖面前,伸手敲了敲它的大脑壳,它抬起头来眯缝着眼睛看我。

  “我问你,你刚刚说的秃驴是谁?还有这佛牌是谁给你的?”

  廷加我的问题,虎妖立刻回答道:“是,是前一阵子,因为发生地震,外兴安岭不太平,我就带着小妖们转移。路上遇到一个穿着黑色袈裟的和尚。这和尚见到我后,就拦住我不让我走。他当时表现出的佛法也是很高深,我不敢和他对着干。也知道,他当时想收了我。我心里正在懊悔走了这条路的时候,却看见它脸色微微一变,然后说有急事要走。不过说和我有缘,将来还会来和我种善果,所以给了我这个佛牌,说是能够保护我,也能让其他的佛陀看见后不杀我。”

  听见这话后,我捡起了地上的佛牌看了一眼,上面画着的是一头猛虎,伏虎罗汉?

  我心里奇怪,但是嘴上没说出来。

  站起身来往后退了几步,然后动了动手指,指风将这头虎妖的四肢劈断,疼的虎妖大呼小叫起来。巴扎虎看着我,我冲他点了点头,这头已经彻底变成野兽的小子,猛地冲了出去,随后便听见虎妖嘴里发出的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声。

  我和黑蛋离开了妖洞后,将手上碎裂的佛牌举了起来,对着天空看了看,不一样的菩萨,大师,都有不一样的佛牌。

  佛牌即是护身符,也算是一种法器,更是一种心灵的沟通。

  伏虎罗汉赐给虎妖的这个佛牌,应该和他之间有所联系,我想了想后,从腰包里摸出一把匕首,然后走到山洞边上的石壁上,以匕首刻下了一个并不复杂的法阵。

  此法阵外圆内方,是一种通过法器沟通其主人的法阵,我想和伏虎罗汉连接上,看看是否他就在佛国之中,万佛之祖愿不愿意和我一见。

  将手上的佛牌按在了法阵之上,低声吟诵:“佛牌为灵,法阵为桥,带我于伏虎罗汉一见!”

  墙壁上我刻下的法阵瞬间发动,爆发出了一阵白光,随后法阵上的光芒开始起伏不定,白光不断生成凝聚,佛牌上一阵金光照耀在了我的眼睛上,我的眼前,一位罗汉凝聚而成,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我还真是成功了,拱了拱手说道:“伏虎罗汉,久仰大名,还是第一次见到您,在下端木森。”

  这位罗汉在民间的知名度那也可以算是整个佛教比较出名的了,听见我的声音后,伏虎罗汉却也很是客气地说道:“逆天者之名,洒家还是挺过的。只是,你以我的佛牌为引,和我沟通,想必你已经杀了我想要收服的那头虎妖,可是如此?”

  我也没有说谎,点点头道:“没错,这虎妖作恶太多,杀人无数,心肠更是奸猾,如今算是犯在了我的手上,自然不能留它。”

  伏虎罗汉却是重重地一声叹息,说道:“也罢,也罢,这也是它的命运劫数,我自然不会强求,也算是我和它这段因果了结吧。那你为何要见我?”

  我也不愿意和他兜圈子,直接开口说道:“我想知道接引佛祖是否在这佛国之内?出家人不打诳语,您可不要骗我。”

  伏虎罗汉沉声说道:“佛祖的确在这佛国之中,这佛国也是佛祖所造。”

  他给出了我肯定的回答,我一下子就兴奋起来说道:“那是否能够让我进入佛国和接引佛祖一见?我心中有很多问题想要问他。”

  我语气焦急,但是却看见伏虎罗汉对我微微摇头道:“机缘未到,而且佛国已经封闭,佛祖亲自下令关闭佛国千年,避祸人间。所以,端木施主还是不要太强求了,若是你逆天成功,自然有机会和佛祖一叙。”

  关闭佛国千年,避祸人间,这话我一听就明白意思了,也就是说接引佛祖不愿意搀和我们逆天的事情,再造了一片佛国,若是我逆天成功,他便和我一见。若是我逆天失败,他便带佛国离开。

  算是一种明哲保身的手段,不过我听见这话后,脸色一下子就耷拉了下来,皱着眉头说道:“但是逆天之事关系天下安慰,若是接引佛祖能够出手相助,我们成功的可能性更大,还请通报佛祖,一定要和我一见。”

  伏虎罗汉却摇摇头回答道:“恐怕难以遵命了。”

  说话间,他主动掐断了和这佛牌的联系,眼前的金光消失,法阵也在此时失效,手上的佛牌就像是彻底失去法力的普通木牌落在了地上。

  黑蛋站在我的身后,看见我的样子后已经猜到了沟通的结果,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人家刘备还要三顾茅庐才能请诸葛亮出山,我们还是自己进入佛国吧。”

  我点点头,此时巴扎虎这小子满身是血地从山洞里走了出来,我打断了虎妖的四肢和经脉,就是为了让巴扎虎能够好好地发泄心中的愤怒,看着这小子满身血迹地站在空地上,手臂和身子都在发颤,眼中不是报复之后的快感,而是一种深沉的寂寞,我明白这种感受,报仇之后就是空虚,很多人都没走过这一关,但是巴扎虎还小,未来的路还长。

  我走过去,他望着我,低声说道:“谢谢你。”

  随后他默默地往前走一边走一边说道:“我不会失信的,你们帮我报了仇,我明天就带你们去找佛国。”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