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五百八十三章 仙祖的挑拨

  “残龙,我需要玄龙的尸体……”

  说出这话的时候,很艰难,如果现在还有第二头妖神下落的话,我一定不会说这样的话。但是为了救黑蛋,我别无选择。

  残龙红着眼睛,刚刚的哭嚎持续了很久,我们谁都没走,直到它的哭泣停止之后,我才说了这话。

  残龙望着我,又看了看自己怀里的玄龙,最后,默默地放开了手。

  它没有怪我,我其实已经准备好了为了要救黑蛋,而被残龙责怪的准备,但是残龙只是松开了手,我接住了玄龙的尸体,然后看见残龙慢慢地从地上站了起来。

  仰起头,一点点飞上了天空,站在了高空中的它,一瞬间幻化成了龙形,对着天空咆哮起来,这一声龙吟带着极致的痛苦。

  随后它闭上了嘴,深呼吸之后沉声说道:“从今天开始,我舍弃残龙之名,恢复我璟龙的名字。从今天开始,我将正式成为龙族之王,如果有不服的龙族,可以向我挑战。从今天开始,我们龙族将不会屈服于任何的力量,不会臣服于任何的强权之下。龙族,该是复兴的时候了!我,璟龙,正式成为龙王,万龙膜拜!”

  我抬起头,看着天空中的残龙,一身龙鳞金光闪闪,五只龙爪闪烁着让人双眼刺痛的光芒。

  龙魂们高喊起来,全都跪在了地上,随后天空中所有的龙族全部都跪倒在地,没有龙敢有异议,没有龙敢忤逆此时的残龙。

  或者此时开始应该称它为,璟龙。

  我见证了新的龙王诞生,我见证了这一场龙族兄弟的厮杀,更见证了一段让我动容的兄弟情。

  “端木森,我哥哥的身体可以交给你。但是,请你为它举行一场盛大的葬礼,如今的大地,已经不属于我们龙族了,我不希望我的哥哥永远地躺在阴暗的地下。”

  璟龙望着我,我点了点头,抱着玄龙的身体慢慢飞了起来,开口问道:“你还回来吗?”

  璟龙笑着说道:“残龙已经死在这片土地上了,陪着玄龙一起离去了,在你面前的是龙族之王,我是璟龙,不是残龙。”

  我明白了它话里的意思,抱着玄龙的身体慢慢地往后退,正在寻找恋心儿他们,却看见距离此地比较远的地方,有龙气不断闪烁,好像是发生了战斗,我急忙飞了过去,刚飞了没多久,就看见之前带着众人隐蔽在暗处的金龙护卫,此时却躺在地上。

  我落下之后,一摸它的身子,已经冷了,金龙护卫被杀了,一条金龙被杀怎么会没有任何的动静,难道是因为刚刚玄龙和残龙战斗的动静太大了,反而将这里的战斗给掩饰住了。

  不过看见这金龙守卫被杀,我的心也一下子吊了起来,赶忙冲向了前方,飞了一段距离之后,听见了前面有一些呼喝的声音,等到飞进了一看,却见到众人果然在和人战斗。

  而且,木梁纯子和索尔已经受了伤,周易和恋心儿还在坚持,而攻击的对象是被围在中间的一个光头,这个光头分明就是仙祖。

  之前从我的手上夺走了刑天,如今居然又出现在了这里,应该出手杀金龙护卫的就是他,打伤众人的应该也是他。

  他见我一出现,却不是很紧张,反而从容地说道:“端木森,我等你好久了。”

  他居然说他在等我,我一皱眉头说道:“仙祖,你是来找死的吗?”

  仙祖却很镇定地说道:“找死这事情我可不敢当,不过只是来和你说些事情,而你身边这些人看见我杀了那条小金龙就对我出手了,要不是你终于来了,我都忍不住想杀了他们了。”

  我眼角微微一跳,喊道:“周易,恋心儿,你们先回来,我来应付吧。”

  两个人退回来之后,我缓步走了上去,我知道仙祖战斗能力不一定强,但是非常会逃,所以我也不靠近他,就站在了他面前十步的地方。

  “你找我有什么事?”

  我随时准备出手,只是眼前的仙祖看起来非常放松,毫不警觉,其实他全身都已经紧张了起来,眼神看起来都很警惕。

  “我听说你和阴冥联手了,是吗?”

  这话让我微微皱了皱眉头,我现在也知道他们嘴里所说的阴冥就是指污泞之海的主人,也就是当年和鸿元争天下的家伙。

  “算是吧,而且第一个要杀的目标就是你,所以仙祖你现在出现在我的面前,那可是很危险的,因为我很可能会突然出手,然后要了你的命。”

  我的话里满是警告的意思,但是听见污泞之海的这个目标,对面的仙祖却一点都没有吃惊的意思,似乎早就知道了我要杀他,反而很笃定地说道:“我知道你要杀我,所以我才来找你。你了解阴冥吗?”

  我摇了摇头,但是却还没有放弃要在此地击杀仙祖的意思。

  “先收起你的杀气,我对于杀气可是最敏感的。”

  他分明感觉到了我散发出来若有似无的杀机,不一会儿,他见我将身上的杀气给收了起来,这才继续说道:“阴冥不是什么好东西,当然鸿元也不是什么好人,他们都是一丘之貉。你知道当年为什么阴冥会和我们一战吗?”

  我就全当听故事,只是微微点了点头,片刻后,仙祖继续说道:“因为阴冥想要将整个地面变成他喜欢的样子。黑暗,万里无光,一片阴霾,毫无生气。阴冥也是最讨厌百族存在的,因为百族的存在,会使得他的力量,被减弱不少。它希望所有的生灵都落在这片土地上,它也希望所有的生灵都和它那黑水里的怪物一样,受到它绝对的支配,那么你说,如果你帮助了一个这样的怪物,还能落个什么好呢?”

  仙祖是来挑拨的,我算是看出来了,不过我也不傻,没动声色,听他说完之后冷冷回了一句:“说的倒是不错,可是我没觉得你这话里有什么好意,不过,无所谓了,污泞之海的主人,也就是你所说的阴冥,我也只是暂时合作,在我看来,不过只是互相利用。我的敌人是鸿元,它的敌人也是鸿元,当然,如果它敢对我下手,我也会毫不留情地废了它。”

  我这话也不是夸大其词,本来和污泞之海的主人就是互相利用的关系,仙祖却冷笑连连,摇了摇头后说道:“端木森,有没有想过,当年能够和鸿元一争长短的阴冥,到了如今它的实力有多强?你是否知道它到底隐藏了多少呢?”

  仙祖这话倒是没说错,我笑了笑后说道:“你说的倒是没错,不过山人自有妙计,船到桥头自然直。只是,仙祖,你为什么跟着元始天尊?说起来,你的辈分好像比这位圣人要高的多吧。”

  仙祖听见我这一声反问,却摇了摇头道:“或许白绝也已经和你说了,我并不是一个强大的先祖,我的本事全在逃跑上,如果我不会逃跑,那战斗力连很多妖神都不如。你的师傅,如今那个仙族的大长老还比我强上一些。所以,我需要一个靠山,过去我依靠鸿元和白绝,如今他们都不在了,我不可能去依靠阴冥,因此我选择了目前最强大的元始天尊。”

  这话说白了,那就是墙头草两边倒,哪里风大就顺着哪边。我冷笑一声,造天之力外放,一下子将仙祖给罩在了这造天之力中间,随后冷冷说道:“你,觉得你今天跑的了吗?”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