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五百六十八章 造天与逆天的结合

  有很多人羡慕过去的时光,羡慕已经逝去的青春,羡慕那些美丽的,灿烂的岁月。

  可是,对于白绝之王来说,他的过去,那个看似完美的最初时代,在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他的梦魇,很多次他都会从中惊醒过来,在他困在这黑暗中的无尽岁月里,他心中只有一腔怒火和深深的仇恨。

  在一片混沌覆盖的世界下,在烟尘还未落定的庞大世界里,白绝之王静静地坐在石头上,那时候的他还很年轻,留着黑色的短发,深邃的眼神,以及白皙的皮肤,当然还有一双充满力量的手臂和身上散发出来的恐怖灵力。

  “白绝,阴冥昨天派人来劝降,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他听见身边有人说话,回过头去看见的是一身仙气环绕的仙族第一个生命体,仙族那时候的力量远远不如白绝一族,所以他总是喜欢和白绝站在一起,因为这样会让他安心很多。

  “哼,他们来劝降,不过只是拖延时间,我们的实力虽然不如他们但是只要鸿元出关,我们就一定能够击溃阴冥和他的那群杂碎手下。你不要紧张。”

  白绝之王总是这么有自信,因为他相信鸿元,在过去一次又一次的大战之中,鸿元每一次都能够带领他们杀出重围,每一次都会用自己的双手带来胜利,白绝相信,这一次也不例外。

  “白绝,鸿元到底在闭关干什么?他的实力都这么强了,已经遥遥领先我们,还闭关,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有人大声地问道。

  白绝回过头,看了看远处光秃秃的黄色大山,眼神深邃地说道:“我听鸿元说,他感觉到了更高等级的生命存在,他还说这种更高等级的生命存在就和他身上的纹身有关系。这个纹身似乎能够带来非常强大的力量,好了,你们也别瞎猜了,等鸿元出关之后就知道了。不过,我之前的确是听见鸿元提到过,他说这个世界有两种人,造天者和逆天者,他说成为造天者容易,但是成为逆天者困难。而当造天者和逆天者的力量结合起来之后,才会爆发出真正的无敌能量。他还说,世间存在一套功法,被拆分成了两半,这两套功法一套属于造天者,一套属于逆天者,两半结合,才会天下无敌。总之这家伙每次都是说的这么玄,好了,下一波的进攻傍晚时候就会到,我们准备起来吧。”

  那个时候的白绝不糊i知道,当阴冥被打败的一刻,就代表了他被镇压的时刻降临。

  他更不会知道,多年之后,当他被压在黑暗中的时候,会是一个同样拥有天字纹,却是逆天者身份的男子来救了他。

  而这个人就是我。

  看着面前的白绝之王,我心里有一些不安,这种不安来自于我的考虑,是否要将他放出来。我对他的底细并不清楚,甚至不了解他的为人,如果我将他放出来,是给鸿元带去了一个帮手呢?那不是自讨苦吃了吗?

  只是,当他回答了我的问题之后,却反问了我一个问题,他问我,是否要和鸿元一战。而我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之后,他却哈哈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说道:“鸿元,当年大家说你脑子古怪,如今还真是!你当年一心想要得到的世界,之后却被你自己封印。你所创造的世界,最后却要自己毁灭,你不是吃饱了撑的吗?哈哈……”

  这话也说的太实诚了,我笑了笑伸出手抓住了白绝之王身边的黑色锁链上,看着他低声说道:“希望你能够成为我的战友,如果你说的一切都是真的,那么我们将会有同样的敌人,那么,现在我就将你放出来!”

  一声大喝,手臂狠狠一扯,整个铁链不断地震动,一瞬间幻化成了黑色大蛇的模样向我直扑了过来,我面色冷峻,黑白道力在我身边环绕,如同绞杀的黑白两色刀片一般将向我扑过来的黑色大蛇全部斩杀。

  “嘭嘭嘭……”

  一声声清脆的碎裂声音传来,大段大段的黑色大蛇被我扯烂摔在了地上,白绝之王从空中落下,被我接住之后,他身上的气息非常虚弱,我伸出手一把抓住了他背后那三个看起来和灵觉枷锁差不多的玩意儿上,可是发力这么一扯,这三个玩意儿竟然根本就扯不动。好像和这白绝之王的骨头已经生在了一起似的,我发力扯了扯,却听见白绝之王痛哼了几声。

  “这三个东西和我的灵觉锁在一起已经太久了,早已和我的骨头,皮肤融为一体,我的灵觉怕是恢复不了了。但是我还有关于最初时代的记忆和无比丰富的经验,我一定要复仇,我要和你一起联手复仇,背我出去,带我离开这里!”

  白绝之王虽然说话很不客气,可是这话里的意思却很对我的脾气。

  无奈之下,我放出莫良,让莫良带着白绝之王跟在了我的身后,既然救到了人,那我接下来要做的就该是杀人了。

  先带着白绝之王往外冲,有了他的指路,这黑色怪物体内的路线那可就一下子变的清晰起来,不一会儿就带着我冲了出去,站在了外面的大地上,黑色宫殿的大门已经再生好了,不过还是被我一剑劈烂,一群灰白鬼影出现在了外面,一见到我带着白绝之王冲出了黑色宫殿,立刻都围了上来。

  白绝之王虚弱地转头看了看四周的灰白鬼影们,又看了看萧条的青铜宫殿,不由得伤从中来,脸上没一会儿就流下了浑浊的泪水,他哭了。

  家园已经没落了,种族也已经被灭了,这样的白绝一族,早已没有了当年的辉煌,也不可能再恢复,白绝之王摸了摸自己背后挂着的三个和自己骨头相连在一起的法器,又看了看眼前这些自己的族人,不由地仰天长叹,又一次大声喊道:“鸿元,鸿元啊!”

  只是,我们虽然出来了,可是也有人不愿意放过我们,整个黑色宫殿微微震动起来,一开始这种震动很微弱,非常小幅,但是没一会儿这种震动就变的越来越剧烈,几分钟后这种震动显得越来越夸张,只听见“轰隆,轰隆……”的响声传来,地面开裂,一块块碎石飞溅出来,落在了远处的地上。

  原本高耸的黑色宫殿上慢慢地透露出了一股子奇怪的气息,莫良背着的白绝之王此时惊醒起来,高声喊道:“这是我当年收服的一头妖兽,它的身体很特殊,能够变化的和岩石一样坚硬。我回到自己种族内后,就让它变成宫殿让我居住。只是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它居然也长的这么大了。这样的异兆是它发动攻击的征兆,不过不要紧,我依然是它的主人,我依然能够控制它!”

  可是白绝之王虽然这么说,我却是一点都不相信,要是真能控制它,你也不会被困在里面这么久了。

  拔出轩辕神剑做好了战斗准备,却在此时,一声嘹亮高亢的吼声从天空中传来,一下子卷起了巨大的风沙,我用手捂住了脸,喝道:“这家伙比龙王还要健壮,从最初的时代就活下来的妖兽,到如今的年龄我都不敢估计,看来又是一场硬仗了。只是,它刚刚不是很安静吗?此时怎么会攻击我们呢?”

  却在此时,灰白鬼影突然指着黑色怪物的背上,我顺势这么一看,顿时发现,一个人站在了黑色怪物的背部,不是别人,正是之前被我打伤逃跑的刑天!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