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五百六十七章 白绝之王

  四周又是一片黑暗,只是让我疑惑的是,我所站的地方,此刻四周没有一丝声音,那些似乎应该无处不在的黑色怪蛇却没有出现,甚至连之前上面一层地面上的黑色怪蛇似乎都不敢落下来。

  整个黑色的空间里,很安静,直到一个沉重的声音从我背后响起……

  此时,在黑色宫殿的其他地方,听见战斗声音的断情人和貔貅正想打穿面前的墙壁,可就在这时候,却发生了意外,从他们所站的地面下方猛地窜出来两条比其他黑色大蛇更加恐怖的怪物,这两条怪物咬碎了地面,张口吞向貔貅和断情人。

  “哼。”

  断情人只是一声冷哼,挥手间三米世界开启,这黑色的大蛇根本就无法靠近他,旋即被落下的恐怖道力打了个正着,硬生生地倒在地上动弹不得。

  只是,这两条粗壮无比的黑色大蛇落在了两人之间,死后却很快变化成了两堵紧紧贴在一起的巨大黑色墙壁,此时,我们三个人因为一系列的阴差阳错,而被分成了三波。

  我站在黑色的空间内,听见身后突然传来的声音也着实吓了我一跳。

  “逆天者,真是逆天者,哈哈,是来救老夫的吧,快点过来,将我身上这些锁链给砍断,让我重见天日!”

  这个声音就是之前我进入黑色宫殿的时候,从风中传来的那个声音,只是没想到这么快我就见到了正主。

  转过头,因为面前一片黑暗,我拔出了轩辕神剑,金光照耀之下我缓步向前走去,不一会儿透过金光我看见在自己的面前,似乎隐约间捆绑着一个人,等我再走近这么一瞧,果不其然,一个看起来非常苍老,衰弱,而且满脸白色胡子的怪老头被数条黑色的铁链绑住,掉在了半空中,他的头发很长,胡子也很长,不过都是雪白雪白的。一双眼睛里满是浑浊的光芒,身上也没有散发出任何高手的气息,只是我注意到,这老家伙没有鼻子!

  是不是右耳朵因为头发太长的缘故还看不清楚,可是他的的确确没有鼻子,眼睛下面就是嘴巴,这一个特征不由得让我想起了黑色宫殿外面飘荡着的那些白绝一族的灰白鬼影。

  它们也都是没有鼻子,整张脸上就仨黑洞。

  难道,我这么走运,和刑天一战,然后掉入这个坑洞内,虽然这坑洞看起来很深,可是我却因此而见到了白绝一族的王?

  不过这事情其实还得怪刑天不用脑子,这上古战神以为我是来救白绝一族的王者,所以不能远离,封住了洞口之后,以为能够将我震慑走,或者谎称此地没有白绝一族的王,反正就是准备忽悠我。

  谁曾想到,我不是来救人的,而是来杀他的,这下子刑天自己也慌了手脚,更顾不上看家护院的本职工作,逃跑的同时为了自保还打穿了地面。

  所以我能够如此轻松地见到白绝一族的先祖,也算是托了刑天惊慌失措的福气。

  “你就是白绝一族的王吗?”

  我看着眼前的老头问道,同时也注意到四周绑住他手脚的都是一些黑色的铁链,这些铁链如果我没猜错应该和那些黑色的大蛇一样,生生不息,扯断了还能再生,而且我还看见眼前这个老头的身上可是被锁了三个类似灵觉枷锁的玩意儿,虽然和如今的灵觉枷锁造型不同,但是我还是能够看出这三个装置封住了他的脊椎。

  “哼,是的,我就是白绝之王,你快点将我放出去,快啊!还愣着干什么!”

  他倒是个急性子,不过我却没有这么好心,不从这位失势的白绝之王身上套出点什么情报来,我才不会轻易地将其放走的。

  我将轩辕神剑插在地上,随后脱掉了半截上衣,露出了自己的手臂,随后将天字纹展示在了白绝之王的面前,问道:“我身上有这个天字纹,这个天字纹到底有什么含义?说出来,我就放你走。”

  我一边说话,一边留心观察着白绝之王的眼神,当他看见天字纹的一刻,整个人瞬间,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随后呢喃道:“怎么会,你怎么会和他有一样的纹身?这个纹身不是只有他才有的吗?”

  我一怔,之前就听那个有智慧的灰白鬼影说过,似乎鸿元和我有一样的天字纹,只是几乎无人知晓,我一开始也是将信将疑以为这灰白鬼影是在诓骗我,没想到眼前的白绝之王也是这么说,这心里顿时更加好奇起来。

  “你说的那个人,可是鸿元?”

  白绝之王听见了我的问题,表情愣住了,片刻后冷冷一笑说道:“是的,除了他还能是谁!当年,哥几个帮他打下了天下,最后却走的走,散的散,我却是最惨的一个被他压在了自己的妖兽身体内,还被施加了多重封印。对了,对了,我的白绝一族,还好吗?”

  他一定是被关押在这黑色怪物体内时间太久了,居然不知道白绝一族根本就已经灭族了,我也没有骗他,低声说道:“你的白绝一族,已经灭绝了,除了你,其他的都变成鬼魂了。”

  我没打算骗他,也已经猜到当白绝之王听见我这话后,肯定会伤心欲绝,果不其然,当听见我这简短的一句话后,白绝之王慢慢地低下了头,铁链被拉动,微微抖动起来,如同黑色毒蛇一般地缓慢颤抖。

  片刻后,我听见一阵绝望的笑声,随后他一边笑一边抬起了头,苍老的脸上满是哀伤,大声地喊道:“鸿元,这就是你给我的报答吗?这就是你答应给我的荣耀吗?当年我为你搏杀的时候,你说会带给我们种族无上的荣耀,当我为你流血的时候,你说白绝一族会在这个世界永远永远地存活下去。可是如今呢?你鸿元失信了,当阴冥被打败的一刻开始,你就变了。我们以为你是正义的,我们以为你是善良的,可是我们都错了,鸿元,你太卑鄙了,太卑鄙了啊!”

  大声的控诉,撕心裂肺的嚎叫,鸿元却听不见。

  白绝之王吼了一阵之后颓然地又一次低下了头,他太累了,身体的疲乏,心灵的空虚,数个时代他被困在这里,以为自己的种族还存在,但是结果却让他心都要死了。

  “鸿元已经被封印了。”

  我开口说道,白绝之王一怔,随后猛地抬起头,吃惊地看着我说道:“是你封印的?”

  我摇摇头说道:“是我的师祖封印的,等等……”

  交谈到这里,我不禁一愣,心里似乎想到了一些疑点。白绝之王是知道我逆天者的身份的,可是却不知道白绝一族被灭了,更不知道鸿元被封印了,那么也就是说,要么有人告诉过他我是逆天者,比如刑天,或者是元始天尊。可是刑天告诉了他我是逆天者,肯定也会告诉他鸿元被封印的事情,这是连带关系。

  但是,眼前的白绝之王不知道鸿元被封印,甚至反过来问我,而他又一见面就道出了我逆天者的身份。

  这一大堆的逻辑听起来很绕,可是最后在我脑中梳理之后暴露出了一个核心问题,难道白绝之王在被封印之前,或者说在鸿元被封印之前,他就已经知道我是逆天者了?

  “你为什么会一眼就看出我是逆天者?”

  我奇怪地问道,白绝之王望着我,低声说道:“因为你身上有圣人之血的气息,更有少典血脉的感应。当年我们在最初时代一起并肩作战的时候,鸿元曾经在一次接受天兆之时,对我们说过。他会成为天地之主,也会有对抗他的逆天者存在。这个逆天者会拥有十位圣人的心头血,会拥有百族之中最强悍的血脉,而你身上,我感应到了这两点的存在……”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