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五百六十五章 黑色怪物

  这个声音在我耳边一闪而过,但是我听的很仔细,而且说的普通话还挺标准的,我看了看身边的貔貅他们,似乎都没有听见这个声音,我也没说出来,只是安静地走进了这黑色的巨大青铜宫殿内。

  我所看见的青铜宫殿内部很大,四周的墙壁上有长长的,扭曲的纹路,这些纹路就像是蛇一般舒展,隐没在黑暗里,让人看了不寒而栗。

  我们向着深处走去,脚踏在地面上,发出“踢踏踢踏……”的响声,四周太安静了,这种安静,让我很不适应。

  飞出几张镇魂符,金光在前面亮起,只能照亮一小段的路,四周的一切都看不真切。

  “我总有一种这里不仅仅只有我们的感觉。”

  貔貅毕竟是圣兽这种感觉八成都是准的,我点点头,没说什么话,开启了心眼后一步小心翼翼地开路,而木行一脉的老家伙紧紧地跟在断情人的身后,他就是属于那种见钱眼开,为了钱命都不要的家伙。不过也为了自保,而跟在了断情人的身后。

  这条路仿佛永远都走不完,镇魂符照亮的地方永远都不是尽头,我一度认为自己是不是进了幻境,可是看看四周的墙壁,我在墙壁上留下了一些刻痕,却没有重复过,也就是说我们的确是在往前走。

  可是一个时辰过去了,我们就算走的慢,也至少十来公里也已经走过去了,可是还是没到头,而且尽头依然遥遥无期。

  “到底在什么地方?到底这条路什么时候才是尽头呢?”

  木行一脉的老家伙开口问道,显得非常地紧张。

  我们谁都没有回答他的话,因为谁都没有答案。可是很快,我就发现了一个不对劲的地方,我的眼睛看向了身边的墙壁,却在此时出现了一个之前我留下的刻痕,一样的刻痕终于出现了两次!我立刻认为我们已经深陷幻境之中,可是就在这时候,却发现了第二处让我意料不到的画面,我在第二个地方留下的刻痕,此时居然紧紧地挨着我留下的第一处刻痕,两个刻痕紧紧并在一起!

  更何况,我留下刻痕的位置也发生了变化,也就是说,这两个刻痕就像是自己会移动一般,从原来的地方移动到了我们的眼前!

  我不由地想起了在进入第一道青铜大门后,在火行一脉的门主失踪,便有人说发现墙壁上的纹路发生了变化,好像移动过了。

  之前我们都没重视,可是此时一看,不由得发现,还真是那么一回事!刻痕不仅被移动了,而且还是胡乱的移动,我立刻意识到,这不是幻境,而是某种我还不知道的奇怪情况!

  “端木森,怎么了?”

  断情人走上来问我,此时他刚一走,立刻拉开了和木行一脉老头之间的距离,而木行一脉的老头正要追上断情人,就在这几秒钟的时间内,突变发生了!

  我面前墙壁上细长细长的纹路,忽然间动了,如同蛇一般开始游走,从我面前快速移动,我先是一愣,因为实在是没反应过来,接着就听见了木行一脉老头的惨叫声,我的眼睛跟着这细长细长的条纹移动,就在此时,正好看见这细长条纹没入了我们身后的黑暗内,随后只看见一个黑色的蛇头,猛地从黑暗里冲了出来,一口咬住了木行一脉老头的肩膀,狠狠一扯,将木行一脉的老头给硬生生往后拖,最后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一条黑色的大蛇,一条伪装成了墙壁上纹路的黑色大蛇,一条逃过了我们三个绝顶高手的探索,并且成功拖走了木行一脉老头的黑色大蛇。

  这一幕,不仅仅是带给了我们震撼,更是激怒了我身边的貔貅和断情人。

  尤其是貔貅,身为圣兽,它只是感觉到了丝丝对方的气息,居然没有察觉到还有一条黑色大蛇在我们身边徘徊,这样的失误对于木行一脉的老头来说是致命的,而对于貔貅来说则是一种耻辱。

  “敢在我的面前杀人,还敢戏弄我,真是活腻歪了,别走!”

  貔貅一怒,背后圣兽虚影凝立,随后张开大嘴放出无穷吸力,我和断情人站在它的身后,尚能感觉到巨大的拉扯力量,更何况是正面了。

  不一会儿,黑暗中就传来了蛇的“嘶嘶”声,几秒钟后,一条巨大的黑色大蛇被貔貅从黑暗中给拖了出来,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墙壁上,一道道黑色的纹路也开始激活,竟然不断地衍变,转眼之间居然都变成了黑色大蛇,我们就仿佛是被拖入了蛇窝之中一般,到处都是蛇。

  “找死!”

  貔貅双眼凶芒毕露,一声大吼,巨大的吞力将四周的黑色大蛇一条接着一条给吞入了虚影之内,这些怪物虽然很特殊,能够变化成墙壁上的纹路,可是在圣兽面前,也不过只是一群蝼蚁,没一会儿的功夫,整个楼道内就被清理了一个干净。

  貔貅收起了虚影,微微摇了摇头,我再看向四周的墙壁,顿时干净了不少。可是好景不长,我却发现这些墙壁,没一会儿又开始鼓起一条条长长的纹路,这些纹路仿佛能够再生一般,越来越长也越来越紧实。

  而且看起来也不是普通的纹路,和刚刚的那些黑色大蛇一样,都是怪物。

  墙壁再生怪物,这还是我头一次看到这么古怪的场景,但是也明白此地不可久留,我挥了挥手后说道:“先走,我们往里面去,挡路的一律杀掉。”

  虽然尽头在哪里还不知道,不过总不能留在原地。可是这一走又是一个多时辰,似乎是知道我们发现了墙壁的秘密,于是这些黑色怪蛇也不再隐藏,一头接着一头从墙壁上幻化出来,向我们攻击,不过这样的攻击根本就没效果,在我们三个面前,这种攻击纯粹和挠痒痒一样。

  但是,却不甚其烦,关键是找不到尽头。

  “别走了。”

  断情人喊了一声,随后停下脚步,看了看四周又幻化出来的黑色大蛇,眼神里露出杀意,厉声喝道:“与其这样一路走下去,不如将黑色墙壁整个打碎,我们一路破墙而入。”

  这主意倒是野蛮的很,不过应该有效,我们全都点了点头,随后三个并排成一行,开始了恐怖的攻击,剑光,道法,利爪,黑色大蛇被打成碎片的同时,整个黑色的墙壁都震动不已,然而,让我们更加吃惊的事情发生了。

  这墙壁的确在震动,但是整个墙壁却没有碎,更没有倒,仿佛整个墙壁都是连接在一起的,我想了想后说道:“之前我将手放在黑色大门上的时候,曾经感觉到很奇怪的一种律动,我一开始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但是现在细想下来,这种律动好像是来自于整个房子的墙面,也就是说,整个房子都在震动。而且这种震动不是简单的震动,像是我们皮肤或者是肌肉的抖动。那么,试想一下,如果这些黑色的大蛇从墙壁上幻化出来的,其实它们不是被法术幻化出来的,而是真正生长在这些墙壁中的呢?如果这不是一座黑色的宫殿,或者说这根本就不是被建造出来的宫殿呢?”

  听见我的话,断情人和貔貅也都狐疑地皱起了眉头,我走了两步,随手捏爆了一头黑色怪蛇之后,忽然间双眼圆睁,接着吃惊地说道:“如果这个黑色的宫殿,本身就是一条巨大的怪物,而这些黑色的怪蛇是它身体内生长出来的寄生怪,那么,是不是一切就都说通了呢?墙壁打不穿,怪蛇不断地变化出来,还有我感觉到的那奇怪的律动,以及永远走不完的路。这根本就不是一座宫殿,而是一头怪物,我们走进了一头怪物的身体内!”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