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五百六十章 一丝陌生的风

  五行宗内部本来就不团结,此时发生争执也是在情理之中。木行一脉的老家伙天性比较胆小,此时见到已经有火行一脉的老家伙消失,立刻就心生退意。

  可惜,他要走倒是可以,只是这青铜牌子却是开启五行宗神物的关键所在,所以,肯定会让他留下来。

  但是,木行一脉的老家伙怎么会答应呢?

  要知道这青铜牌子不仅仅是开启五行宗的神物钥匙,更是一件了不得的法宝,本身就很珍贵。

  “这是我们木行一脉的法宝为什么要交给你!”

  这木行一脉的老家伙果然是不同意,气氛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天水门门主和土行一脉的门主互相看了一眼,随后配合金行一脉的门主成品字形包围了上去,将木行一脉的老家伙给包围在了中间。

  “你们这是干什么?难道想强取豪夺不成?”

  因此进入青铜宫殿的都不允许带随从,所以现在连个帮这木行一脉老家伙挡刀子的人都没有,而且木行法术本就不是攻击类法术,多数的木行法术都是用来恢复生命机能,起到绵延之法的法术,此时要是真打起来,我估摸着木行一脉这老家伙撑不了太久肯定要败下阵来。

  “老木头,别怪我们无情,五行宗一直都是这个风气,你也是五行宗出来的不会不知道吧。我们也给你留一条活路,要么留下牌子,要么继续跟我们走。要是你非要打,你可是知道的,攻击最强的可是我们金行一脉,控制最强的土行一脉也在,不出十招你肯定要败。过去我们也都杀过不少同门,这手上可都沾着不少师兄弟的血。”

  金行一脉的老家伙这一通威胁是非常管用的,木行一脉的老家伙转头看了看四周的形式,过了好一会儿后才低声说道:“你们够狠,那我不走了,我倒要看看你们如此朝思暮想的神物,最后是不是能落到你们的手上。别怪我没提醒你们,火行一脉的老家伙可是最机敏的,他都失踪了,你们还能走多远。”

  其实木行一脉的老家伙言外之意我很清楚,就是我们仨不会照顾他们,别以为能抱上我们大腿。

  只是,经过这么一闹,矛盾和争斗的问题也浮出了水面,不仅外部的压力巨大,有白色鬼影闪烁杀人,而且这五行宗内部也是暗流涌动。

  “既然没问题了,那就走吧,前面还有一道门,穿过前面一道门才是真正进入了青铜宫殿。”

  我一边说着一边带头走了出去。

  青铜宫殿一共三道大门,走过了第二道大门时,我特意留心地看了一眼被我打碎的巨大白玉石,其内刻着的纹路非常繁复,但是让我惊讶的是,这阵纹的纹路看起来不像是上古时候的阵纹,反而像是当代灵异世界习惯用的阵纹。

  一个疑似从最初的时代就遗留下来的青铜宫殿,其内用的阵纹居然是当代灵异世界的阵纹,这可能吗?明显不可能啊。

  过去我就研究过,上古时候的阵纹和当代的阵纹,从回路,到阵纹的顺序,再到阵纹的种类,都有非常巨大的区别,严格意义上来说,当代阵纹和上古阵纹,简直就是两套体系。

  所以我一眼就认出了其中不对劲的地方,但是我没说,憋在了心里。

  过了第二道青铜大门,四周的光线一下子变的柔和起来,这些发光的玉石变成了一小块一小块,镶嵌在四周的墙壁上,光线也分散了,这一路我们走的很小心,大家都很沉默,到了第三道青铜大门前后,又有了变化。

  眼前的这一道青铜大门上没有一丝一毫的纹路和图案,可以说,就是一个光面的青铜门,我伸出手按在了其上,微微一震,发现这青铜大门的厚度比起第一道来说要薄,但是比起第二道来说要厚一些,属于中间。

  可是我这一震的力道却通过青铜大门的表面散开,传送到了四周的墙壁上,而青铜大门本身却一点事都没有。

  力量的传输和分散,我一下子就意识到了这一点,凑近了仔细看了看,发现在这青铜大门看似光滑的表面上,却有很多细小的流光,这些流光光芒很暗淡,而且和青铜铜锈非常相似,所以我们一眼根本就没看出来。

  这一掌拍在青铜大门上后,流光会顺着青铜大门一下子传送开,这些流光就像是水流一般,化解了所有我的掌力。

  “哼,倒是有趣,我再来试试。”

  伸出手,第二掌拍在了青铜大门上,这一次我用上了三成力量,这一掌落上去后,心眼观察到青铜大门上所有的光芒全都散开,传到了四周的山壁上,很多的碎石块从空中落了下来,砸落在了地上。

  如果我全力打出,估计这青铜门还没开,这山壁就碎了。我摸了摸下巴,随后笑了笑说道:“第一扇大门最厚重,第二扇大门后面放着一块白玉石,还少了一个人。而这最后一扇大门居然是完全卸力,倒是有趣。只是如果以为这样就能够挡住我,那就太天真了!”

  一点额头,天机眼开启,五行之力轮转,看的我身后的几个五行宗老家伙全都双眼圆睁,异常地吃惊。

  “金行天机眼开!给我把这大门,撬开来!”

  我伸手一指,金色的光芒落在了青铜大门上,随后缓缓往后扯,一点点将金行天机眼的力量传入了这青铜大门内,随后缓缓往两边扯,青铜大门发出古怪的响声,片刻后竟然硬生生地被我拉开了一道口子。

  只是,这一刻,一股浑浊的风从缝隙内吹了出来,落在了我的脸上,我一怔,抬起头这么一看,透过那狭小的缝隙,我看见的却好像是另一个世界,一个不属于我的世界。

  这种感觉,我在第一次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也有过,当时被诺诺拉着以传送法阵来到这个世界后,抬起头,明明是一模一样的天空,却在那一刻变成了一片陌生。

  可是此时此刻,当我透过那狭小的缝隙看出去后,却发现青铜宫殿的内部,对我来说是一个全新的领域,一个陌生的,既不属于这个世界,又不属于另一个世界的地方。

  我往后退了一步,这是正常的自我反应,特别是当你面对一个陌生环境的时候,但是我也只是退了一步,因为我的目标在这道青铜大门的背后,我要杀了刑天去救厉雷云,怎能在这里退后?而且,如果仅仅因为一到浑浊的风,因为看见了一片奇怪而陌生的领域就退后,那我也太遜了。

  深呼吸后,我双手一开,手指拉动青铜大门,一点点将青铜大门打开,这一次产生的火花更多,而且青铜大门上的流光也更盛了,飘荡在我的眼前。

  流光在我眼前闪过,火花在我身边飘散,我所见到的世界,在这一刻又有了不一样的一面。

  每个人都告诉我,人间只有三个时代,上古时代便是一切的开始,但是如今的我已经知道了,上古时代不是一切的起点,最初的时代才是一切的开始。

  “百族的老祖,那个被封印的时代,虽然我不知道这青铜门背后是不是鸿元遗落的被封印的地方,但是我知道,你一定和最初的时代有关系。那么,我这个只有24岁的年轻人,很想见识一下,你的真面目。最初的时代,我端木森,绝对不会输给你的!青铜宫殿,最后一扇大门,开启!今日,让我这个后生晚辈来和你好好对一对话!”

  我怒吼着,金行天机眼不断地搅动青铜大门,这一刻,光芒照在我的脸上,青铜大门终于开启了,一个崭新的世界,一个完全未知的时代,一个强者横行的地方,终于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我心中没来由地冒出一句话:当我踏入青铜宫殿的一刻,就是我踏入最初时代的一刻!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