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五百五十五章 一块铁板

  天水门前发生暴乱,四周的百姓和这些所谓的精英弟子,其实没有一个认识我,但凡他们中间有一个知道我就是端木森,估计今天这架也就打不起来了,当然,我也不会看到这些在乱世之中为求自保而放弃原则和善心的门派的真正嘴脸。

  几个天水门的精英弟子带着四周的普通弟子将我围住,好几个都已经摆开了架势,甚至连手上的灵符都已经飞出,一把把利刃在空中摆开架势,指向了我。

  “寒冰气息开启,把这男人给我冻结住!”

  一个精英弟子高声喊道,不一会儿一道道寒气向我袭来,比起刚刚的寒气有过之而无不及。

  天水门的千金大小姐,和一群老百姓都在往后退,老婆婆更是呼喊了一声后,就见到我整个人都被包裹在了寒气内,脸都看不见了。

  “哼,还以为有多厉害,原来不过是一个嘴把式。把青铜牌子给收起来,今晚父亲就会回来了,到时候一定不希望知道今天发生的任何事情。听明白了吗?”

  这天水门的千金大小姐脾气倒是不小,这么一说,四周的天水门弟子一个个都低下了头。

  一个天水门的精英弟子快步走到了寒气内,身上被蓝色的灵光覆盖着,保护他不受到寒气的袭扰。可是这家伙在地上搜索了半天,硬是没发现青铜牌子,脸上不由得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身后其他天水门的弟子都开始叫喊起来,让他快点找到青铜牌子后上缴,可是就在这吵杂的声音中,一个突兀的声音猛地在他的耳边响了起来。

  “你是在找这个吗?”

  声音传来的一刻,天水门的弟子慢慢抬起了头,看见青铜牌子在天空中翻转了好几个圈,最后落在了一只被金光覆盖的手上。

  他的双眼露出惊讶,片刻后用不可思议的声音说道:“你,你还活着!你居然还活着,被寒冰气息包裹住后,你居然没事!”

  只是这家伙还没来得及大喊大叫,就已经被我散发出来的气劲给震飞了,此时四周的民众和天水门娇蛮的大小姐,以及一群天水门的弟子,全都看向了寒气中央,冰块大片大片地被震碎,金色的光芒照耀在每个人的脸上,傍晚已经过去,此时已经是晚上了,我如同披上了一件金色的外衣,在这黑夜之中特别耀眼。

  天水们的大小姐吃惊地看着我,随后立刻尖声喊了起来:“都愣着干什么?快点动手,快点杀了他!”

  只是,这群人还有机会吗?答案一定是没有机会了。

  金色的光芒冲击在他们的身上,将他们所有人都给打飞了出去,寒冰气息根本就阻挡不了我,这时候,天水门,从这个高高在上的千金大小姐,到下面的一群普通弟子,每一个人都明白了一个道理,今天他们踢到铁板了!

  我挥手间,身边所有的人全都被道力震飞,连带着那些想要落下的灵符也全都被搅碎,随后,我从容地迈开脚步,一路如入无人之境一般走到了天水门千金小姐的面前,这一回,这位千金小姐真的吓坏了。

  她想起了自己父亲离开门派的时候曾经一再叮嘱过她,这是乱世,很多高人也许并不长着一张高人的脸,遇事要小心,要低调,可是她万万没有料到,眼前这个穿着黑衣,看起来很普通的年轻男子,居然这么厉害。

  她心里太慌张了,甚至忘记了逃跑,脚步往后退的时候却踩到了自己的裙子,身子一晃摔倒在了地上。

  “别过来,我求求你了,你要什么东西我都能给你,就是别杀我,我的父亲也是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人物,只要你不杀我,他今晚就会回来,你有什么愿望他都能满足。求你了,不要杀我。”

  她一个劲地喊叫,我却挥了挥手,然后问:“这个青铜牌子看见了吗?就是你们所说的宝物,我想知道关于它的事情,比如它的由来,比如它的神妙之处,你能告诉我吗?”

  “我,我不知道。”

  她老实的我都觉得蠢,这时候就是瞎编也要让自己活下去,居然这么实在地说了一句我不知道。见我脸上露出怪异的笑容,这天水门的千金也意识到了自己说错了话,想了想后立刻喊道:“等一等,我,我虽然不知道,可是我的父亲知道!只要他回来了,都会告诉你的!我是他的独女,他为了我什么都会说的”

  这小妞从头到尾都想拖延时间,等到她的父亲回来,我倒是无所谓,远远地对老婆婆喊道:“婆婆,今天我就不去你的旅馆住了,我就睡在这天水门里了,你和我的两个朋友说一声,明天一早我就回去。”

  老婆婆也很紧张,更有一点吃惊,估计也没想到我居然这么厉害,此时只能木讷地点了点头。

  “你们其他人,该清理地面的清理地面,该发粮食的发粮食,至于你,跟我进来吧,我们一起等你的父亲。”

  说话间,一片道力包裹住了天水门大小姐的身体,将她带了进来。

  夜色越来越深沉了,一个魁梧的男人带着几个老家伙从远处走来,这个男人满脸胡渣,神色间有一些疲惫和沧桑,而他身后的几个老家伙,全都白发苍苍。

  不过这几个人身上都穿着蓝色的道袍,袖子上也纹着天水门的标志。

  “门主,这一次我们和其他几个分支的门派谈的结果还算不错,可是具体什么时候出发前往青铜宫殿?而且,我怕其他几支的人马各怀鬼胎,到时候,是否要在青铜宫殿内先下手?”

  一个老家伙在中年男人的身边说道,神色很恭敬的样子。

  “这个等一下回去之后再议,嗯?”

  天水门门主看见大门口的两个守卫很是紧张的样子,心中不免疑惑。

  “门主,你可回来了。”

  两个守卫一看见天水门门主立刻走了过来,跪倒在地,声嘶力竭,痛哭流涕地将之前发生的事情都给说了一遍,结果原本这俩守卫以为会看见天水门门主暴怒的表情,并且还以为自己立了功,谁曾想到,两个人看见的却是一张惊恐的脸,随后天水门门主一把抓住了其中一个守卫,厉声问道:“你是说,来进攻天水门的是一个身穿黑衣,背后背着一把金色大剑,看起来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还有别的特征吗?快点说!”

  被吓坏的守卫立刻回忆了起来,过了一会儿后说道:“还有,还有,他的腰间别着一个葫芦,火红色的葫芦!”

  这一下,天水门门主一甩手,将这守卫给扔在了地上,脸色死灰一片,身边的几个老家伙都围了上来,低声问道:“门主怎么了?”

  天水门门主却摇摇头说道:“灾难来了,大灾难来了。你知道今天来我们这片滞留区闹事的是谁吗?哼,圣人之战的大英雄,罗焱的继承者,端木森!”

  此言一出,两边的老家伙全都大吃一惊。

  而此时坐在天水门内的我,正酒足饭饱,喝着茶,天水门的千金大小姐还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此时表面上非常殷勤地对我微笑,心里却在恶毒地思量怎么过一会儿弄死我。

  就在这时候,门外面有天水门的弟子快步走了进来,大声说道:“来了,来了,门主回来了!”

  天水门的千金大小姐立刻喜上眉梢,开心地说道:“终于回来了,父亲终于回来了!”

  过了没一会儿,几个老家伙和一个中年男子走了进来,天水门的千金大小姐立刻冲了过去站在了男子的身后,随后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露出了一副对我恨之入骨的表情,大声说道:“哼,不管你是谁,你得罪了我,就是得罪了我的父亲和整个天水门,刚刚我不过是假意顺从,如今我父亲回来了,你在劫难逃。父亲,就是这个恶徒攻击我们天水门,您快点出手把他杀了!”

  可是谁曾料到,天水门门主抬起手后却一巴掌重重地打在了他女儿的脸上,这一幕惊呆了四周的人,我却一边喝茶一边冷笑,看来,这中年男子认出了我。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