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四百五十二章 情路难

  混沌为什么会分化成五行,中国自古以来所说的金木水火土,到底是为何而存在,是鸿元创造了五行,还是五行本就存在。

  五行到底指的是金木水火土,还是地说风火天?

  这一系列疑问,都会在青铜殿中被解开。

  青铜殿一个非常平凡的名字,在华夏大地上,会有很多个青铜殿,会有无数个秘境之中建造起高大的青铜色的巨大宫殿。

  可是,唯有一间青铜殿没有名字,它只叫青铜殿,可是,它的来历,它的真面目却几乎没有被掀开过。

  而更加让人吃惊的是,罗焱创造世界的时候,两个世界大部分地方都是一样的,可是还是有一些飘离于世界之外的地区是独立存在的,而这座青铜殿却不同,它只存在于这个世界内,却没有被罗焱复制到另一个世界去,也就是说,这座青铜殿也是两个世界中独一无二的。

  混沌海本来是补天一族的一片大湖,青铜殿在接近混沌海的地方,但是据说在上一世鸿元单手一挥,灭了百族之后,这座青铜殿却从混沌海四洲的大陆上碎裂,最后落入了人间。

  不过,还是没有人发现它的踪迹,原本我想找星梦或者是栖醒来帮忙,先确定如今混沌海的位置,在找出对应的人间位置,虽然很费时间,可是也还算勉强能够找出青铜殿的位置。

  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会得到断情人的帮忙,对于断情人我其实心里是很信任的,这无关乎他之前曾经帮助过元始天尊,而是在于我对他过去的了解,以及对于他脾气的捉摸。

  断情人的脾气很倔强,这种倔强来自于他本就是独一无二的三清道痕所化,也来自于他与生俱来的骄傲,骄傲的几乎从来都不会说谎。

  所以,我信任他。

  “青铜殿距离此处大约有两千多里,按照貔貅的脚程,我们应该在第二天能够赶到,在此之前,青铜殿内的一些事情我要先和你说明一下。”

  断情人一边说着一边走到我身边,随手一挥,道力在天空中化作了一片黑白两色的光,我看着这片光芒之中,竟然隐约间有巨大的条纹在转动,这些条纹很快就组成了一片如同宫殿一样的模型。模型的线条来回纵横,穿梭钩织在一起,一看这就是一片宫殿群的模样。

  “这是青铜殿的一个模型图,是我当年闯入青铜殿后所记下来的。不过那也是这个世界千年之前的事情了,而且我并没有走完青铜殿的全部,因为虽然我当年的实力在这片大地上还算了得,可是却还是有很多秘境并非我能够随意探索的,这青铜殿便是其中之一。”

  听着断情人的话,我低头看了下去,眼前的青铜殿一共分成五块区域,五块区域的排列方式和奥运五环还真是挺像的,两个在前,三个在后,宫殿和宫殿之间以天桥连接,四周露出大片大片的雕塑和密集的小房子。

  古代宫殿的设计都是很有讲究的,先不说仙家道场,就是谷底啊那些达官贵人,皇亲国戚,他们造个庭院,建座宫殿,那都是要请风水先生来看个好半天。

  所以,有一句老话,中国的风水师都是是半个建筑师。中国的建筑讲究很多,可是我眼前的这五座宫殿,实在是让我没看出什么大的奇特之处。

  没有奇特之处在此时反而变的不对劲起来。

  “先来说说这青铜殿的由来,据说这青铜殿乃是混沌之后,盘古开天辟地之时,落下的一大片石头所演化而来,并非是人工所造,而是天地变化后的产物,因此这五座宫殿内每一个殿代表的就是五行的其中一种力量。金木水火土,五行之力分别各有一种落在这些青铜宫殿中,当年我在这五座宫殿内游走,也见识到了五行之力真正的力量。”

  断情人的声音里有着丝丝忌惮之意。

  现代社会普遍认为,五行宗是五行之力最好的传承门派,并且曾经一度创造过非常辉煌的历史。但是与其说五行宗是五行之力传承最好的门派,倒不如说,五行宗只是一个比较鲜明的例子。

  五行之力所包括的方方面面极多,现代灵异圈法术的构成本身就是基于五行之力的考量。

  再说到我们日常的生活,哪里都能看到五行的力量,这种改变日常,普遍存在的力量,却反而是最强大的力量。

  可是,关于五行之力的由来,在圈子里的说法那可就多了去了,众说纷纭的笔笔皆是,不过我去有一种预感,进入青铜殿后也许就会为我解开这些谜题。

  “千年之前,我还不知道天外补天一族的事情,可是却在一次攻击五行宗的过程中,偶然间发现他们正在进行某种仪式,召唤出了一个年代非常久远的传送门,当时我突然杀到,让在场的这些补天一族一个个都傻了眼,可是谁都没料到,召唤仪式已经完成,等我将所有人杀光之后,传送门依然存在,我便踏入了这传送门内,一出去便是这五座巨大的宫殿,宫殿非常漂亮,但是全部都由青铜所造,我进入其中探索,便也见到了这片青铜殿的一部分真面目。”

  听到这话,我忽然打断了断情人的声音,随后不由皱起了眉头问道:“等等,你既然刚从元始天尊那里而来,为何一个伟大的圣人,甚至实力超越了圣人境界,居然还这么关注青铜殿?这是为何?”

  听见我的问题,断情人低下头过了片刻后想了想,片刻后说道:“青铜殿内似乎还有秘密,而这五座青铜殿还不是整个青铜殿的全部,起内还有更多宫殿林立。所以我想,之所以元始天尊看中了这座青铜殿,并且想方设法地找到它,一定是因为其中还有让他顾忌的秘密。不过,让我奇怪的却是他选择让刑天来看守青铜殿,说实话,刑天如今的实力在这个时代中,已经算不上号了。”

  我们的时代也在变化,三年前可能我还在仰望通天教主,想着如何打败他,三年之后,我已经能够力压很多圣人,甚至连十圣献心也不难做到,时代,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变化快的多。

  刑天放在当年我和姜尚对决的时候,依然是一号高手,战神残魂,古神铠甲,恐怖的杀气和战意,但是到了如今,正如断情人所说,它已经被淘汰了。

  “这里面肯定有问题,我们进入青铜殿后还是要小心为上。对了,你既然已经和元始天尊分道扬镳,那慕容飞鸟呢?她受了元始天尊什么样的蛊惑?”

  我接着问,不过这个问题似乎戳到了断情人的痛处,他背着手,看着天边风云转动,脸上却显得有一些落寞。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断情人和弑君子其实也算是一类人,他们本身都很孤傲,都有一个力压在自己头上的存在,却也都爱着一个女人。

  弑君子为了追逐毒龙真人的脚步,走遍了两个世界的华夏大地。断情人本不该爱上慕容飞鸟,却还是爱上了,为了红颜而差点灭了整个灵异圈,也为了红颜而委身于三清之下。

  只是最终弑君子抱得美人归,而断情人,如今在我看来似乎这段情也已经走到了尽头。

  “情路难,我本是骄傲之人,我本是大道所化,我应该无情可我却有了情。千年之前,初次见她,美如水中白莲,清澈朴素,纯洁如玉。我为她而怒,我为她而哭,却未曾想到,千年之后。我们还是走上了两条不一样的路。这是我的命,也是她的命,爱爱爱,难难难……”

  断情人这一阵长叹内,我能听出深深的哀伤和悲凉,他之痛便是天道之痛,爱情之事,即便是大道道痕亦无法完美。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