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五百四十八章 黑化战神

  厉雷云的出现,算不上是意外,因为我本来就打算在这里蹲守。

  但是我原本是想着能不能对其进行劝说,可是却万万没有想到,他竟然一出现就对我出手,甚至亮两句话都没说上,就已经开了杀戒。

  这着实让我心中震惊。

  不过,厉雷云虽然厉害,可还不是我的对手,而且刑天铠甲也已经破碎,状况糟糕的他,此时对我造不成任何伤害,虽然看起来来势汹汹,但是这一拳打在我的造天之力上也不过是让我的造天之力微微震动了一下,随后厉雷云就被我释放出来的阴阳双鱼图给压在了地面上。

  我缓缓落地,很是在意地看了看他身上飘荡出来的黑气,这些黑气分明就是魔气,可是就算厉雷云成了战神,也不可能入魔,到底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伸出手,按在了他的肩膀上,低声说道:“师叔祖,我是端木森,是罗焱的徒孙,蒋天心的徒弟。我不会伤害您的,您快点将气息给收起来,我们好好谈一谈。”

  但是被阴阳双鱼图牢牢压住的厉雷云却仿佛快要丧失理智了,一个劲地对我吼叫,嘴里不断地说出诸如:“快走,我快要控制不住他了,你快走啊!”“别出来,别出来啊!”“我不是你,你别在我的脑子里说话,快滚!”

  一连串的吼声连我都被吓了一跳,我试图用道力安抚厉雷云,可是从其身上涌出来的魔气越来越多,这情况我一看就不对,立刻喊了起来:“师叔祖,到底是什么情况?你为何会入魔?”

  可是回应我的却是一连串疯狂的笑声,这笑声里带着狂暴,我看见他慢慢地从地上飘了起来,我压在他身上的阴阳双鱼图竟然在魔气的冲击下,瞬间碎成无数块。

  “哈哈,我挡不住他,哈哈,他快要出来了,端木森,端木森,帮我……”

  一声大吼,他喊出了我的名字,说明他是认识我的,可是为什么又让我走,又让我帮他呢?

  正在此刻,我释放出来的道力已经彻底被厉雷云身上的魔气给震碎了,恐怖的魔气推着我往后退了几步,我一挥手,造天之力将眼前的魔气全部震碎,当魔气被震碎后,我却看见一个不一样的厉雷云站在了我的面前,身上依然穿着破碎的铠甲,黑色的长发很乱,掩映着一双已经一片血红的眼睛,唏嘘的胡渣子,整张脸都已经被暴起的青筋给布满了,身上的魔气化作一条条魔龙,盘旋在他的身上。

  这样子像极了我入魔的时候,难道厉雷云真的入魔了?可是他的笑声是怎么回事?我入魔的时候,身子被魔性贯穿,别说是笑声,就连说话的声音都不对劲,脑子里除了杀戮,就是杀戮。

  可是为什么我面前的厉雷云还在狂笑,而不是马上攻过来?就在这时候,厉雷云猛地看向了我,眼神里一片凶芒,低声说道:“端木森,我很期待和你的见面,很多次,我都在阴暗的角落里,透过厉雷云的双眼俯瞰圣人之战,只是没想到,你身上的黑渊竟然被你自己给除掉了,他也算是倒霉了,哈哈!”

  厉雷云认识黑渊也不奇怪,可是我觉得眼前这个厉雷云和我说话的方式,很不对劲。

  就好像是他和黑渊很熟一般,而且在罗焱的记忆中,厉雷云应该也不是一个这么可怕的,满身魔气的家伙。

  见都我一脸的疑惑,厉雷云却冷笑着说:“不明白了是吗?看不懂为什么我会变成这样了是吗?哈哈,因为我既是厉雷云,又不是厉雷云。”

  我低声喝道:“说说清楚,别给我打哑谜。”

  厉雷云身子在魔气中忽隐忽现,不一会儿我听见他说道:“你应该听说过,在这个世界,天道衰老,鸿元想要换一个新的天道,便引发了四方的争斗,而要成为新的天道,就要经历三重阶段,而进入了天道第二阶段后,就会衍生出自己的黑化人格,罗焱的黑化人格你很熟悉,那就是黑渊。而我,就是厉雷云的黑化人格。只不过,我比黑渊那个倒霉家伙要走运的多,也聪明的多。他总是想着强行霸占罗焱的身体,可是罗焱是造天者,岂是他能够绊倒的?而我不同,厉雷云虽然拥有力量,可是不过还是寄宿在这刑天铠甲内的一个亡魂,我要控制他,只需要打碎这刑天铠甲,就能削弱他的魂魄,所以,你看我做的多好?我控制了他的双手,将这件天地宝甲,给打烂了,哈哈!”

  我做过三种设想,可是却没料到眼前的这种可能性,天道第二阶段,这已经是很早之前的事情了,我却万万没想到,厉雷云竟然也走上了这条不归路,也许是为了追求力量,也许只是行差踏错,但是衍化出的黑化人格,却将他整的这么惨,任谁都没料到。

  “就算黑化了又如何?你是我的对手吗?”

  我冷冷说道,正准备动手,和这种黑化后的家伙没什么好多说的,照着死里打就行了。可是,厉雷云的体质特殊,在我准备动手前,这黑化人格又给我出了一个难题。

  “你要是动手了,肯定能够灭了我,只是这厉雷云估计也活不成了。你要知道,他之所以能够活下来,多亏了这件刑天铠甲的缘故,如果你出手太猛,将这件刑天铠甲给打碎了,那么最后的结果就会是厉雷云和我一起玩完!你下的了手吗?”

  听它这么一说,我已经在额头上凝聚起来的天机眼在此时却也一点点地消散了,它说的没有错,厉雷云并没有肉体,我强攻的话,要是想避开刑天铠甲比较困难,可是就算避开了刑天铠甲,也要面对的是厉雷云的魂魄,它的魂魄太脆弱了,经不起我地持续猛攻。

  一下子进退两难的我,眉头紧紧地皱在了一起。

  “端木森,你是不是觉得非常紧张,是不是找不出解决的方法让你觉得很不爽?哈哈,我倒是可以教你一个方法,一个让厉雷云获救,又让你能够解决我的方法。”

  这黑化人格果然不能以正常人的思维去看,这货居然口口声声称要教我一个可以消灭的它的方法,这不是扯淡吗?

  “我自然会想到方法的,不需要你来教。还有,你以为我就一定被你吃定了吗?哼,你也未免太小看我了。我虽然不能对你进行猛攻,但是,我有绝对的能力困住你,所以,别给我横。给我趴下!”

  规则天机眼开启,五彩线条从四面八方游走过来,爬满了厉雷云的铠甲,如同锁链一般将它困住,我正要开口说话,却听见厉雷云根本就没有抵抗,它已经黑化了,却一点都没有要和我动手的意思,随后冷笑着被又一次按倒在地,但是嘴里却大声说道:“端木森,这是你唯一的方法,不是有两个刑天吗?不是有两套刑天铠甲吗?如果这一套已经破碎了,那么你可以为厉雷云再找一套来。这样,我和它就能够分离,你就能保住它的命,也能杀了我,端木森,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了,哈哈!无月之夜就快来了,当夜空没有了月亮,我将会彻底觉醒,黑化将会彻底占领它的身体,端木森,你快没时间了!”

  我走上前去,一拳打在了黑色的盔甲头上,随后冷冷说道:“给老子闭嘴少放屁,最烦你们这种家伙了!”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