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五百三十五章 做一个单纯的人

  “女魃我等你半天了,第一关问心之关我已经过来了。”

  我挥了挥手,示意女魃过来,女魃却也没有停下脚步,向我快步走来的同时,我却意外地发现,她身上的尸气却还处于高度的激活状态。

  是因为在九重山内和我一样遭遇了敌人,还是因为……

  再看女魃的脸,整张脸布满了冰冷,甚至可以说,此时的女魃完完全全就都还处于一种可怖的战斗状态,我觉得有一点不对劲,所以往后退了几步,此时却听见女魃在问心之关后停了下来,开口对我说道:“端木森,我找到一处捷径,你过来,我带你去走捷径。”

  它没有迈过问心之关,却偏偏让我走到它的面前去,而且还说有捷径,我越来越觉得事情有蹊跷,不过还是缓步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说道:“女魃,你看起来有一点不对劲,怎么了?”

  女魃没说话,当我重新走过问心之关的时候,它却忽然低吼一声,向我攻了过来。双拳狂猛打出,落在了我的造天之力上,造天之力没有被打碎,倒是将女魃自己给震飞了出去。

  “女魃,你干什么?为什么突然攻击我?”

  我大声问道,女魃却根本就没有任何回答,落在地上之后,身上魔气扩散,竟然没有给出任何解释,直接进入了魔化状态。

  甚至身后的黑色巨人也在它魔化的同时被召唤了出来,对我怒吼连连,狂暴地喊叫起来,大踏步地冲到我面前,向我一拳轰了下来。

  我不愿和女魃对战,向后一跃,落在了远方,看着女魃冰冷的脸,又看了看一身肃杀之气的黑色巨人,虽然还不知道为什么女魃突然攻击我的原因,但是我不可能这么被动挨打下去,双手狠狠一按地面,金色巨人在我身后凝聚,表情严肃地对女魃说道:“既然你要打,那就打吧!我倒是要看看,你有多少本事和我一战,女魃!来!”

  金色巨人在我的指挥下,向着对面的女魃直冲过去,黑色巨人立刻迎了上来,两个巨人再一次碰撞在了一起,只不过这一回我没有任何留手,金色巨人毕竟是我所幻化而出,血脉之力更强,修为也更高,黑色巨人这一次还是被打飞了,甚至差点被打散,因为灵魂相连,黑色巨人受到了重创,女魃自己也受了伤,喷出一口鲜血来,本来就没什么血色的脸上更是一刹那间变的无比苍白。

  女魃还没缓过劲来,我已经到了它的面前,一把捏住了它的脖子,手上道力一转,将其罩住,女魃和黑色巨人之间的血脉链接瞬间中断,黑色巨人渐渐消失,女魃则看着我,低声问道:“你为什么不杀我?”

  我一愣,摇摇头说道:“你毕竟还是我的战友,给我一个理由,我不相信你说变就变了。”

  女魃一怔,随后苦笑了起来,低声说道:“其实也只是为了自保,直到今天我才知道,凡是从污泞之海出来的怪物,无论是我还是赢勾,都早已经身不由己,我们,总已经是这污泞之海主人的一枚棋子了。”

  我皱着眉头,松开了手,女魃落在了地上,咳嗽了几声后,缓缓低下了头,惨笑道:“其实我也没想到,原来这上万年的时光也不过只是我还没意识到罢了。其实僵尸真祖,我和赢勾,都是污泞之海的主人培养出来的。我的魔气也是它在控制,我还以为是我的血脉压制住了魔气,还以为我能够控制魔气,哈哈,真是可笑,我还想要教你,我还以为我能够教你……”

  听到这话,我心里也不免地失落,合着弄了半天,这只是女魃的误解,我叹了口气,拍了拍女魃的肩膀开口道:“也就是说,如今你的生死都已经落在了污泞之海主人的手上是吗?”

  女魃点了点头后说道:“它要我杀了你,用你的人头换我的自由,可惜,我终究不是你的对手。”

  我想了想后,却说道:“女魃,如果你信的过我,那么,你的命,我来取。你的自由,我来帮你拿回来!”

  女魃一怔,迷惑地问道:“我,我刚刚还想杀你,你为什么还帮我?”

  我却站直了身子,哈哈大笑道:“我们身上流着一样的血脉,你和我,说到底还是一族之中,如果我不帮你,岂非太无情了?”

  女魃震惊地望着我,过了好半天后才憋出一句来:“你,是不是太傻了?”

  这世界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很多面,有的人看起来聪明,实际上愚蠢,有的人看起来慷慨实际上却很吝啬。

  而我,一直自诩为一个单纯的人。我的单纯不是因为我看起来愚蠢,而是因为我认准的事情,无论如何都会去做,而我认定的人,无论他怎么变,我都会去帮。

  女魃不是坏人,当年炎黄二帝和蚩尤大战的时候,它能够出手帮忙,这就说明它即便是僵尸,可是心里也一样的正义,如今也许因为形势所迫,它对我出手了,但是毕竟女魃的身上还流着我们这一脉的血,即便它已经是一头僵尸了,可至少,它也算是半个我的亲人,我的心里一直有个声音在告诉我,一定要帮它。

  “你要对抗那神秘的污泞之海的主人?端木森,既然我杀不了你,我还是给你一句忠告,不要和这神秘的魔海之主对抗,它一定非常强大,能够将我和赢勾控制在手心里的,还能够创造出这些我们过去闻所未闻的怪物的,一定是高手,你没必要和它对抗。如今我已经没办法教会你如何控制魔性,所以你还是快走吧,你留在这里一点意义都没有!”

  女魃劝我快点离开,我却仰起头哈哈大笑道:“我不会走的,女魃,有一句话你说错了,我不是傻,我是倔。我既然决定了要帮你,那就一定要帮到底。再过两关,我就能够见到魔海之主,你的自由,我一定会帮你讨回来的!”

  我承认,我活到24岁了,有时候还是像个孩子一样,有些决定在很多人眼里是很愚蠢的,有时候说的话很幼稚。

  可是,至少在我看来,这个世界还有的救,如果一个朋友要死了,一个亲人被逼无奈了,你连施以援手都不愿意,那么,也许你也不配称为一个人了。

  这个社会,这个时代,发展到如今,太多人只看重利弊,不重情,少了很多的包容,更多的是指责。

  分房子,拆迁,老父母的赡养费,孩子的奶粉钱,今天买到一件衣服,回家发现不喜欢了就一定要退,这些琐事儿,在人们眼中却是天大的事情。

  可是当自己生下了畸形的孩子,有多少人是偷偷扔掉的?当自己的老父母生病需要钱的时候,又有几个人愿意倾家荡产去照顾他们?又有多少人,愿意在公交车上给老人让个座?

  总是有很多的借口,总是有很多的理由,总是说这个孩子治不好了,总是说父母反正快死了,总是说我下班太累了。

  人,其实习惯给自己找借口,因为过了自己心里那一关,也就没了道德的底线。

  就像今天,如果我抛下女魃离开,或许也没人会说我什么,因为它出手攻击了我,因为它先背叛了我,因为它什么利益都带来不了,因为它对我已经没用了。

  可是我还是选择留了下来,只因为,我还是一个单纯的人,只因为,我还是相信,我心中有正义的一面,这就够了。

  今日我可以给自己找千般理由,我可以堂而皇之地离开,没有人会来指责我。

  但是,我今天不会走,因为,我想救它。

  迈开步子朝着下面两道关卡走了过去,脚步轻盈,缓步而行,女魃跟在我身后,怔怔地望着我,竟然久久没有说出话来。

  我走到了第二道关卡之前,而女魃则停在了第一个关卡之前,我回过头笑着说道:“你不过来也好,等在那里就行。”

  说完话,我一步跨入了第二道关卡之中,那个冰冷的声音又一次在我的耳边响了起来,对我低声说道:“第二关,问情……”

  我踏入关卡之中,黑雾消散之后,我站在了上海的街头,只是偌大的上海却一个人都没有,繁华的街道,人满为患的大厦内也是空空荡荡,我抬起头,看见天空很晴朗,吵杂的上海在今天一瞬间变的非常安静,安静的,就好像是一座空城。

  而在远处,有很多人缓缓走来,脚步声开始凌乱,我远远看去,却见到了一张张熟悉的脸。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