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五百三十二章 杀气入体

  九重山,九座如同刀锋一般直插天际的大山,也是我见过杀气最重的大山。

  山体通体黑色,隐约间仿佛能够感受到一种类似于毁灭的力量。

  九重山,很普通的名字,但是展现在我面前的却是完全不同的磅礴杀气。

  古语有云,自古华山一条路,上山的路只有一条,但那是华山,可是登上九重山的路,也只有一条。此时这条漆黑的道路就平铺在了我的面前,漫长地仿佛永远都看不见尽头。

  “你过去从污泞之海出来的时候,也经过了这九重山吗?”

  我疑惑地说道,却看见女魃对我摇了摇头,这不由地让我疑惑,女魃见我面露疑惑,这才解释道:“我离开污泞之海的时候,附近什么都没有,只有一片黑暗,之前听到的九重山,三关,我都是第一次听说,如今这九座巨大的黑色山峰我更是第一次看见。”

  我不由得一愣,细想了一下后说道:“你离开污泞之海怎么也有上万年的时间了吧,或者更长,因为你是经历了当年炎黄二帝和蚩尤的大战的。当时你就已经是僵尸真祖。那么,也就是说无论是这九重山,还是之后的一系列关卡,其实都是在这万年时间内搭建而成的。说起来,你没觉得吗?其实这很像是有人故意为后人建造好的壁垒,为的就是保护住污泞之海。”

  女魃深思片刻后,才低声说道:“不管如何,我们还是先进入这九重山。”

  九重山的石阶很坚实,切面也很工整,这更加说明了此地是被人制造出来,看着眼前这连绵的九座大山,我心里一直在犯嘀咕,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能够制造出这么恐怖的大山呢?

  踏上九重山后,更加能够感受到四周无时无刻不在跳动的杀意,甚至连我手上,白起的纹路都在不断地跳动,一丝一丝地变化,慢慢地凝聚之后又散开,白起本就是杀神,对于杀气的感应可以说是最敏锐的。

  四周很安静,我和女魃的脚步声却因为四周的山壁而不断地发出回响,这种安静太诡异了,仿佛这条古道上只有我一个人,甚至走着走着,我都感觉不到身边的女魃。

  只能听见自己的脚步声,微弱的喘息声,心跳的声音,以及越来越深沉的孤独,这是一条孤独的路,一条仿佛永远都不会走完的路,如同我的逆天之路。

  越走越累,心越来越沉,孤独包围着我,我低着头,身边的女魃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彻底没影了,当我猛然间醒来,抬起头的时候,身边已经空无一人,而道路还是道路,山峰还是山峰,杀意依然存在。

  “女魃,女魃你在吗?听见我的声音了吗?”

  我高声说道,可是却没有任何的回音。

  女魃不见了,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我一下子紧张起来,看了看四周的山峰,又看了看前面被黑暗笼罩的石阶,我慢慢地飞了起来,双手缓缓抬起,天机眼开启之后,我冷冷说道:“不管你是障眼法,还是幻术,今天,统统给我破了!”

  天机眼横扫,烈焰落在四周黑色的山壁上后,将山壁打出了一个又一个巨大的窟窿,大片大片的碎石从山壁上落了下来,重重地砸落在了地上,山壁被破坏了,可是九重大山广阔无边,打碎了一片山壁,之后的还是黑乎乎的一大片。

  我落回了地面,刚刚山体被打碎的时候,不少石头落在了我的脚边上,捡起一块,用心眼看了半天,并没有发现任何幻术的痕迹。

  也就是说,这山体不像是幻术制造的,那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在我刚刚愣神之间,女魃被人抓走了?

  回忆起刚刚的状态,自己仿佛陷入了非常奇怪的一种情况下。

  我似乎有所感应,一抬手将白起给召唤了出来,白起一出现,浑身立刻涌出大量的白气,这些白气很多,很密集,白起站在这大片的气流下,浑身颤抖,最后甚至半跪在了地上,用杀神剑支撑着自己的身子。

  “白起,你这是怎么了?”

  我不由地追问道,白起却艰难地开口说道:“主人,快点将我收回去,这里杀气直冲我体内,我身体中的杀气不断膨胀,我已经快要承受不住了。”

  白起这一声大喊,让我吃惊,白起乃是杀神,当年坑杀了太多人,即便是在鬼神之中这杀气也是数一数二的,魂体下的杀神白起,会不自觉地调动身上的杀气,或是吸收,或是被牵引,它的魂体很特殊,能够感应并且不断地凝聚四周的杀气,简单的来说,就像是一块磁铁扔进了铁砂,不出几十秒的时间,这块磁铁就会彻底被铁砂所包围。

  杀神就是这块磁铁,而四周的杀气就是铁砂,但是如果杀气太多,反而会让白起自身的魂体承受不住,这便是白起此时为什么全身发抖的原因。

  我急忙将白起收了回来,这一刻,我也犯了个错误,白起身上已经附着了大量的杀气,这些杀气随着它回到我的手臂上的一刻,也同样流入了我的身体内,我双眼瞬间充血,仰起头一声怒吼!

  同时,在污泞之海中,无数黑色的魔气沸腾起来,一只黑色的蝙蝠缓缓飞到了污泞之海边缘,尖着嗓子喊道:“主人,端木森已经进入九重山,杀气也已经入体,按照您的计划,引发其魔性的第一步已经完成了。”

  污泞之海内此时回响出一声非常深沉,可怕的声音,只是“嗯”了一声,却好似来自于地府核心,世界中央。

  此时黑蝙蝠想了想后,又开口说道:“主人,还有当年从污泞之海内被您放出的女魃,是否还要将其回收呢?如今它的实力也不算弱,若是要强行回收,怕是需要花费一些手段。”

  污泞之海内却又只是说了一个字“不”,黑蝙蝠立刻点头称是,黑色的魔海这一刻渐渐安静了下来。

  我站在九重山中,被层层杀气环绕,杀气是一种很玄妙的东西,它能够调动你身体内的感觉,也能调动你的情绪,它能够化作武器,也能够成为你爆发力量的契机。

  可是,杀气入体,我也不是第一次了,只是此刻这些杀气在我身体之中并不安分,互相碰撞之下,隐约间似乎已经钻入了我的七经八脉内。

  “以为这点杀气就能镇住我?哼,也未免太小看我了!”

  盘膝坐下,双手手心朝天,闭眼打坐,内视自己的经脉,隐约间能够看见一些奇怪的灰色气流,这种灰色比较深,穿过我的经脉一点点地钻入了我的心里,而且似乎还想和我的灵魂相缠,我冷哼一声,手指一挥,血脉瞬间沸腾。

  “进了我的身体,就别想出去了,少典血脉岂是杀气就能够镇住的,灭之!”

  血脉不断地膨胀,骚动,最后刹那间变成了一片血雾,将所有在我经脉中的杀气彻底裹住,手印连变,血脉凶猛如同狂暴的野兽,几个眨眼,就将所有的杀气都吞了个干干净净。

  等到血脉平稳,我从内视状态恢复过来之后,睁开眼睛,我不禁冷笑道:“你们送我的这第一份大礼,我算是收下了,不过,你们记住了,今日你们送给我的大礼,他日我也会如数还给你们,中国有一句老话,来而不往非礼也!污泞之海,天下第一邪池的主人,你既然如此不友好,就别怪我对你也不客气了。”

  心里已经打定主意,接下来要打架那肯定是没跑了!

  我从地上站起来,既然女魃不在,那就让我一个人走完这九重山,若是连这九重山我都闯不过去,若是连着孤寂的道路都忍受不了,逆天也就是空谈。

  而此时在污泞之海中央,已经平静下来的魔海核心又开始翻滚起来,黑蝙蝠蹲在边上,此时突然看见从黑色的水面下方飞出三道身影,它心里顿时吃惊,将头往回缩了缩,随后低声说道:“看来这一回主人是动怒了,三个邪池守卫,说不定之后还有邪池战将出世。不过端木森也不好对付,他毕竟有神器在身,更有少典血脉护体,邪池守卫怕是杀不了他。只是,如果端木森一旦受了伤,那可就倒霉了,在这污泞之海中,受伤,是最可怕的事情……”

  女魃此时同样一个人在黑色的石阶上行走,我莫名其妙地消失,让它感到了警惕和恐惧,久寻之下没有发现我的踪迹,此时的女魃,已经意识到这污泞之海绝不简单!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