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五百三十一章 黑蝙蝠

  女魃不知道并不代表没有,但是也不能排除之前那个黑头鬼脸的家伙其实是假借污泞之海的名义的怪物。

  总之,还是先前往污泞之海,我此行的目的还是为了学会如何控制魔气。

  夜里行路,女魃的夜视能力较强,所有一直都是它来开路,我在后面跟着,走过一片片茂密的树林之后,地面上松松软软,踏上去就好像是踏在了地毯上一般。

  “这地面上的落叶里的水分明显加大了,感觉到了吗?”

  我奇怪地说道,女魃点了点头,开口回答道:“因为我们开始靠近污泞之海了。”

  伸出手捡起地上的树叶,仔细端详了一下起来,地面上的落叶基本都是黑色的,散发出一股也不算是臭味,但是却微微刺鼻的气味,树叶上还闪烁着微弱的光芒,这光芒乍一看之下,还稍稍有一些灰暗。我摸了摸树叶表面上,有一些湿漉漉的触感,就和之前我在老陈家里摸到的黑水是一样的,由此可以判断,那个魔影很可能真的和污泞之海有关系。

  “女魃,我们还有多久才到?”

  我不解地问道,女魃却摇摇头说:“还早,要入污泞之海,先要过九重山,再过幽冥三关,其中更是有万难险阻。不然这天下第一邪池,不是早就暴露在人类面前了吗?”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心里没来由地想起这句话,脸上顿生笑意。女魃瞥了我一眼后问道:“怎么了?想到什么开心的事情了吗?”

  我却摇摇头说:“只是感觉自己总是会遇到千难万险,不过最后却总是化险为夷,这一生其实也就是在一条求索的道路上,古人求的是道理,而我求的是活命,还是古人的境界高啊。”

  听见我这一通胡侃,女魃没好气地摇了摇头,就在此刻,前方忽然传来了一阵低沉的脚步声,因为地上的落叶是被打湿的,所以脚步声并不明显。

  可是女魃的听力极好,此时稍有风吹草动,它立刻就反应了过来,对我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随后便听见远处传来低沉的说话声音。

  “凤姐,你何必呢?人家端木家主都说了,不带你,你非要跟上来,你看看这恐怖的鬼地方,我们仨的小命别丢在这里了。”

  说话的声音我怎么听怎么熟悉,过了一会儿后顿时一拍脑袋,这不就是大牛吗?那抱怨的口气听着还挺滑稽的。

  只是让我疑惑的是他们怎么追上来的呢?我和女魃的行踪一直隐藏的很好,这三个没什么本事的人怎么能够紧追在了我们之后?

  “你懂个屁,你以为我是喜欢端木森才跟上来的?告诉你,跟着端木森有肉吃!你看看这诡异的地方,肯定有鬼,到时候这些千年,万年厉鬼被他打伤之后,我们正好捡个漏,回头发了财,能好好安生地过日子。”

  另一边铜头却抱怨道:“凤姐,你知道不?你每次说谎都会解释的特别多,平时大牛要是这么说道你,早就被你一脚踢飞了。现在你还和他解释,一听你就是在扯谎。”

  凤姐顿时不乐意就要踹铜头,铜头拉着大牛赶忙躲开,随后说道:“你别打我们啊,别那么暴力啊,我们这不都陪你来了吗?回头要是死在了这里,你记得寄点钱给我老家的娘啊。”

  别看这三个人嘻嘻哈哈,吵吵闹闹,其实还是有浓浓的友情在其中,嘴上骂着对方傻,可是轮到赴死的时候,还是一起上。

  看着他们的模样,我不仅想到了多年前的我和黑蛋他们一群人,那时候也是面对一个又一个强敌,可是大家谁都没有退缩过,喝酒的时候互相对骂,上了战场就互相挡刀子,只是如今大家都有了太多牵挂,而我也走的越来越快,渐渐的身边的人就少了。

  我正想着走出去,将三个人赶走,就在我准备动的时候,忽然心头一紧,猛地抬起头看了看四周,同时女魃也紧张了起来,低声问道:“你也感觉到了是吗?那股奇怪的力量,紧紧盯着我们的目光,是不是也感觉到了?”

  我点了点头,这还是我第一次感觉到这种被紧盯的感觉,可是又找不到盯梢的人,它仿佛就在我的身后,可是当我回头后看见的却还是那一片黑乎乎的树林。

  我盘膝坐下,强行沉住气,慢慢地吐息,然后心眼打开环顾四周,什么都没发现,黑树林还是黑树林,腐烂的落叶下面还是腐烂的落叶,漆黑的天空,湿润的空气,一切都没有任何可疑之处,可是当心眼打开之后,那种被盯梢的感觉却更加强烈了。

  “哎呀,那是什么东西!”

  就在此时,前方还没发现我和女魃的凤姐他们似乎看见了什么,立刻大声喊了起来,我猛地睁开眼睛,身子一闪出现在了凤姐的身边,她们仨也是吃了一惊,凤姐激动地喊道:“端木森,我果然找到你了,哈哈。”

  我一皱眉头,看了看四周问道:“你刚刚看见什么了?”

  凤姐指着正前方的一片树冠说道:“刚刚我看见一只类似蝙蝠的东西冲进了那片树冠里!我,我是来帮你的,你不要赶我走……”

  她还没说完,我又一次消失在了她的面前,落在了树冠上,随后探头向里面看去,果然见到有一只漆黑漆黑的蝙蝠倒吊在树梢上。

  而让我奇怪的是,这蝙蝠的眼睛虽然也是黑色的,可是这种黑色却比任何一种黑色还要深沉,仿佛比四周的黑夜还要深邃。

  一丝丝魔气从这只蝙蝠的身上透出来,可是刚刚我明明用心眼扫视了四周,却硬是没有发现这只浑身散发着魔气的蝙蝠,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这蝙蝠有什么方法能够躲避我的追踪?

  我伸出手正要去抓它的一刻,这只浑身散发出丝丝魔气的蝙蝠忽然低沉地笑了起来,这笑声听的人也是毛骨悚然,我眉头一皱,喝问道:“你应该和之前那头水井里的厉鬼一样,是被附身了吧?到底想怎么样?”

  我这一问,蝙蝠才止住了笑声,随后冷冷说道:“我只是一个看门人,九重山上的一个小小看门鬼,当有尊贵身份的客人驾到前,我都会来看看这位尊贵的客人,将他面貌记在我的心里,将他的声音记在我的耳朵里,因为,注定会陨落在九重山上,九重山,山中之鬼也,喋喋……”

  它又冷笑了起来,我一伸手捏住了这只蝙蝠,不过当我的手捏住它的一刻,这蝙蝠很显然已经变回了原来的样子,在我手中挣扎个不停,眼睛也不似之前那般深邃。

  我一甩手将这蝙蝠给扔了出去,然后落回了地面上,女魃走了过来摇摇头说:“刚刚那种盯梢的感觉消失了,应该就是你抓的这只蝙蝠身上附着的怪东西。不过这怪东西是不是来自于污泞之海我还是持保留意见。好了,那么这几个人类你准备怎么处置?总不见得要带上吧?”

  我也是很头痛,走到凤姐面前,她又想贴上来拉我的手,我却急忙挥挥手喊道:“停,你赶快停,别过来。有话咱们就这么说,别动不动地就拉手,我有媳妇儿了。”

  大牛和铜头看见凤姐一脸吃瘪的样子,顿时没心没肺地笑了起来,结果被凤姐一通暴打,这才安分了下来。

  “我就是想跟着你,捞点好处,嘿嘿。”

  她一边说一边笑。

  “我此行没什么好处可捞,只有危险和杀戮,所以你还是不要跟来的好。不过咱们也算是萍水相逢,我说过了,日后你若是需要帮助去轩辕家族即可。但是,此行你还是就此打住吧,我虽然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方法能够跟上我的脚步,但是为了你的生命安全,还是回去吧。”

  我说的都是大实话,她跟着我非但没有好处可捞,反而会送了自己的性命,而且还有铜头和大牛两个挺实在的小伙子,我不想他们因为跟着凤姐而丧了命。

  说完这番话后,我对着女魃挥了挥手,正要离开,听见后面的大牛说道:“大姐,走吧,端木森说的对,我们跟着也捞不到好处,还会送了命,俺娘还等着我回家给她送终呢。走吧,大姐!”

  凤姐一言未发,直到我消失在了树林中,回头再也看不见他们的身影,心里想着这一次,她应该不会再跟上来了。

  走了约莫大半个晚上,等到黎明的曙光已经露出黑色云端的时候,远处隐约间能够看见一座层峦叠起的大山。

  如同九把战刀直插天际,这便是女魃和黑蝙蝠所说的,九重山!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