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五百一十九章 密林会谈

  密林之中,月光透不过层层叠叠的茂密枝叶,四周的环境诡谲阴森。

  我跟着莫良留下的鬼气,一路寻了过去,最后在一片稍稍空旷一点的地方停了下来,这是一片铺满了落叶的泥地,正中间长着一棵大树,目测了一下怎么也要有三四个人合抱才能围的住,大树和四周的树木不同,光秃秃的枝干,毫无生机的样子。

  莫良停在了大树之前,而在这棵已经秃了的大叔上,之前见过的那个长发,戴着兽骨面具的僵尸正坐着,背后便是一片白色的月光。

  “我说过隔日会去寻你,你又何必追来呢?”

  这僵尸开口问道,我却往前走了几步,正要说话却听见莫良高声提醒道:“小森,注意脚下。”

  我一愣,抬起头,看向了地面,这仔细一看才发现,在这地面上,落叶之下竟然隐藏着一根根白色的骨头,这些骨头一根接着一根,围绕着枯萎的大树,以及整个地面,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怪圈。

  虽然暂时看不出什么名堂,不过莫良出言提醒我,我自然会当心,这里面肯定也有怪异的成分存在。

  “你没有踏入我的鬼骨界中真是你走运了,还好你有一个这么有见识的鬼纹。”

  它高高在上地望着我,这种说话的口气让我很不爽。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身上会有少典血脉?你之前明明有其他方法能够将两个僵尸真祖逼退,但是你偏偏在我面前展示了少典血脉,你是故意的!为的也是将我引到这里来,我可有说错?”

  听见我的问题,对面的僵尸拍了拍手点点头道:“是的,我的确是故意引你前来。不过你也很聪明,懂得跟来,而且还甩掉了那两个碍事的家伙。”

  说话间,它将手放在了自己的兽骨面具上,随后一招手,我听见从四周的密林内传来一声声低沉的兽吼,随后一双双绿色的僵尸眼睛透过黑色的树林映了出来,旋即,我见到这片密林中的野兽竟然都变成了僵尸,这些僵尸就和刚刚那条黑色的大蛇一般,灵智低下,尸气却很浓郁。

  数量也是颇多,将我们给包围住后,树顶上的僵尸这才说道:“不用紧张,这些都是我的部下,是我制造出来的后裔,你不对我出手,它们也不会对你出手。当然,其实它们也伤不了你,不过多少能够给我的逃离争取一点时间,而且我保证,这一次我逃走之后,你永远都别想再找到我。”

  我没吭声,身上的造天之力已经外放,就在此时,树顶上的僵尸继续说道:“我就开门见山地说一下吧,首先,你一定很好奇我的身份,心里也应该有了一些猜测,没错,我就是女魃。”

  它说话间将自己脸上的兽骨面具给摘了下来,这一摘,我顿时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这张脸不就是白裙女尸吗?

  难道白裙女尸就是女魃?我一下子被惊的有一些意外,愣愣地没说出话来。之前我和白裙女尸也有了一些接触,的确是一个很漂亮的僵尸,可是因为我对她不放心,所以曾经多次试探过她,但是这么多次的试探之后,我得出的却是一个结果,它不可能是女魃,因为根本就没有到达僵尸真祖的境界。

  可是如今,当着面具摘下的一刻,我着实被吓了一跳,它居然真的是女魃!

  传说中,黄帝之女,黄帝对抗蚩尤时候的大功臣,中国最富神秘色彩的僵尸,甚至一直以来都没有人相信它的存在,今天在这枯树之上,苍白的月光之下,它露出了真容。

  “很吃惊吗?”

  女魃笑着问道,我点了点头,它一跃从枯树顶上跳了下去,落地之后,挥了挥手,四周的僵尸们全都安静了下来,随后它打了个响指,我看见从树林中一个女僵尸缓步走来,白色的长裙,与它一模一样的脸,只是两个僵尸之间的实力差距可谓一个天一个地。

  “这是我用我的骨头制造出来的一个傀儡,所以长相和我一样。”

  它一边说着一边拍了拍白裙女尸的脸,果然没有任何反抗。

  “你说你制造出来的?什么意思?”

  我这么问是因为我觉得奇怪,一般来说,僵尸真祖制造后裔都是通过感染的方式,可是僵尸真祖也都有自己的骄傲,不会看见随便一个人都咬,能够成为僵尸真祖后裔的人,那其实也算是僵尸真祖对其的一种恩赐。

  但是我眼睛环顾四周,这一大片的密林内,又是狼,又是蛇的,各种各样的野兽,都是女魃制造出来的,这说的我都有一些不可思议,心里还想着呢:你真下的去嘴。

  “哼,我说过了它们是被我制造出来的,不是被我感染的。它们算是我的后裔,可是不算是我的后代。”

  这话说的我一愣,仿佛我心里所想的事情已经被女魃所猜到了,它挥了挥手,我看见一头山猫慢慢地踱着步子走了出来,站在了我的身边,女魃摸了摸山猫的皮毛,随后轻轻一点,山猫身子一抖,几秒钟后就变成了一具死尸,而很快一滴鲜红的血液从这只山猫的身上飘了起来,悬浮在了女魃和我之间。

  “我依靠自己的血液,制造了它们。”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这僵尸本就不在五行之中,还在六道之外,别说是制造了,就算是感染也不一定能够成为僵尸,女魃这手段,真是让人匪夷所思。

  “这些动物的身上都有我的一滴血,和我也算是同气连枝,只是光是我的一滴血给不了它们太高的智慧,所以它们和普通的野兽,僵尸一样野蛮。但是我制造的这个女尸却不同,它是我的一根骨头所化,所以拥有了不错的实力,也能为我出面在外头奔走。也是我安排它去见你,好了,这些琐事说到这里,我们来谈谈正事。”

  只见女魃脸色一沉,往后退了几步后,严肃地说道:“正事一共有两件,第一,便是和你谈谈僵尸真祖的事情,旱魃的确存在,不过它是我的另一个身份。”

  旱魃和女魃居然还真是一个僵尸,又是一条大新闻,我没动声色,继续等它说下去。

  “我行走在外,不愿意暴露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便制造出了一个怪物,这个怪物就是旱魃,它时不时会为非作歹一下,如果有人间修士来追杀,我便会出手打退,隐约间制造出了一种旱魃乃是僵尸真祖的情形。而将臣所吞的那个旱魃,是我故意引它出来之后送给它吞的。当年,我隐约间打探到将臣和后卿密谋,便为了方便打探消息,让旱魃我的这个身份进入了僵尸之中,同时也制造了这个和我同气连枝的分身跟在了旱魃的身边。很快,将臣就发现了我旱魃的分身并不强大,我也只是表现出隐约间的一些僵尸真祖的力量。所以,它便和后卿合谋,将旱魃给吞了。当时,我也故意让旱魃露出一个破绽,以为被人打成重伤,让它来吞,为的是让它吞了旱魃后发现道行没有精进,不会起疑心。”

  说到这里,它停顿了一下,随后开口道:“不过,这一吞也让我发现了一个秘密。它和后卿真正想要培养的不是你的阿呆,而是那头天僵。”

  果然和我猜测的非常相近,之前我就疑惑过,天僵既然叫后卿父亲,又听说将臣对它很好,却不培养它,反过来培养一个和它们没有关系的阿呆,将臣还对我说,是因为看见阿呆就能发现它的潜力,这都是虚的。

  原来阿呆不过是表面上的幌子,它们筹备这一切都是为了给天僵加冕为王,甚至后卿的话里有一半可能是真的,它制造千万僵尸军团的目的也可能真的是为了让天僵变的更强。

  “那还有第二件事呢?”

  我开口一问,便见女魃双眼直勾勾地望着我,随后开口道:“第二件事便是想要见见你,因为你和我身上流着一样的血脉,我们能够使出相似的能力。有一些我们这一脉血液的禁忌,也许之前没人告诉你,也没人告诉罗焱,还是由我来告诉你吧。”

  血液里的禁忌?我吃了一惊,还真没人告诉我我的血液里还有禁忌!我双眼微微一怔,却听见女魃对我说道:“其实我看见你之后就明白,你根本没有好好利用少典血脉的力量,你明白我们这一脉的血液最强大的地方和最可怕的缺陷吗?其实你对你身上流淌的血液,一无所知。”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