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五百一十四章 玄门大法

  这些卡片我还真没想到过还有这么好的用处,换上了石头卡片之后,再次开启土行天机眼,这一回,地面隆隆声直响,随后两只高达二十几米的巨大石头爪子从地下钻了出来,往山壁上狠狠一撞,硬是给打穿了两个大窟窿。

  威力同样增强了!

  我摇了摇头说道:“真是厉害的,这就是玄门的宝贝吗?果然是惊为天人。”

  火刑一直站在人群后面,此时却一步步往后退,残龙一直盯着它呢,见它往后退立刻喝道:“你干什么?”

  火刑一愣,随后猛地抬起手,在它的手上还握着一颗黑色的石子,扔在地上之后,石子发出了“嘭”的一声脆响,爆发出了巨大的响声,还伴随着燃烧的火花。

  “火刑,你这是在给谁发信号?”

  白裙女尸大声问道,眼里也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当然是给将臣大人发信号,我受够这一切了,没完没了地被羞辱,被折磨,我要脱离这一切,我要离开僵尸一族!”

  这家伙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一早就看出来了。

  “只要我们打败将臣,就能迎来自由,火刑!”

  白裙女尸大声说道,我却摇摇头道:“没用的,它的心已经扭曲的,将臣一定承诺放过你,它是不是动了什么手脚在这里?”

  火刑点点头,身子一点点往后退,站在了一块高出一些的石头板上,随后哈哈大笑道:“将臣大人料到你们会来这里,所以让我在这里拖住你们。只是我没想到天僵会回来,不过这正好让你们不会离开这里。也让外面的玄门队伍集结完毕,你们,今日都要死在这里,只是,天僵,你今天也要在此地埋葬了。”

  说话间,这家伙脚下高出一点的石头猛地一弹,将它给弹飞了出去,随后这家伙又掏出一枚黑色的石子往墙壁上一扔,石子将墙壁上薄弱之处爆开了一个洞,它从洞口飞了出去。

  而洞外面,此时也开始传来了低沉的吟唱声,都是我从来没有听到过的咒语声,不绝于耳,环绕在我的耳畔,声音时高时低,一听就是玄门的法术。

  我抬起头,看了一眼洞外,正好看见之前那个戴着面具的老家伙出现在了我们的头顶上,他的手上红芒吞吐不定,念咒语的声音也非常高昂。

  “你觉得你能杀的了我吗?”

  我喝了一声,轩辕神剑出手,剑光冲击在了山壁之上,将整个山洞的上层打的四分五裂,随后我以造天之力护住了身边的人,只要挨过一击,我就上去将这群家伙全宰了!

  吟唱声在此时停了下来,随后我看见戴面具的老家伙冷冷说道:“玄门天法,陨落世界,集结我们所有人的力量,今日将你埋葬,陨落之界,降临!”

  他双手猛地托天,不仅是他,四周所有玄门的人也全都做出了双手托天的动作,我同样抬起头看了过去,却见天空中,一个巨大而宏伟的虚幻世界慢慢地展现了出来,这就是他刚刚所说的,陨落之界。

  玄门法术,我不太懂,但是看头顶上的这片陨落之界,我知道,这一招绝对不好对付。集合了这么多玄门遗留下来的高手,一起释放的法术,杀伤力肯定很惊人。

  所以,我决定先发制人。

  轩辕神剑连挥三剑,剑气冲入陨落之界内,不消片刻就消失不见,随后却看见我的三道剑气径直穿过了陨落之界,冲入了天空之中,消失不见。

  这一幕让我颇为吃惊,再看了看玄门的这个老家伙,他冷冷一笑后说道:“陨落之界,乃是我等梦中破碎之界所构成,本就是梦境的具现化,你的剑气怎么可能伤的了它?而且,等到这片陨落之界落下之后,你和你的朋友都会被这片陨落之界吞噬,最后消失在黑暗之中。任你本事再高,也已经无路可逃!”

  这家伙还真以为这什么狗屁的陨落之界吃定我了,所以很是自傲地说出了这陨落之界其实不过就是梦境的实体化,说到对梦境的操控力,我可是不会输给任何人的。

  缓缓飞起,老家伙还以为我要对他出手,不禁往后退了几步,我冷冷一笑,停住了身子,心口处金光微微闪烁,随后低声说道:“梦道之术开启,我要这里所有人和我一起,进入我的梦境!”

  老家伙一怔,看着我心口的金光,又听见我嘴里所说的话,不禁吃惊地喊道:“你居然会梦道之术!”

  我冷笑道:“你才知道吗?看来情报不够,可是要害死你了,你,给我乖乖进入梦境中去!”

  双手一挥,梦道之术开启,我的梦境空间将所有的人都装入其中,戴面具的老家伙在梦境空间内醒来,猛地睁开眼睛,却看见自己的头顶上,居然是一片正在缓缓降临的陨落之界,他自己居然跑进了陨落之界的攻击范围内,顿时慌张起来,试图离开却发现,身子已经被彻底困住了,全身上下都被无形的力量定住。

  不仅是他,他环顾四周,看见所有他带来的玄门高手也全都被定住了,这下子这个老家伙是真的脸色大变,吃惊地喊道:“端木森,你到底想干什么?快点放开我,端木森,快点放开我!”

  我却一声冷笑,出现在了他的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你既然也略懂梦境之法,也应该知道此时身在我的梦境空间内,如果不想魂魄被灭,就乖乖地回答我的问题。听懂了吗?”

  老家伙看着越来越压低的陨落之界,连忙点头喊道:“我什么都会回答你的,求求你了,快放开我吧!”

  我点点头道:“首先,请你告诉我,为什么你们玄门不出世,却反过来和僵尸一族合作?”

  戴面具的老家伙立刻喊道:“是因为袁天罡,他还活在人间,并且一直在盯着我们玄门的动静,所以我们不敢出世,很多时候只能偷偷摸摸地活动。和僵尸一族合作,是因为当时将臣答应我们,如果我们帮它的忙,它就会帮我们除掉袁天罡。如今的江湖,其实没人在意玄门是否出世,茅山,龙虎山,各大门派里都有我们玄门的探子,其实除了袁天罡之外,没人会针对我们!”

  我一怔,居然和袁天罡有关系,不过这老家伙活到现在也真是一个奇迹了,也不出世,也不在江湖里混迹,整天就是躲在自己洞府中,一看就是在盯着谁。如今一看,原来是在盯着玄门。

  “袁天罡和你们玄门有这么大的仇吗?”

  我冷笑着问道,戴面具的老家伙抬起头看向天空,脸上的焦急更盛,低声说道:“是的,很大的仇。当年我们玄门和道门相争,派人暗杀过袁天罡,不过被他叔叔袁守城算出了这一凶劫,结果为了保护自己的侄子,袁守城代替袁天罡应了这一凶劫,从此以后,袁天罡对我们玄门就恨之入骨。你快点放了我们,陨落之界就要落下来了!”

  戴面具的老家伙大声喊道。

  我冷笑道:“我还没问完呢!天僵的父亲到底是谁?你可知道?”

  看着陨落之界的老家伙,急急忙忙回答道:“我不知道这个怪物的父亲是谁,但是,但是我知道在僵尸一族内部不是只有将臣一个管事的,还有一个躲在暗处的幕后家伙。这个家伙我也没有见过,不过我曾经听它说过话,阴阴柔柔的,但是声音应该是个男性,你快点放了我们!”

  此时陨落之界已经压到了众人的头上,我冷笑一声,挥了挥手梦境空间消散,我抬起头,看见天空中的陨落之界已经消失,而戴面具的老家伙和一群玄门的人全都倒在地上,紧张地大口喘气。

  之前天僵也说了,它有一个父亲,却不知道这个父亲是谁,这个父亲长的很英俊,难道它说的和戴面具的老家伙说的是一个人?

  一个英俊的,说话阴柔的家伙,还是僵尸一族的幕后黑手,甚至还是天僵的父亲?

  他到底是谁?这个问题看来只有一个人能够回答我了!

  我让残龙他们看着玄门的人和天僵,随后自己冲向了僵尸一族的地下洞穴,我倒是要好好问一问将臣,这个幕后黑手到底是谁?

  当然,在离开之前,还有一个人我要处理了。

  火刑躲在暗处,它以为我忘了对付它,正想开溜的时候,我却出现在了它的身后,冷冷说道:“你想跑?跑哪里去?”

  火刑回过头来正想求饶,但是它的脑袋已经和身体分了家,飞上了天空!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