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五百一十三章 五行卡片

  有了火刑僵尸的带路,一路走来顺畅了不少,山洞很深,岔路也多,却给我一种被人建造出来的感觉。

  不像是天然形成的,我有一种感觉,这里似乎是将臣为天僵打造的家。

  七转八绕之后,走了差不多三个小时,我们总算是到了火刑僵尸的洞穴深处,面前是一面巨大的石门,这石门表面非常平滑,上面刻着古怪的纹路,四周严丝合缝,我让残龙伸手去推了推,这石门震动个不停,可就是推不开。

  “这石门很重,背后似乎有机关卡着,我推不动,要不你试试看将这石门给劈开?”

  残龙一边说着一边往后退,我点点头,正要拔出轩辕神剑,就在此时我这个拔剑的动作却被火刑僵尸给拉住了,紧接着我听见它低声说道:“不,不行。千万不要用蛮力。”

  它这个举动,让我很惊讶,不由得皱了皱眉头,火刑僵尸这才发现自己的举动过份了,这才将自己的手给收了回来,低下头过了一会儿后说道:“是,是这样的,我有一次被天僵拖着拉入了这石门背后,里面地方非常小,而且似乎就放着一个很细的石柱,石柱子上好像插着一张石头卡片,如果使用蛮力的话,可能会把这些东西都破坏了,所以,还是不要用蛮力的好。”

  它的解释很牵强,这家伙果然也不是什么好鸟,没按什么好心。

  我看了它一眼,随后冷笑道:“这倒是不用你操心,要进这门,我有的是办法。”

  走到门前,我慢慢蹲下来,双手按在门上的同时低下头,土行天机眼开启,在褐色的光芒照耀下,石门底部的缝隙里,慢慢地有泥土生长出来,这些泥土层层叠叠,最后缓缓将石门给举了起来,石门发出“咔咔”的响声,整个山洞似乎都在震动,我低声喝道:“开!”

  土墙暴长,最后将石门给顶起了将近两米的高度,我往里面看了一眼,黑乎乎的,我飞出一张镇魂符,金光之中我看见果然有一根石柱插在地上,上面似乎有插着一张石头卡片。

  “我先进去,你们在门口守着。”

  我说完后跨步走入了石门背后,站在了这根细长的石柱前方,看向了上面插着的那张石头卡片,造型和大小让我看的很眼熟。

  我不由地将自己口袋里放着的另一张卡片拿出来对比了一下,除了一个是石头的,另一个材质我不知道以外,上面的纹路非常相似,而且大小也正好合适。

  我握住了石头卡片,轻轻一拔就将这石头卡片给拔了出来,倒是出乎了我的预料,这石头卡片似乎插的并不紧,我看了看卡片上的纹路,正想好好研究的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了一阵剧烈的震动,接着我听见有怪物大喊大叫的声音。

  “谁抢走了我的宝贝,谁抢走了我的宝贝!吃了你,吃了你!”

  这声音是天僵的喊声,我立刻走出了石门果然看见从山洞的那一边传来了剧烈震动的声响,片刻后,天僵大叫着冲到了我们的面前。

  “哼,自己送上门来了!也省的我找你了!”

  我将石头卡片往自己的裤袋里一塞,随后猛地拔出了轩辕神剑,金光闪烁之下,天僵看清了我的脸,登时露出了震惊的表情。

  它的脸本来就很大,此时露出震惊的表情后,更显得非常扭曲,大声说道:“端木森,是端木森,父亲说了,不能够和端木森见面,我不能够和端木森见面,我要逃,我要逃!”

  它看见我后一通胡喊,随后开始往后爆退,一边退一边惊恐地胡咧咧,只是我还是留心到它喊了一句“父亲”,它说它的父亲说不让它和我见面,天僵的父亲是谁?

  难道是将臣?

  天僵既然露了面,我更不可能放它逃走了。

  身子一晃冲到了它的面前,一把抓住了它的肩膀,只是这家伙力量太强,很快就甩动手臂,把我抛到了空中。

  我身子停留在半空中,双目一片冰冷,天机眼对准了这个大家伙,猛地一放,天机眼落在天僵的背上,登时打出了一个大窟窿,天僵轰隆一声倒下,捂着自己的后背,一个劲地在地上来回打滚,痛的哭爹喊娘的,不停地咆哮:“痛,太痛了,端木森是坏人,端木森是坏人!”

  我自己心里也是乖乖的,怎么感觉好像自己在欺负一个孩子。

  走到天僵身边,轩辕神剑架在了它的脖子上,这才让这个大家伙安静了下来,满脸泪水加血水,傻乎乎地盯着我看。

  “你,你不会杀我的吧?我不会再打你了,你不会杀我的……”

  这货真是顶了一张可怕的怪物脸,智商根本就是一个孩子。

  “我问你一些问题,你老实地回答我,我就放过你。”

  一听见我这么说,天僵立刻点头。

  “你刚刚喊的父亲是谁?”

  我第一个问题就要先确认到底将臣是不是它的父亲,天僵一愣,随后摇了摇头说道:“将臣大人不是我的父亲,我的父亲不是将臣大人。”

  居然不是!这个回答又一次出乎了我的预料。

  “那你的父亲是谁?”

  我追问道,却看见天僵摇了摇头说:“我不知道它叫什么,不过长的很英俊,你还要问别的问题吗?天僵肚子饿了!”

  我真是无语了,正在逼问它呢,结果这货突然冒出来一句自己肚子饿了,我自己都苦笑了起来。

  “之前那些玄门的人呢?就是被你救走的人呢?他们去哪里了?”

  我接着问道,天僵不假思索地说:“他们全部都去找将臣大人了,将臣大人让我帮它的忙,将你打飞,帮助他们逃走。我很开心能够帮到将臣大人的忙。”

  好家伙,从天僵的嘴里终于套出了一个有用的情报,这些玄门之人果然都是将臣带来的。随后我接着问道:“你保护的这张石头卡片,你知道是什么东西吗?有什么用?谁让你保护的?”

  我掏出了石头卡片,在天僵面前晃了晃,它倒是一惊,随后竟然伸手来抓,被我踢了一脚后这才老实了下来,开口说道:“这是父亲让我保护的,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但是父亲说,这是非常重要的宝贝,让我一定要保护好了。好了好了,我肚子饿了,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了!”

  天僵说话间就要从地上爬起来,不过我可不是那么仁慈的,轩辕神剑往下一刺,扎进了天僵的肉里,这大怪物立刻哭喊了起来,不敢动弹。

  我回头看了火刑和白裙女尸一眼,扬了扬石头卡片后问:“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

  白裙女尸和火刑都低下了头,我冷冷一笑说:“你们看来也有很多事情瞒着我,既然大家彼此之间都没有信任,那我觉得这样的联盟没有任何意义,你们不说,下一次也别指望我会帮你们。”

  白裙女尸一听我撂狠话,攥了攥拳头之后坚定地抬起头,高声说道:“这是五行卡,是我们僵尸一族从玄门那里得来的宝贝。”

  此话一出,火刑立刻拉住了白裙女尸的手,示意它不要再说了,白裙女尸却摇摇头道:“既然都到这个份上了,我们也不能自保了,火刑,你被关在这里很多年,不知道外面的情况,旱魃大人失踪后,加上你们几个高手也都失踪,我们这些旱魃大人的后裔受到了不少欺负。如今,我要将我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我一定要绊倒将臣!”

  白裙女尸随后转头,对我坚定地说道:“这叫做五行卡片,一共有五张,分别是火行卡片,水行卡片,金行卡片,土行卡片,以及木行卡片。其实早在几百年前,就有玄门遗留下来的一些隐藏门派偷偷和我们僵尸真祖接触,想要共商颠覆道门的事情。当时,作为合作的条件,他们送来了五行卡片,也就是你手上拿着的两张。”

  我一愣,这五行卡片乍一听我还以为是五行宗的宝贝,不过仔细这么一听,来头似乎更大。

  “这五行卡片有什么用?”

  我摆弄了几下,没看出有什么神奇的地方。

  “我们也没有真正使用过,但是我见过旱魃大人使用过水行卡片,当时将整片大湖给冰封了起来,据说这五行卡片并非是本身有杀伤力。而是能够将玄门五行内的法术提高威力,只是,这五行卡片对于将臣来说有什么用,我也不清楚。”

  女尸解释的同时,我却将火行卡片贴在了自己的额头上,随后火焰天机眼一放,立刻蹿出了数条火龙,直接将我对面的山洞山壁给打穿了,看的我自己都有一些傻眼。

  “这玩意儿,也太好用了吧!”

  我笑着说道。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