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五百一十一章 天僵身世之谜

  玄门,并非道门。

  很多人都有一个误区,那就是天下正派的门派都是道门,当然,这个误区如今很多年轻的灵异人士都有。

  说起玄门这事情,还得提一提一个人,袁天罡。

  我和袁天罡也算有了不少交集,当年他帮纯子解了命中杀劫,同时也是方诸山上的弟子,对于他我不算知根知底,但是却知道,他暂时是友非敌。

  不过,玄门就是终结于袁天罡之后。

  从夏朝之后,商周时期一直到唐代初期,这段时间内,道门并不唯一,亦有玄门,宗门,两说。

  所谓道,玄,宗,分而立之。道门算是最大的正道门派,玄门次之,宗门最弱。此乃古代方士分立后的产物。

  古代方士,分为三派,修法,修丹,修器。

  修法的便是玄门之人,修丹的便是道门中人,而这修器的便是宗门。只是,时间一久,宗门便渐渐衰落,简单的来说,你打造一把绝世神兵需要机缘巧合加上天才地宝无数,还要花上千百年的时间,没等你打造出来,人家玄,道两门就已经冲上来杀你了。

  所以,在古代三门较劲的时候,这宗门陨落最快,宗门的很多炼器方法也都旁落在了玄道两门手中。

  虽然玄门一直不如道门发展的迅速,可是也算勉强存在,修行玄门之人也算是不少,可是到了唐代初期,出了三个人,袁天罡,李淳风和袁守城,前两个那是赫赫有名,而这袁守城据传乃是袁天罡的叔叔,说是每卦必准,西游记里也杜撰过他的事情。

  这三人,都属道门,古代皇帝多信神鬼,身边有了三个道门大师自然多多依仗道门,这玄门的日子又是难过。

  可是,到了唐代中期,在外界并不知道的情况下,灵异圈发生了一件大事。

  此事便是断情人出世,断情人出世之后,隐在暗处的袁天罡大师,立刻说断情人乃是道门大神,普降天下,一时间引来了无数关注,玄门的日子更是难过。

  在断情人展现了惊人的力量之后,不少门派终于开始放弃修行玄门法术,而是专修道门法术。也因为这种交融汇流,引发了玄门法术外泄,流入道门之后壮大道门功法。

  如今灵异圈子里不少的法术,比如昆仑山的神兽灵印,或者是茅山酒中仙的天道叹息,其实都是玄门法术,严格意义上来说,算不得道门的。

  可是,今天遇到这老头,却给我一种非常神秘的感觉,一来是他本身实力虽然不强,可是这使出的法术却很厉害,即便伤不到我,可却能够克制僵尸。

  还有便是他身上的气息,道门之人身上或多或少会有一些丹药味道,你别看酒中仙常年将美酒带在身边,可是如果你凑近了闻一闻,还是会发现酒中仙身上有浓郁的药味。

  但是刚刚那个老头,身上什么味道都没有。

  最后,便是这老头刚刚出招时候捏的手诀,这个手诀我是第一次见到,虽然我不敢自称见多识广,但是道门如今几个大派的手诀我也都见的差不多了。

  可是这老头刚刚施法时候捏的手诀,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到,让我颇为意外,所以一下子就想到了他可能是玄门中人。

  被天僵一拳打飞出去足有几十米,这家伙的力气真是不小,我落在了密林之中,赶忙爬起来冲回去之后却一个人都没有发现,地面上空无一人,连天僵的踪迹也都消失不见。

  我眉头微微皱起,心眼搜索了一下附近,还是一无所获,不由得低声说道:“跑的倒是快!”

  双眼在地面上看了半天,倒不是没有什么收获,凝神一望,却看见刚刚这老头站着的地方,地面上被他的脚步踩出了一片古怪的脚印。

  这脚印,三向上,三向下,中间有一条横杠,看起来就很是不凡。我低头看了过去,片刻后微微皱眉说道:“三上三下,天字一横,果然是玄门高手啊!”

  这一回我是真的确定了他的身份!

  用手机将这脚步给拍下来后,我跳回了尸洞里,尸洞中已经安定了不少,对于生死这群僵尸也没什么太大感触,我正想走向阿呆,却看见刚刚消失不见的将臣这老家伙灰溜溜地钻了出来,我顿时冷笑,走上前去一把拉住了将臣的手臂,它一抖,看见我皮笑肉不笑的脸后,低声说道:“这事情,晚点再向你解释,今天这里还有不少收尾工作。”

  它不愿和我多说什么,我看看满地狼藉的尸体,还有负伤的阿呆,便没有再多问什么。

  默默地松开了手,摇摇地对远处的阿呆挥了挥手,它却没有看见。我有一些失落地将手放了下来,转身穿过了僵尸群,回到了残龙和小骗子的身畔。

  “我们下边怎么办?”

  残龙问道,眉头微微皱起,它对于僵尸被打爆之后流出的脏血很反感,这股子臭味让它有一些恶心。

  “我们去找天僵,刚刚在山洞外面我被它一拳打飞,它帮助那些神秘人逃走,这里面肯定有问题,我要找到它,让它告诉我实情。”

  我一边说着,一边沉默着低下头,走出了黑暗的山洞。

  要找天僵,我原本以为这是一件比较困难的事情,别看它个子大,但是这双凶格风水范围四周,都是大片大片的密林,有些大树高达百米,白天走在密林中都显得昏暗,更别提当我走出僵尸一族的地下基地时已经是晚上了。

  小骗子举着一根自己做的简易火把,我们仨正准备进入密林,好好探索一番,却在此时,白裙女尸却意外地跟着我们从僵尸一族的地下基地内走了出来。

  “你跟着我们干什么?”

  残龙不爽地问道,白裙女尸却指着黑漆漆的密林说:“我知道天僵的藏身处,我带你们进去,你们这么找肯定是找不到它的。而且,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告诉你们。”

  和白裙女尸之前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就说出了自己的意图,它想力捧阿呆,似乎非常反感和讨厌将臣,只是当时我也发现,她有所隐瞒,所以不便多言。

  “你怎么保证你不会害我们?”

  我冷峻地问道,白裙女尸却走到小骗子的身边,伸手拿过了火把,火光映照着她美丽的脸,听见她轻声说道:“我能害的了你们吗?一个五爪金龙,一个逆天者,圣人出手也对付不了你们吧。”

  这话说的简单,但是很有说服力。

  “走这边,这里是一条小径,你看地面上的这些草木,都被碾碎了。天僵的重量惊人,所过之处也一定都是一片狼藉,虽然不仔细看是分辨不出来的,可是只要熟悉它走路的习惯,还是能够发现的。”

  白裙女尸一边说着,一边带我们走入了一条小径内,我细心地留意了一下两边的树木,树皮表面有一些地方有非常明显的粘液,这一看就是天僵留下的,这大怪物的唾沫可是很恶心的。

  “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我一边跟在白裙女尸的身后,一边问道。

  “我知道你今天见到了那群神秘的高手,我也知道你一定对他们的身份有所猜测,这些人其实在数月前我就已经发现了他们的踪迹,只不过当时派过去跟踪他们的几个僵尸都被干掉了,所以一无所获。但是,前些日子,我的一个手下跟踪天僵的时候,却意外的发现,每天晚上将臣都会来找天僵,似乎在向它传授什么法术或者是知识,而且一向如同孩童一般疯玩的天僵,在将臣的面前却好似如同孩子见了父亲一般乖巧听话。这里面,我觉得一定有问题,所以,在前段日子,就是来找你之前,我亲自偷偷地跟踪了一次将臣,这一次跟踪,有了大收获。”

  说到这里,白裙女尸忽然停下来脚步,回头对我说道:“我听见了一些琐碎的,模糊的话,但是却也清晰地听见了将臣管天僵叫‘我的孩子’!”

  这话可不是能够随便乱说的,一般来说,只有被自己感染,并且所喜欢的后裔才会被僵尸真祖成为是自己的孩子,就像赢勾也会称阿呆为自己的孩子一样。

  但是,天僵是天生僵尸,不可能是将臣所感染后变成僵尸的,那么,这里就有问题出现了,为什么将臣管天僵叫孩子?

  难道天僵是将臣和其他女僵尸的后代?

  灵异圈子里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先例,从来没有过僵尸和僵尸还能创造出生命的!这几乎是不可能的,看见我脸上露出了一丝惊讶,白裙女尸知道我开始明白它话里的意思了。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