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五百零三章 给自己立碑

  通天会曾经是整个灵异圈里最大,最有势力的门派之一,却在这个世界渐渐衰落,司马天忙着逆天,而我又不是罗焱,通天会的落败无人拯救。

  我最近几年一直都住在北京,上海很少回来,所以也很少会重新站在这座繁华的巨大的门派内,如今入眼之处,便都是荒凉已久的巨大的庭院,以及空荡的房舍大厅。

  谁都看不出这里曾经承载着怎样的荣光,当这些凡人从通天会的门前经过,他们不会知道,这扇木门的背后是另一个世界里曾经最大的组织。

  通天会刚陨落的那一会儿,还经常有人来悼念,还会有人进入通天会看一看。

  可是如今,却真的冷冷清清的了。

  也就是十四年间的事情,我十岁那年通天三魔还都活着的时候,通天会依然强盛,谁都没料到,这样一个叱咤风云的组织,在短短地十四年间,就倒了。

  对于灵异圈来说,十四年,太短了……

  茫茫云海下,碧蓝青天掩映中。

  我背着手缓步走着,身后跟着几个人,都是轩辕家族在上海的成员,几个人合力抬着一块大石碑,小骗子和金亮他们几个朋友跟在我的身侧,他们也是第一次来通天会,过去只闻其名还真没进过这大木门。

  我手上拎着一瓶白酒走了进去,还是特意让人从北京连夜给带来的国宴茅台,人民大会堂宴客专用的。

  进了通天会之后,我抬起手想要拍小骗子的脑袋,却一愣,最后手缓缓放在了他的肩膀上,笑着说道:“前面就是通天会的后院了,有一些话,如今我要说给你听。”

  进了通天会的后庭院,第一次来这里的很多人都大吃一惊,因为谁也没料到通天会的后庭院内居然竖着这么多的墓碑。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多墓碑啊?”

  “你们看,这里还有蒋天心大叔的墓碑,还有罗焱大英雄的墓碑,还有通天三魔的,这怎么回事啊?”

  大家愣神之间,我却让人将带来的空白墓碑竖在了大叔的墓碑边上,万家林疑惑地看着我,问道:“师傅,这是要干什么?”

  我没回答他的话,而是打开了酒盖子,国宴茅台并不非常香,但是入口很柔,而且你细细一闻,会有一股醇厚的味道。

  我提着酒瓶,走到了第一个墓碑前,上面刻着的是:通天会会长,洛先河之墓。此人我没有交集,但我听说他是当年引导司马天向善之人,对司马天有恩便是对我有恩,我这第一杯酒,敬给他。

  一杯又一杯,我不喝,只是将酒洒在地上,经过李岩老头和王昆仑老爷子墓碑的时候,他们俩的墓碑是相邻的,彼此挨着,就和身前一样,好兄弟。再旁边便是铁山的墓碑,通天三魔,同气连枝,帮助通天会度过了多少困难,只是他们离开人世后,通天会就倒了。没能保住通天会的荣光,一直是我心中的遗憾。

  我将酒洒在了他们的墓碑前,低声说道:“李岩前辈,我小时候您照顾我,帮我出头,我佩服您。王昆仑前辈,当年和青火一战,您多次护我,我敬重您。铁山前辈,严格来算,您是我的太祖师爷,当初在另一个世界里,您的残魂劝慰我,我服您。今日,三杯酒,是我对你们三位的尊敬。”

  酒落下,我继续往前走,当最后走回自己墓碑前的时候,我停下了脚步,看向了自己带来的那块空白墓碑,指刀出手,在空白墓碑上刻下了:端木森之墓……

  几个大字,小骗子,金亮他们全都大吃一惊,和当初我见到这里有大叔的墓碑一样吃惊,谁会在自己还活着的时候给自己刻下墓碑呢?

  “师傅……”

  万家林喊我,我却挥挥手,随后一掌拍在空白墓碑之上,掌力狂猛,将半截墓碑打入了地下,竖立在了大叔的墓碑边上。

  “徒儿,好多年前,我被带到这里来,第一次看见这些墓碑的时候的反应和你是一样的。我很惊讶,可是后来我知道,这就是通天会的精神。如今,我将自己的墓碑竖在了这里,虽然我是个阴阳代理人,可是我的根和魂还在通天会内。我希望,将来有一天,如果我不在了,你可以拿着花来这里为我扫墓。也希望将来,你能将自己的墓竖在这里。”

  我的话不多,仰起头“咕咕……”灌下了瓶子里剩下的酒,随后微微一笑,一挥手说道:“通天会衰落了,可至少还有我在,通天会的精神不变,封鬼,封天,封鸿元,说到底,还不就是打破自己的阻碍,我端木森24岁,才领悟一个道理。人生多难,笑对苍天,哈哈……”

  我的笑声在通天会的天空中回荡,小骗子在我身边呢喃:“终我一生,走光明大道,封天下厉鬼……”

  我不知道何时再来上海,如今来了,我便将自己的墓碑留在这里,留下的还有这酒,这笑声。

  我终于准备好了继承通天会的净胜,准备好了要笑对苍穹。也因为我有了自己认可的徒弟,万家林也已经决定了要独创天下,这是我送给他最好的礼物,也是我能够留给他最好的精神。

  抬起头,看着天空,我低声说道:“这天空,真是太晴朗了,晴朗的好忧伤。天空不会永远放晴,正因为有恶劣的天气,因此这蓝天白云才显得弥足珍贵。”

  翌日,晚上,白裙女尸在晚上7点的时候就到了我家,在门口等着我。它是自己要求留下的,也不知道有什么打算。

  我背着轩辕神剑,带着小骗子走出大门之后,低声说道:“你们僵尸一族的事情,在路上能多说一点便多说一点,我想,会有用的。”

  过了几分钟,远处黑色的夜幕上闪过一丝金光,我笑了笑道:“残龙来了,准备出发吧。”

  僵尸,只能用怪物来形容它们,在灵异圈里,界定生死的一般都是看身体,身体在,魂魄没了,那便是死了。魂魄在,身体没了,那便是鬼魂了。可是僵尸不同,我也不是第一次和僵尸打交道了,厉害的僵尸如同正常的人类,和生物一样,有自己的灵智,会说话,会思考,还会修炼。

  曾经有人想要将僵尸归类为一种特殊的妖族,但是最后却遭到了妖族的反对也就作罢了。

  妖族反对的理由便是僵尸没有灵魂,可是四大僵尸真祖却又不同了,因为僵尸真祖是有灵魂的,为何僵尸真祖与其他的僵尸不同,这一点很难考证,因为僵尸真祖出现的年代太久远。

  其实,若不是遇到阿呆,我也不会知道,原来僵尸真祖的地位是可以传承的,而阿呆这一次要传承的便是赢勾的地位。

  坐在残龙的背上,身边的白裙女尸正襟危坐,显得非常严肃和紧张,残龙身上散发出来的龙气罩在白裙女尸的身上,让这头僵尸很压抑。

  “残龙,上一次我在灵山上没有看见玄龙,我怕它会找你麻烦,你最好一直跟在我身边。”

  我拍了拍残龙的背,残龙却喷出一口云雾,随后大声说道:“不了,我知道它在哪里。灵山被你们打穿之后,东皇太一被带走,它就逃回了龙族内。我想过一阵子,去找它。既然它的靠山没有了,就应该和你合作,我们龙族才有机会壮大。”

  我不由得乐了,笑呵呵地说道:“你什么时候这么有脑子了?也知道背靠大树好乘凉这个道理了?”

  残龙没好气地斜瞄我一眼,我脸色一正说道:“不要一个人回去,回头我陪你,或者让大叔他们陪你,有个帮手在,它玄龙不敢对你出手。”

  正说话呢,前方本来是一片万里无云的模样,却看见有一大片墨绿色的云朵缓缓飘了过来,万家林一愣,疑惑地说道:“这墨绿色的是什么东西?”

  我凝神看了过去,随后不由得皱起眉头说道:“女尸,是不是你们僵尸一族的人过来迎接我了?”

  女尸摇摇头,却没有说话,我这么说自然是因为我看出了这墨绿色的云团的本质,残龙在空中停下,墨绿色的云团也缓缓停了下来,随后云团分开,从里面走出好几个浑身墨绿色的人,这肤色和身边的云团是一样的。

  “怎么是它们!”

  听见女尸嘟囔了一句,她皱起了眉头,接着说道:“这是原来赢勾真祖手下的三毒尸,喷出的尸气带有毒性,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赢勾原来的手下,也就是说,它们现在应该是阿呆的手下,难道是自己人?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