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四百九十六章 燃香,送行

  人心难测,妖心多变,世人都说僵尸没有心,甚至它们算不上生命。

  只是,我这一辈子遇到的人多,遇到的鬼怪更多,和僵尸打招呼也不少。年幼的时候进入赶尸村子,差点没死在尸王手里。之后遇到小阿呆,再遇到眼前的大阿呆,四大僵尸真祖有俩是死在我手里的,说出去,光是我和僵尸的这些故事就够传奇的了。

  只是可惜,到了如今,由我来和阿呆告别。

  这告别仪式其实应该挺正式的,有离别的酒,也有一些血食,毕竟离开的是僵尸。

  大家的关系都挺好,这些年一起战斗过,出生入死也有很多次了,哭过,笑过,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都是真朋友。

  案桌上放了三根香,还没点,这香上红下青,中间有一些泛黄,很奇怪,上面红色的是红纸包的,下面青色的是透出一丝丝的青色木料,中间泛黄,是因为放了一点点的香料,点燃之后闻起来好闻,可是这香普通老百姓买不到,就算是普通的修士也不会去烧这种香,我们管这种香叫做送魂香。

  一般来说,是江湖上好朋友离开,永不回头的时候会烧上一根,其实做工并不怎么精细,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可是燃烧出来的烟,一开始是红色,之后是黄色,再最后变成绿色。

  这红色代表生机,意指生的时候兄弟们在一起,战斗见红,互挡血刀。

  这黄色代表缘分,黄色为圆满之色,意思是这辈子能做兄弟是一种缘分。

  最后这青色的烟,代表的是一种联系和纽带,意思是你先走一步,等我死了,去青冥之地寻你。

  今日在大堂内烧这样的三根香,我知道他们是故意为之,为的是让我放阿呆一马,让我念念兄弟情。

  处在两边夹缝之间的我,看着吃过血食,和每个人喝过一杯酒,最后走到我面前的阿呆,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看见我露出了笑容,许佛知道我已经有了决定,也不多说什么,静静地站着不动。

  阿呆走到我面前,说实话我还是第一次和阿呆喝酒,过去总把它当僵尸对待。酒杯一碰,发出“叮”的响声,随后张开嘴将杯中酒吞入嘴里。

  这酒不够劲,只是今日却也没有心情喝酒。

  我将酒杯放下,缓缓退后两步,一扬手高声说道:“燃香,送兄弟!”

  三根香同时点燃,红色的烟飘了出来,阿呆将酒杯放回桌边,背起行李,转头看我们。谁也没说话,看着这一张曾经熟悉,可是如今又非常陌生的脸,想起了当年我第一次在冥园里降住阿呆的时候,那时候的它还只是一个僵尸,而我只是将它当做自己第一个巫卫。

  甚至连它的名字都是为了纪念小阿呆,只是,这么些年过去,它对于我们,并非只是一个巫卫,而是一个伙伴。

  红烟缭绕,阿呆对我们深深鞠躬,随后转身跨步而出,灰色的天空之下,血烟后方的阿呆,每一步都显得异常地沉重。

  “阿呆,你答应我的事情,别忘了。”

  我高声说道。

  阿呆一怔,随后“嗯”了一声,踏步而出,离开了四合院。

  人活一世,好运的能发财,不走运的分分钟被车撞死。我算是最不好运的,因为跟着我的人,不是死了就是走了。

  有时候,一个人坐在山林间等待天亮的时候,也会特别寂寞。

  阿呆走后,我挥挥手,让他们撤了案台,一个人默默地走回了房间。当兄弟的,不图我对你有恩,你能回报给我。我只图你活的比我好就行!

  阿呆离开后三天内,轩辕家族还能够侦测到它的行踪,但是三天之后,它就彻底消失了。而我,则背着轩辕神剑去了国字号第五组,我和牛老之间的旧账,可还没算呢。

  国字号第五组内,牛老从杀劫中过来的这几天,一直担惊受怕的,一直在密切地关注我的行踪,当听说黑蛋获救的消息后,他才算是松了口气。

  不过,对于我和轩辕家族的态度,和过去一比,那便是一个天一个地。

  我去找牛老,很简单,谈谈条件,当然不排除宰了他。

  只是,这位国字号第五组的头头,这一回却告诉我一个不小的事情。

  坐在牛老的办公室里,黑色的真皮沙发,给我泡的也是上好的普洱,他满脸笑意地对我说道:“端木家主,上次黑蛋的事情真的是我们做了不对,不过我们也是好心办坏事,您看看您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只管说,我们决不推辞。”

  我稍稍点了点头,开口道:“上次的事情,我可没说就这么过去了。”

  这一吓硬是逼出了牛老的一头冷汗,我冷笑一声道:“来找你,其实没有什么大事儿。就是和你谈谈你该用什么样的代价换你这条命。牛万古,你觉得你这条命值什么价?”

  我一边说着,一边摸了摸自己轩辕神剑的剑柄,牛万古尴尬地看着我,又看了看我手里的轩辕神剑,这才说道:“我这烂命一条,您杀我也是污了您的剑,不过,我这里有一件事情倒是可以和您说道说道,也算是买回我这条命。”

  这一世的牛万古,说实话,真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我冷笑却不开口,疑惑地望着他。

  “您的徒弟,万家林,最近不知道您留意了没有。他最近应该都不在您府上吧,是因为帮了李大山一个忙,回上海和金亮见面,据说是捉鬼去了。”

  牛万古这话根本没有让我吃惊,随口说道:“他也上初中了,成绩不差,本来就在江湖上混了好几年,见过很多大场面,捉个鬼不稀奇。而且,还有毒龙真人看着他,出不了大事儿。你这话,买不了你的命。”

  牛万古脸色微微一尴尬,随后说道:“我知道,这消息对您来说不算什么。可是,您是否知道,上个星期,我的人拍到了一些奇怪的照片。我给您看看。”

  说话间,牛万古将自己桌子上的平板电脑给拿了过来,打开给我一看,照片上面是一栋黑乎乎的房子,看不清路,也看不清门牌号。

  只是我感觉略微有一点眼熟,便问道:“这是怎么回事?这房子和我有什么关系?”

  牛万古指着照片说:“这是如今金亮居住的地方,您再往后看。”

  我接着换了下一张,却见到照相机偷拍到,金亮家的窗口边上闪过一个人影,这个人影有一些矮小,也挺瘦的,不过看的并不仔细,我接着手指一滑,翻到了下一张,出现了一个孩子的身影,这是在一个楼道里拍到的,这个孩子还是背对着我,不过我却看见在照片上,这个孩子走路的样子非常奇怪,头低着,弯着腰,就好像是走路是看自己脚尖。

  “这个女人,还有这个孩子,是谁?”

  我疑惑地问道。

  “您肯定发现了,这个女人,还有这个孩子,根本就不是人类,而是厉鬼。但是,我接下来说的事情您肯定不相信,金亮娶了个鬼妻,还养了个鬼娃娃!”

  牛万古这话倒是让我大吃一惊,娶鬼妻,养鬼娃娃,这可都是大忌之事,金亮是疯了吗?

  “万家林这一次是和两个同学一起去上海的,毒龙真人并没有跟着一起去,而且,已经去了7天了,这是昨天我的人新拍到的照片。其他的话,我就不多说了,您看,您能放我一马,我立刻将所有资料双手奉上,希望这个代价能换我自己的命。”

  我看着手上的平板电脑,又看了看牛万古的笑脸,低声说道:“你还是有一点没搞明白,你没资格和我谈条件,如果万家林出事了,你也一样会倒霉。牛老,你想活命,以后,就少在我面前耍心眼。”

  说完之后,牛老一愣,没再言语,我则赶回了四合院,果然看见毒龙真人正在房间里打电话,眉宇间很焦急的样子。

  我扣了扣门,毒龙真人手一抖,给吓了一跳,她可是出了名的女汉子,我还从来没见过她面对我会这么惊慌,除非只有一种原因。

  那就是,小骗子的的确确出了事情,毒龙真人肯定有事情瞒着我。

  “小森,你,你来了啊,坐吧,我去给你倒茶。”

  她说着就想开溜,我一看就不对劲,伸手拉住了她的手臂,正好看见她的手上握着手机,手机上显示的号码是小骗子的电话号码。

  我伸出手,按了手机的免提键,毒龙真人还来不及阻止,电话里已经传出了声音。

  “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是空号……”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