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四百九十四章 东皇太一的异样

  东皇太一痴痴地低语,而且一直在重复一样的话,甚至连我走到它面前的时候都没有任何的反应,虽然被我打伤,并且也算是劫后余生一般地逃过一劫,但是如今神神叨叨的元始天尊已经撤走了,准提道人也跟着离开,这灵山之上,就它一个了,这不跑,一个人站那里发呆,算怎么回事呢?

  之前一直在对付元始天尊,都没有注意到这大雷音寺内到底发生了什么。

  轩辕神剑金色的剑光直刺东皇太一,剑尖刺进东皇太一的身体内,带出一片血花,最后,一滴绿色的,带着浓郁妖气的心头血从其身体内飞出,落在了我的手上。

  “心头血到手!”

  虽然东皇太一的心头血效果和真正的圣人心头血还是有所差距,不过却至少和湿婆的心头血是一个等级,我看着自己的手上多出了一枚绿色的标记。

  “端木森。”

  东皇太一跌坐在地上,慢慢抬起头,我听见它轻轻喊了一声我的名字,我正看自己手上的绿色血迹呢,低头这么一瞧,不由地大吃一惊。

  却见东皇太一的脸上,眼睛之下竟然有两行血泪,它不仅哭了,而且眼泪之中还有血液,血泪之中你若是仔细看去,竟然还有一丝丝的金光。

  “虽然不知道你怎么会突然流下血泪,不过,你早已触及我的底线,今日无论如何我都要杀你。”

  轩辕神剑挥动,狠狠刺向了眼前的东皇太一,可是,我的神剑剑尖却被一道金芒挡住了,这金芒如同薄薄的金色纱帐,却飘浮着一个个巨大的“卍”字,看起来异常怪异。

  之前我要杀东皇太一的时候,便有佛影为了保护它而对我出手,如今我第二次对它下杀手,居然还有金色佛光挡住我。

  这个圈子里,没有这样的巧合,东皇太一能够入住大雷音寺,甚至拿到接引的心头血,如今又有佛影佛光保护,可见其中一定有什么我所不知道的隐秘。

  脸色微微沉了下来,心眼搜索整个大雷音寺,除了一些正在慌不择路地逃跑,或者是想要躲避的小妖怪们之外,其他都是我们这边的人,更没有任何佛教的朋友出现。

  我往后撤了半步,一抬头,却见到了第二幕非常不可思议的画面,我竟然看见我面前的金色佛像,居然也在流泪,而且从金色佛像上流下的泪水,同样也是血色的。

  我双眼露出惊讶的神色,吃惊地说道:“大雷音寺内,佛祖之象为何会流血泪……”

  就在此时,又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被我刺穿了一剑后跌坐在地上的东皇太一,慢慢地站了起来,走了几步站在了我的面前,我自然是摆出防备的架势,双眼凝望着东皇太一,看见它慢慢地举起了自己的手,我以为这货可能是想要来个拼死一搏。

  却没想到,此时的东皇太一居然双手合十,接着,用非常沉稳的口气,甚至可以说听上去有一些迷幻感觉的声音对我说道:“端木森,你我之间缘分还未到,不便以真身相见。我与东皇太一尚有一些因果还没了结,如今,还望你能给一分薄面,让我带它离开,了却了我和它之间的因果后,它的生死便和我没有关系了。”

  听这语气和说话的意思,感觉上就好像根本不是东皇太一在说话一般,怎么听怎么感觉都像东皇太一的身体内有其他的什么人存在。

  “你是谁?”

  我开口问道,面前的东皇太一,却露出一丝平静的微笑,低声说道:“我是谁并不重要,你若让我们离开,那一滴佛祖的心头血我便送与你,你若是不愿意放我们离开,这一滴心头血怕是你也拿不到。”

  它这话听着和气,事实上根本就是在威胁我。

  “你敢威胁我!”

  原本之前就被元始天尊一通教训,惹的我心里不爽的很,如今又碰见这么一档子事情,莫名其妙蹦出来的一个佛门神秘高手,不仅控制了东皇太一,居然还敢威胁我。

  说实话,如今我的实力,许佛老流氓全盛时期也许还能够打败我,可是其他人,除了元始天尊和那个还没破开封印的鸿元,基本上都不是我的对手。

  这一次的灵山之行,也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一山更比一山高,天外还有天,但是你若是唯唯诺诺那在这个圈子里也就混不下去了。

  说话间我的手按在了金色的薄纱上,狠狠一震,金色的薄纱猛地抖动了一下,佛光所幻化而成的一个个金色“卍”字顷刻间被打碎,随后我往里面迈了一步,伸手捏住了对面东皇太一的肩膀喝道:“我再问你一下,你是谁!”

  东皇太一眉头微微一皱,却凑到了我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这几句话很轻,只有我一个人听见了,之后我脸色立刻一变,低声问道:“你确定吗?你若是敢骗我,一定让你佛魂破碎,永世难成。”

  对方笑着点点头,手心摊开,从其手心中浮出了一枚金灿灿的心头血,正是之前我所看见的接引的心头血。

  一把夺过来之后,接引的金色心头血落进了我的手中,这一次也算是有了不小的收获,虽然真可已算是九死一生,但是至少拿到了两滴心头血,而且这一滴接引的心头血,落在我的手上之后,竟然和东皇太一的绿色心头血标记,互相辉映,怎么看都像是之间有所联系的样子。

  看到这一幕,我不由得摸了摸下巴,心里冒出了一些古怪的念头,许佛告诉我,他所知道的心头血一旦被吸收之后,应该会帮助逆天者提高实力,但是这心头血进了我的身体内后,却什么反应都没有,如今在我看来这症结应该出在心头血的彼此联系之下。

  收了心头血后,眼前的东皇太一,对我又是微微一拱手,然后一步步往后退,一边走一边说道:“人间有三道,生者之道,亡者之道,未亡之道,这未亡之道从未有人走通过,然而如今,看来终于有人走上了这条路。端木家主,还请自己保重,我们总会有再次相见的一天。”

  说话间,东皇太一的身子一点点飞上天空,慢慢地消失在了我的眼中。身后的司马天与许佛赶了过来,看见眼前这一幕,不由得奇怪问道:“怎么回事?为什么不拦住它?”

  我却低声说道:“此人不简单,刚刚它告诉了我一件事,以此来换了它一条命。”

  许佛看起来很憔悴,我见到他满头的白发下那一双遍布细密皱纹的眼睛里露出了一丝丝的精芒,随后低声说:“僵尸一族是吗?”

  我点点头,有一些意外地看着老流氓,果然许佛嘴里虽然不说,可是老流氓手上一定还有很多我不知道的情报,他不告诉我自然有他的道理。

  “僵尸一族的事情,稍后回到四合院里我再与你细说,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听见老流氓此话,我迷惑地皱了皱眉头,却看见许佛走进了大雷音寺内,望着眼前满是血泪的金色佛像,低声说道:“我要确定一件事。”

  说话间,老流氓伸出手点向了金色的佛像,嘴里呢喃道:“接引,你我也是多年朋友。当年你扫视上古大地之时,和我还遥遥对望过一眼。虽然我一直不屑来大雷音寺,但是我和你之间却早已心心相惜。比起准提的聪慧,你更大气。如今,我这个老朋友,只想确认一件事,你是否还活着。”

  圣人根本就不会陨落,只是过去所有人告诉我的真理,但是当我到了如今的修为,我也明白,圣人亦有自己的短处,圣威,圣境,亦有自己的弱点,过去的我弱小,所以圣人在我眼中高高在上。

  如今的我走到了今天的地步,有了这样的修为,我不是最强的,可是却能够看穿一些事情。许佛遥遥这么一指,过了片刻后,我听见一个非常有磁性,而且洪亮正大的声音在整个大雷音寺内回荡,只是宣了一声佛号,却让我脸上露出微微的惊讶。

  “哈哈,果然如此,没死就好,没死就好!只是却不知道你躲到哪里去了,等我将你拽出来,我们好好聊一聊。哈哈……”

  老流氓一边大笑着一边跨出了大雷音寺,高声说道:“此地,我会交给空净来看守和打理,待它真正的主人归来。”

  说完之后,他就一步步跨上天空,迎着金色的日光,披着满头白发,和一脸苍老的模样,笑着,喊着,落入人间。

  我看着老流氓,听见他一边走一边说道:“老了老了,哈哈……”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