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四百九十三章 司马天的悲哀

  英雄有情,司马天是大英雄他更有情。

  我和许佛站在护体白光之外,已经持续攻击护体白光很多次,可是却根本就打不破这白光。

  这白光的的确确是超越了圣人的极限,而且每一次护体白光被打裂后,很快又会修复。

  “哼,我就不信了,我倒是想看看,你能撑住多久,给我破!”

  许佛挥动两极锤,极光崩裂,两极锤和轩辕神剑相辅相助,全力作用在了这白光之上,白光顷刻间被打碎,终于露出了一个小洞。

  只是,这个小洞很快就修补了起来,不过,既然能够被打碎,即便是这样一个小洞,就证明,这护体白光便不是无敌的。

  许佛看见这小洞一点点修复,脸上露出一丝冷笑,眉宇间慢慢地凝重起来,低声说道:“过去,在上古年代,我从未见过这样的圣境,圣境也会修复,可是不会像这样一点点,仿佛是有自我意识一般的修复。所以,这个圣境是有意识的,也就是说,这片白光并不仅仅是圣境,很可能是元始天尊的意识所化!”

  这话说的我心里巨震,意识居然直接实体化。

  这可和老无赖那样子是不一样的,老无赖之所以能够幻化成形,是因为一方面它在东皇太一的梦境之中,被妖气包围。第二方面则是因为它本是东皇太一神像,受到万年膜拜才会产生意识。

  可是,老无赖是没有任何实力的,如果不进入黑蛋的身体,它什么力量都没有。

  可是,眼前的这片白光,却又不同,因为这片白雾能够不断再生,甚至将司马天给吸入了其中。意识直接化作的白光!如果老流氓所言不虚,那这片白雾的的确确是超越了圣境。

  “前辈,有什么方法能够破了这圣境吗?”

  我回头问道。

  “要破这白光,不难。不过需要准备一下,你且等一等。”

  许佛细想了好一会儿后才这样开口说道。

  同时在白光之中,司马天却遭遇了最大的危机,他一直是一个外冷内热之人。

  看起来外表强悍,但是实际上其心中真正的性子却如同烈火一般。

  而他眼前这个姑娘,却是柔情的水,当柔情之水落在了烈火一般的心中。

  司马天,根本就不可能爆发。

  “别再争斗了好吗?五百多年前我们没有机会成功,但是,五百多年后的今天,你愿意和我一起在这个平静的世界里一起生活下去吗?”

  姑娘笑着问道,脸上露出安静而美丽的笑容。

  “你我,已经不存在于一个世界之中。你,已经死去了,既然已经死去,就应该平静地安详的沉眠,你,终究是要逝去的。”

  一句终究要逝去,却说出了司马天心中的悲伤。

  “可是,在这个世界里,在和片白色的世界中,我们不是站在一起吗?我们不是面对面地站着吗?只要我陪着你,不就可以了吗?你寂寞很久了,不是吗?”

  司马天听到这番话,双眼瞬间湿润,眼里泪水微微晃动。

  “当你无敌于天下的时候,当你一个人握着酒杯,再好吃的食物也只能自己一个人吞咽的时候,你,难道不希望我站在你的身边吗?”

  司马天闭上眼睛,抬起头,眼中泪水已经滑落,他轻轻叹气,低声说道:“我不会在这里停留下去,这不是我应该停留的世界,这里是元始天尊的圣境,你也不过是幻象。”

  元始天尊的声音却突兀地响了起来,低声说道:“司马天,这真的是幻象吗?你认为她真的是不存在的吗?”

  “这里是你的圣境,是你所变化出来的一切,元始天尊,你对我如此羞辱,为何?”

  司马天高声问道,却听见元始天尊连说三声“不”,之后,却说道:“你可以抱一下她,或许会有更惊人的发现。”

  司马天一怔,伸出手抱住了面前的女子,他伸出手的时候,手指都在颤抖,抱住女子之后,忽然间一阵剧烈颤抖,随后异常激动地睁开了眼睛,说道:“有体温,为什么会有体温?”

  厉鬼永远是冰冷的,魂体是没有温度的,可是眼前这个女子的身上却有提问,温暖的感觉让司马天不由得吃惊起来。

  “不,这是你的障眼法,我不会上当的。”

  司马天大声的喊了起来,可是他的双手却没有松开,依然紧紧地抱住了女子。

  人有时候就是如此,明明知道眼前的一切都是假的,明明知道自己不应该这样做,但还是不会松手。

  司马天知道怀里的女子是虚假的,可是依然没有松开手。

  “徒儿,徒儿!”

  一声声大喊传来,司马天浑身一震,抬起头,看向四周,可是却没有看见任何人影。

  但是这个声音却非常地熟悉,很快,头脑已经有一些不清醒的司马天,忽然间反应过来,就好像是有惊雷在他的脑海里闪过。

  “我在干什么?我这是在干什么?我不是应该战斗吗?我不是应该打碎这片白光世界吗?”

  他开始问自己,而怀里的女子却抬起头,痴痴地看着司马天,片刻之后说道:“你,怎么了?不开心吗?不愿意让我陪着你吗?”

  司马天愣住了,他的双眼又一次开始变的迷蒙起来,片刻之后又有喊声传来:“祖师爷,祖师爷……”

  喊声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片刻后,他大声说道:“端木森,是端木森吗?我听见了,我听见了!我醒了,我清醒过来了!这里不应该是我所留的地方,这里不是我的世界,我,不应该被迷惑。”

  司马天终于鼓足勇气,推开了怀里的女子,当他推开女子的时候,能够看见司马天脸上的悲伤和泪水,然而,隐藏在更深处的是深深的坚毅。

  “你不要了我吗?和五百多年前一样吗?我不想离开你,我不要离开你!”

  她大声地喊着,司马天低下头,最后缓缓举起手,对着天空,片刻后,星光垂落而下,轰然撞击在了地上,鬼影一个接着一个被粉碎,而那个姑娘,那个让司马天内疚了五百多年的姑娘,也在此时化作了一片飞灰。

  “你已经离开了,你已经死了,我,明白过来了。”

  司马天在星光中哭泣,身上白色的长袍微微摆动,他的寂寞和他的悲伤,都在星光中埋葬,永远永远不会平息。

  而在白光之外,我和老流氓已经彻底将白光给打穿。

  元始天尊的身影幻化出来,微微惊讶地望着我和许佛,随后笑道:“原来如此,我明白了,不得不说,你们很聪明,聪明地为自己捡回了一条命。看来天命于今日改变,我便顺了这天命吧,你们好自为之。”

  元始天尊笑着挥手间消失,带走了准提和灵山上的白光。

  而我和许佛之所以能够打穿这片白光,自然有我们自己的方法。

  首先,许佛搞懂了这白光的缘由,如果这白光真是元始天尊的意识所化,那么他就一定有自己的感觉。而我和许佛要做的其实很简单,就是遮蔽自己身上的气息,可是说来简单,实际上很困难,为什么,因为要蒙蔽元始天尊的感觉,是非常困难的事情。这时候,就用到了我和老流氓都会的一招,神心流身法。

  虽然大部分时间内,神心流的身法都是用来战斗时候,瞬间移动,来回穿梭。可是神心流身法并不是仅仅只有这一个用处。

  另一个用处,就是我第一次接受测试的时候所做的,将手指伸进水里,却不引动任何的波纹。

  如果将我面前的白光看成是一片水面的话,我和老流氓是手指的话,那么我们走进白光,自然可以被当做是手指插入了水中一样,我们走进白光,只要不惊动任何一点水波。

  这便是我们使用的方法看起来非常简单,可我们俩还是尝试了好几次,最后只有部分身体深入,也就是我和老流氓的头,伸进白光中后,大声喊出了司马天的名字,而当时司马天一个人站在白光之中,拥抱着一片虚无,满脸泪水,自言自语。

  白光消失了,灵山之上,只有我们这些人类修士,我提着轩辕神剑走进了大雷音寺内,看见了大雷音寺内的妖族大帝。

  东皇太一还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看起来如同木头一般。

  我握剑上前,却听见东皇太一吃惊地喊道:“不,不会的,我不是他,他也不是我,不是的!”

1条评论 to“第三卷 第四百九十三章 司马天的悲哀”

  1. 回复 2014/09/22

    喵K大大

    很好看 继续等更新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