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四百八十九章 伏羲秘闻?

  东皇太一这一声近乎求救的喊声回荡在了灵山之上,也许是奇迹,也许是巧合,也许是必然的天命,当它的吼声落下,当我提起手中的神剑的一刻,灵山上传来了一声叹息,随后整个灵山上所有的金芒,都在一瞬间被白光覆盖,灵山,仿佛在这一刻变成了一片白光的仙境。

  佛门圣地却变成了仙境,这变化,着实扎眼,却更让我吃惊的是,在白光之中,却见一个留着长长白须的老者缓缓走来,脚尖点在虚空之中,却散发出了层层金光,他的身上有一种很平静的感觉,就仿佛他明明站在你的面前,可是却又好像根本就不存在,虚虚实实,异常诡异。

  只是,老者这一张脸,我却认的清清楚楚,元始天尊!

  “你和过去,不一样了。”

  这是我看见眼前的元始天尊后说的第一句话,他却莞尔一笑,举手投足间,便有白光跟随,无论是笑容还是举手投足间的气场,都给我一种特别圆满的感觉。

  这是一种说不清楚的气场,这是一种无法言明的感受,他站在那里,明明就在我的眼前,却好似又不在那里,又好似不在我的眼中。

  他存在于我的世界里,却又仿佛云游于别的世界。

  过去我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即便是我穿梭回过去,看见鸿元的时候我也没有这种感觉,就好像眼前的元始天尊根本就不存在一般。

  但是,元始天尊,特别是现在眼前的元始天尊,就给我一种这样的感受。

  而且,除了这种感觉之外,我看着眼前的元始天尊却又仿佛在看着一个道站在我的眼前。

  道本是无形之物,可是眼前的元始天尊,却就是给我一种,他就是道,道就是他的即视感。过去的圣人都是站在道法本源之外,他们俯瞰整个道法本源,可却并不能代表道法本源,他们理解道,并且懂得什么是大道,但是,他们本身并不是道。

  而如今的元始天尊,却做到了这一点!

  也许正如我所猜测的那样,元始天尊的道心已经圆满了,因此,他到达了更高的地方,看见了我所看不见的领域。

  如果说之前我还有信心和元始天尊一战的话,那么此时此刻,我却真的没有了这种信心,他,不断地布局,也在不断地变强,终于,站在了此时的我也要仰望的地方。

  “有什么不一样呢?我依然是我,只是你的眼睛所看见的我,和过去你的眼睛所看见的我,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仅此而已。”

  元始天尊的话让我一怔,听起来好像是废话,但是仔细一想,其中却有很深的道理。

  我揉了揉眼睛,接着笑了笑说道:“是的,你圆满了,不仅圆满了,而且连身体四周的环境都会因为你自己而改变。你失去了心头血,却换来了更大的利益,我不得不说,元始天尊,我很佩服你,你布下的局,很妙。”

  元始天尊却无悲无喜,只是带着淡淡的笑容落在了地上,低声说道:“我说过,我要开创一个无圣的时代,我说过在这个时代里,唯有我是唯一的存在,端木森,你不会以为我只是说说的吧。”

  元始天尊不提这一茬,我还真给忘记了,无圣时代是他之前就说过的,之后连番大战,这事情我还真给忘记了,却没想到居然又在这里听见了。

  “那你是要把圣人杀光吗?”

  我笑着问道,却看见元始天尊摇了摇头说:“不,不是将圣人杀光,而是将道法本源控制在我的手中,一切证道,一切圣威,皆在我之下!”

  过去我听元始天尊说这话,感觉挺不靠谱的,可是如今以他目前的实力,这样的话,却反而变的顺理成章起来。

  “又是一个做着天地之主梦想的人,你们追来逐去不累吗?普通人想要变的长生不死,长生不死了想要变成圣人,如今圣人却都怀揣着天地之主的美梦。”

  我半带调侃的语气却未让元始天尊有一丝不悦,他只是默默地看着我,低声说道:“端木森,你真的是一个可怜人。”

  我一愣,这话听的我心里不舒服,不由得挑了挑眉毛,很不爽地反问道:“我怎么就变成一个可怜人了呢?”

  元始天尊捋了捋长须,笑着说道:“你没有任何梦想,没有任何的愿望,你想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吗?想过自己能够成为什么样的人吗?逆天者,阴阳代理人,大英雄,还是小人物?罗焱想要做个普通人,最终他成全了你也成全了他自己,蒋天心想做个大英雄,他一步步走来,如今也算是个英雄了。可是你们这一脉里,你呢?你想做什么样的人呢?”

  我一顿,这话到了嘴边上,却硬是说不出来,因为我从未想过这个问题的答案,也从未想过自己要变成怎样的人,其实一直以来,这都是非常困扰我的一个问题,如今,元始天尊又在我面前旧事重提,显然是想在大战之前先扰乱我的心智。

  我冷冷一笑,开口道:“要打就打,不打就滚,少在这里给我装高深,我承认你变的很强,甚至可以用非常可怕来形容,不过我也不怵你,今日东皇太一必死,你想要护它,我就连你一起干了!”

  这一连串的吼声却引来了元始天尊一阵笑意,随后说:“我知道你为什么这么有底气,因为你有盘古之力加身,之前你依靠这股力量,和我抵抗过,不过那时候真正打败我的是罗焱,而如今,我比过去更强,你如何能打赢我?难道依靠的是你的情之道吗?”

  这下子,我是彻彻底底愣住了,情之道是我第二次间伏羲的时候在他的石门前悟出来的,虽然还没真正实践,可是这是我选择的大道,但是这件事情我并没有宣扬出去,也就是说,知道的人还很少,元始天尊这位我的大敌,更不可能知道,他是从何得知的?加上,之前伏羲说过,是元始天尊将他困在了寻道石阶的尽头,那个巨大的平台之上,因此,在我看来,当时我悟道的时候,很可能元始天尊就在一边看着。

  想通这一层,我脸上的惊讶渐渐消失,微微一笑道:“你囚禁了伏羲,看见我悟道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这话,却引来了元始天尊一阵大笑,他这一笑我四周的白光就跟着一起颤抖,随后止住笑意的元始天尊低声说道:“我囚禁了他?你是说,我囚禁了伏羲?哈哈,哈哈……”

  他又是一阵大笑,弄的我莫名其妙,还以为自己是不是说错话了,不由得喊道:“你丫的笑什么啊!”

  元始天尊微微摇头说:“这些话是伏羲告诉你的吧,哈哈,这个骗子,过去在无名宫殿内所有人除了女娲那个傻妖怪之外,我们都知道伏羲是个怎样的人,他是天字第一号的骗子,哈哈!”

  毕竟我身上流的是伏羲少典一脉的血,自己老祖宗被元始天尊这么一通羞辱,我也是看不过去了,喊道:“你笑什么!你说他是骗子?这种诋毁也未免太下作了吧。”

  元始天尊一边挥手一边说道:“端木森啊端木森,你的幼稚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在你的眼里,世界是如此单纯,只有好的和坏的,你以为伏羲是个好人?那我来告诉你几件事情,你听过之后再告诉我你的想法。第一件,便是伏羲所编的河图,后世都相传河图是伏羲所著,其实,这河图不过是伏羲偶然间得来,自己看不懂,便找了师尊询问,河图乃是鸿元,也就是我们的老师所著,只是师尊不愿贪图这无谓的俗名,因此才让他占了便宜。”

  我一怔,这事情我也不能单方面相信元始天尊,不过元始天尊这话还是有一定的逻辑性的,因此我也没有反驳,接着听见元始天尊说道:“还有,他是否告诉你我囚禁他是因为我要他教我如何理解大道?如何看懂道法本源?”

  我点了点头,却引起了元始天尊更大的笑声,随后大声说道:“我需要他来教我理解大道?我需要他来教我看懂真正的道法本源?当年,我们师兄弟几个,其中最理解大道的根本就不是伏羲,而是李耳。只是当年的李耳默默无闻,是个脾气安稳,甚至有一些过于追求安定的家伙。所以,很多时候,伏羲都是从他那里直接剽窃李耳所悟的新道。李耳此时最懂大道之人,而伏羲,我曾经听师尊说过这样一句,伏羲,应走骗道。”

1条评论 to“第三卷 第四百八十九章 伏羲秘闻?”

  1. 回复 2016/08/13

    匿名

    越来越看不懂了

    • 回复 2017/08/01

      。。。

      可以很强势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