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四百八十五章 以力成圣

  北京,金色的天空中光芒特别耀眼,灵山之上,无边无际的佛光照射在我的身上,许佛低垂着头,白色的头发散落在肩膀上,曾经的英雄,曾经应该拥有永远年轻的强者,如今却只是疲惫地喘息,声音孱弱的好像快要死去了一般。

  我望着面前的许佛,望着我心中曾经的强者,双眼冰冷,寒芒落在东皇太一的身上,它浑身颤抖了一下,捏着许佛脖子的手微微颤抖起来。

  它,害怕了!

  “端木森,你刚刚是在威胁我吗?”

  东皇太一实际上已经是色厉内荏,但是此刻却还是强装出了一副镇定的面容。

  “我不是在威胁你,而是在命令你!把你的手,从我前辈的脖子上拿下来!”

  深沉再深沉,杀意内敛在我的心中,就好像是一块玄冰,冰冷的气息就是我的杀气。

  此时若是有人能够看见我的脸,一定会认为我毫无战意。

  因为,我的脸和平时没有区别。

  但是,唯有我自己知道,当我看见东皇太一的手按在许佛脖子上的时候,我的心,我的灵魂,我所有的仇恨,就好像是快要爆发的火山,马上就要到零界点了。

  “我再说一遍,把你的手,放下来。”

  平静的口气,毫无杀意的声调,可是东皇太一却更加恐慌了。

  他从未见过这样的我,即便是在妖族大地上的时候,也从来没有看见过这样愤怒的我。

  数万载的经历,无数次大战的经验都在告诉他一件事,今天,它这位妖族大帝可能会在我的手中陨落。

  轩辕神剑同样很安静,可是剑身上散发出来的金芒却带上了丝丝血光,那是杀人的血,那是渴望杀戮的欲望。

  剑有灵,光有意,我为神剑之主,我之杀意即神剑之杀意。

  “端木森,你还在磨蹭什么!”

  一身白衣已经变成血衣的司马天,在妖族之中驰骋,两极锤上已经有了恐怖的压迫感,他握着两极锤的眼睛却是一片血红,杀意,战斗,今日不会停下,直到妖族最后一人倒下为止!

  因为,被绑在那白色石柱上的是他唯一的师傅,是他两个世界间,唯一敬仰的人。

  东皇太一紧紧地盯着我,他知道我会突然地消失,然后突然地出现在它的身后,手中的金色神剑会刺穿它的脖子,砍断它的骨头!

  所以,它偷偷地在自己的脖子上覆盖了一层厚厚的鳞片,在背后布满了坚硬的妖气,但是即便做了这么多的准备,它还是觉得自己不安全。

  接着,下一秒,它双眼圆睁,因为,我果然消失在了它的眼前,就和它之前所猜测的一般,我出现在了它的身后,金色的神剑向前刺出,一剑落在了它的脖子鳞甲上,一百二十米的距离,这是神心流移动的极限,也是我能够做到的极限,或者说,我已经开始超越自己的极限,这一剑点在了金色的鳞甲上,发出“叮”一下的声音,随后便是鲜血喷溅出来,东皇太一急急忙忙地转头,看向了我,双手往前一推,一掌狠狠地拍在了我的身上,想要将我打飞。

  我却一个闪身,神心流第二次身法开启,落在了许佛身体的另一侧,一把抓住了许佛的衣服,将他从白色的立柱上拉了下来,落在了我的怀里,许佛虚弱的身体落在了我的身上,我低声说道:“前辈,我们来了。”

  可是怀中的许佛却身子微微颤抖,随后嘴里喷出了一口鲜血,这口鲜血之中带着淡淡的黑气。

  他中毒了!这是我的第一反应,但是很快我就发现,他中的不是毒,而是古妖一族的诅咒,是一种对高手,特别是虚弱的高手下的诅咒,许佛全身圣力被封印无法自愈,这还不算,而且身体上的伤口还在不断地恶化。

  “你小子,不是让你不要来吗?”

  许佛一把推开了我,老流氓一如既往地要强,身子慢慢地往后退,一回头看见了奋战中的司马天。

  “司马前辈不要紧,他能够自己退出战局,我先背您离开,您身上的伤不赶快医治的话,很快就会危及生命。”

  不由分说,我一把拉住许佛的手,将他从灵山上拽了起来,向着凡间疾行。

  “端木森,你要去哪里,灵山岂容你说来就来,想走就走。”

  准提双眼冰冷,手上的绿色柳枝微微摇晃,我背着许佛,右手握着轩辕神剑,黑色的大衣在金光闪烁的大雷音寺前,显得那么格格不入。

  这个世界,有时候太干净了,干净的很虚伪。

  这个世界,有时候太纯粹了,纯粹的没有一丝情义。

  这个世界,有时候金光闪闪,可是,这样的金光还不如黑暗来的美丽。

  而我,所背着的是我的情义,所握着的是我的真实,所要打败的,是西方二教主之一圣人准提!

  这是我对大雷音寺,对灵山的宣战!

  “让开。”

  手上的轩辕神剑头一次变成了赤金两色,仿佛已经不再是神剑,而入了魔道一般。

  “许佛今日一定要死在灵山之上,他不是鸿元和天地之主认可才成圣的,这样的圣人,绝对不能留!”

  准提对我起了杀意,我却冷冷一笑,不再多言,脚尖一点地,整个人直飞了出去,落在了准提的面前,左手一把捏住了准提的脸,暴喝道:“你,挡不住我!滚开!”

  左手手心,黑白道力如同狂暴的野兽一般怒吼,狠狠地将一身白色僧袍的圣人准提击退,我一跃从他的头顶飞过,向着下界冲去。

  准提却没有追击我,待我走远后,他才低声笑道:“你就算带走了许佛也没用,身上中了古妖一族的诅咒,本来就少了心头血并且被打伤的他,不可能活下去。只是,如此一来,司马天就是孤军作战。他能坚持多久呢?哈哈……”

  算计之中还有算计,杀戮之中尚有杀戮,圣人亦有阴谋,人间本无无私之人。

  司马天,远远地透过鲜血迷蒙的眼睛,看见了远处背着许佛的我,微微一笑,一拳打碎了眼前的大妖后,默默地说道:“救走了就好,那么,也可以毫无保留地出手了,杀戮,这次啊开始呢。”

  眼前无数的妖怪全都吃惊地说不出话来,特别是听见了司马天所说,他居然还有保留实力,一个个都脸色惊变。

  “你,你还保留了实力?”

  人们惊呼起来,司马天却大手一挥,白袍之上的血迹消散,他低声说道:“你们以为我只有这点修为?你们也不看看我是谁的徒弟!我师傅能够靠自己成圣,我亦可以,他的骄傲,我也有,他的无敌,我来继承,他要逆天,我也要逆天!他是圣人,我,司马天,也是圣人!”

  说话间,一阵阵白光从司马天的身上散发出来,竟然比两极锤上的极光还要耀眼不少,一股浩荡的圣威倾泻而出,他双眼内金芒乍现,低声说道:“我,司马天,通天会大长老,上古规则守护者,我更是圣人!而且,我并非证道成圣,我乃力圣!”

  司马天紧握住身边的两极锤,随后狠狠一挥,圣威裹挟着两极锤上的白光冲出,横扫天庭,所见妖族全部都被灭杀。

  身后,灵山金光之上,明明是白日,却在此刻化作一片夜空,星光点点浮现出来,司马天抬起头,长发在身后飞扬,年轻的脸上洋溢着无与伦比的骄傲笑容,他在笑,正如他所说,他继承了许佛的骄傲,这种骄傲深入他的骨髓,他的血液和灵魂之中。

  何谓力圣,乃以力成圣,不走道,不修佛,只尊自己。

  天地间,何人为力圣,盘古也。

  只此一尊,即便是鸿元也不过是走在了道佛尽头,他不是力圣,他和司马天不同。

  司马天伸出手,遥遥一点夜空,星光缓缓流动,最后倾泻而下,满天流星,在其手中飞旋,妖众们开始惊慌,这些或是巨大,或是狰狞的妖众们,一个个全都在后退,不断地低吼,它们害怕了。

  可是,害怕又能如何,当第一颗星辰从空中落下之后,杀戮已经开始了。

  只是这一次,司马天的白袍不会再被染红,他一路走去,踏着满地的鲜血。

  “灵山,大雷音寺,佛,道,若无情,皆是虚无,我,看不惯虚无!所以,今日,这一切由我来终结!”

  他默默地说道,所过之处便是血路,抬手间便有生命陨落。

  同一时间,在地面上,四合院里,许佛在我下凡的这短短时间内,竟然已经昏迷了数次,身体上的伤,越来越严重了!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