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四百七十四章 佛魔并存

  一抹微笑,一身黑色僧袍,他从扬尘中走来,身上佛光闪烁,这样熟悉的空净大师又一次站在了我们的面前。

  只是这短短的时间内,到底在空净大师的身上发生了什么惊人的变化,谁都不知道。

  就在刚刚那短短的时间内,在空净大师躺在坑洞内的一刻,他却经历了一场生死之战。这是之后我在空净的梦境之中所看见的画面。

  当时元始天尊的一掌,将他的佛性唤醒,佛魔本不两立,在巨大的梦境空间中,一身黑色僧袍却身上裹挟着佛光的空净大叔,面对着魔化后的自己,两边发生了激烈的战斗。

  谁都没想到,最后的最后,却缔造了一个不同的空净,缔造了一个让行痴,让元始天尊,让我,让每个在场的人都惊讶的空净大师。

  佛魔本应该两分,然而站在我面前的空净大师却是佛魔并存,并非只是能够使用魔气和佛光,而是将两种完全不同的力量相融合,他,创造了一个全新的力量!

  “徒儿,你变化很大……”

  行痴看出了空净的不同,吃惊地说道,空净大师却笑着摇摇头说道:“我不再是你的弟子了,我即是空净,又不是空净,我即是禅宗的僧人,也是魔道大魔。我能够使用佛法,也能够使用魔气,然而,我心中并无正邪,亦无佛魔,我便是我!”

  元始天尊看着地面上的空净大师,忽然微微一笑说道:“有意思,将佛魔两股不同的特性,体质,法术,全部融合,在身体内自称一道,只是,你依然没有跳出佛或者是道,你依然走在我们走过的路上。不过只是看起来奇特一些罢了。我倒是想要看看,这样的你,能够挡住我几招!”

  元始天尊杀心再起,一掌拍下,落在了空净大师的身上,只听见“轰隆”一声,空净大师双脚往下一沉,整个人正面接住了元始天尊的这一招,硝烟扬尘之中我看去却见在元始天尊的头顶上,飘浮着一张让我吃惊地说不出话来的阵法。

  那是一张阴阳图,一个禅宗大师,竟然放出了一张阴阳图,然而仔细一看,却又能够发现,这阴阳图和我所用的道力释放出来的阴阳图不同,这张阴阳图白色的一边却是金色的佛光,而黑色的一边是浓郁的魔气,这是佛和魔的混合,虽然表现是一张巨大的阴阳图,但是本质上却正如元始天尊所说的那样,为佛魔混合的奇特力量。

  元始天尊这一掌,没有打穿空进大师身上的防护力量,空净大师抬起头望着他,一言未发,一挥手,这古怪的阴阳图升上天空,向着元始天尊压去。

  “哼,纵使你有了一些奇遇,在我眼中也不过是一只蚂蚁,蚂蚁变的再大,也只是蚂蚁,破!”

  元始天尊一拳打出,其面前的阴阳图被打碎,随后元始天尊从空中落下,闪身到了空净的面前,伸手一抓,将空净大师吸到了他的手中,随后重重地一挥,空净大师被轻易地抛出。

  不过大师人在空中,却好似一片树叶,微微摇晃,轻轻地落在了地上,微微摇摇头平静地说道:“你要杀我,不易,我要胜你,比登天还难。行痴你带走吧,我与他的一段因果,总有一天会了结的,只是却不会是今天。”

  空净大师的话很轻,落在我的耳朵里却听的很清晰,他似乎已经放下了对行痴的恨意,元始天尊冷冷望着他,眼中杀意浮动,显然是不想就这么离开。

  我却背着轩辕神剑,从旁边走到了空净大师的身边,坚定地站在了空净大师的身边后说道:“元始天尊,你觉得你对上我们两个,有几分胜算?”

  元始何等聪明,看见我身上青色皮肤开始有了密布的迹象,冷哼一声后说道:“端木森,你我之间的旧账,很快就会算清楚的。你迟早会有一天死在我手上,还有我的心头血,也总会取回来。来日方长……”

  元始天尊向天空中飘起,行痴被白云裹住,一直看着空净,空净也一直和他对视,就在行痴被元始天尊带走的时候,我听见空净仰起头,身上的僧袍在风中摇摆,低声说道:“最后喊你一声师傅,谢谢你将我带入了佛门之内,若没有你,也一定没有如今的我。无论好坏,你我之间的宿命已经注定了,再见之时,你我只能有一个继续存在。”

  行痴听后一声长叹,身影和元始天尊一起消失不见。

  “多谢,如果今日只有我一个,怕是已经被元始天尊所灭。”

  空净对我微微一笑,我看着他的脸,忽然微微皱了皱眉头,因为在我的心眼之中似乎看见了两张脸,一张是魔气环绕的可怕面孔,一张是佛光普照的慈祥笑容,我揉了揉眼睛,不可思议地说道:“大师,您不会变成双重人格吧。那我可招架不住。”

  空净却哈哈大笑起来,过去的空净大师从不会这样笑,禅宗的神僧永远讳莫如深,神秘莫测,他脸上永远带着微笑,从不会开怀大笑。

  看着这样的空净大师,我打趣道:“大师,你现在好像接地气不少。”

  回到白马寺内,在白马寺内,我看见空净大师站在一堆死去僧人的面前,脸上既没有悲痛,也没有流泪,他只是默默地看着空空荡荡的白马寺,看着因为魔气肆虐而被枯死的树木,被破坏的地面和房舍,还有这些曾经尊敬对他鞠躬,如今却冰冷的尸体,他默默地看着他们,过了好一会儿后和说道:“端木森,这些人都是我杀的,我,杀了这么多人……”

  空净大师并不是没有杀过人,他是和尚,但更是江湖中人,入了江湖便身不由己,任你本事再大也不过是被摆布的棋子,一山之后总有更高的山,海的对面总有更广阔的海。只是当时的空净大师,所杀之人都是该死之人,所灭皆是妖魔鬼怪。

  可是,眼前这些尸体,都是无辜的僧人,甚至是和他朝夕相处的白马寺弟子,他们死的冤。

  “大师,当时你入魔了,不能怪你……”

  我想要劝慰几句,可是这话到嘴边却又不知道怎么说。

  空净大师手轻轻往前推,一片佛光洒下,超度了这些冤死者的亡魂,尸体在金色的业火中消散。

  “过去的我,身披善意的外表,世人认为我所做便是正确的,我也告诉自己,我必须要做绝对正确的事情!如今,我不同了!或许这也是命运对我的考验,或许这就是我冥冥之中注定的劫数。如今我既然挺了过来,既然我已经重生,既然我身上的佛性和魔性已经融合并存,那么,我就不是过去的我!从今天起,我便要做这天底下最不一样的僧人!”

  他一边说着一边挥手,整个白马寺庭院都被佛光笼罩,我看着空净大师脸上忽然涌起的笑容,听见他豪迈的话语,可是心中却能够感觉到从眼前这位大师的身上散发出的一丝丝痛苦和悔恨。

  “我要做一个特立独行的僧人,不入寺庙,不拜神佛,不念经,不尊佛门礼数。我不是佛,我也不是魔!恶人,我必杀。善人,我自衡量。华夏大地,如此广阔,总能容下我这小小僧人。天为被,地为床,来去自由!”

  语毕,天空中的金色佛光化作点点金色的雨滴落下,我看见空净大师慢慢闭上眼睛,却有一行清泪顺着其眼角缓缓流下。

  有几个人能够真正做到告别过去的自己,我们总是会回忆过去的种种,我们总是会为自己曾经干过的傻事而懊悔,或者是为自己曾经的荣耀和骄傲而唏嘘不已。

  谁都放不下过去,只是,我知道眼前的空净大师,这个崭新的空净大师,当他脸上的清泪慢慢流下的一刻,当这金色的佛雨落尽的时候,就说明,他已经彻底告别了过去。

  我,大叔,白骨谁都没有说话,站在这金色的佛雨之中,白骨想着当年圣焰古堡外,他亲手杀死林动时候的场景,那是他一生都无法忘记的痛。

  大叔想着在那个雨天,召唤帝皇之魂时,惨死的姑娘。

  而我,则默默地看着金色的佛雨,想着如果将来有一天,我逆天失败了,这一切都不存在了,该怎么办。

  心事深沉,无人言语,寂寥冷清,金雨之中,凄凄惨惨……

  白马寺的事情告一段落,我回到北京后,终于听到了一个好消息,黑蛋的检查终于结束了!

1条评论 to“第三卷 第四百七十四章 佛魔并存”

  1. 回复 2016/07/24

    李迅

    老大,你应该想我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