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四百六十七章 行痴是佛

  大叔有一个江湖梦,其实相比较于罗焱想要回归家乡,做回普通人的想法,大叔怀揣的却一直是一个英雄的梦想。

  当年仙族内那个被欺负,柔弱孤独的蒋天心,看似无能,但是心中却满怀着渴望。

  因为大叔是英雄,所以当空净这个对于大叔来说可以被称为老朋友的僧人遇到困难之时,大叔一定会义不容辞地出手相助。

  白骨亦是如此,说白骨好色,说白骨没心没肺,这些话都是假的,当他全身包裹魔火的时候,当他挥拳出击的时候,当他被称为魔尊的时候,其实谁都知道,他有一颗温柔而正义的心。

  这两个人,代表了罗焱消失,我尚未崛起的那个时代里最后的防线。

  我还记得大叔和白骨如何对抗十常侍以及救亡者,虽然这些敌人在如今的我眼中已经算不上是强敌,但是对于那时候修为被压制的大叔和白骨来说,却是高不可攀。

  但是他们依然坚持了下来,如果说罗焱更像是好莱坞电影里里孤独的男主角,我更像是动画片里好运的屌丝男的话,那么白骨和大叔,这两位才应该被称为真正的江湖人士,他们的身体里,流淌着普通人所无法领悟的精神。

  江湖是一场梦,江湖人却不是梦中人,大叔和白骨,这一对江湖英雄,未必会在凡人间流芳百世,但是一定会让每个灵异人士记住他们的名字。

  所以,当这两个英雄的朋友遇到了为难,他们一定会出手。

  无论他们是否有能力阻止空净入魔,他们都会去,因为他们是蒋天心和白骨。

  联系不上大叔和白骨,我连夜让残龙载着我前往洛阳,等我到达白马寺的时候天已经亮了,白马寺内一片安静,这种安静很诡异,是因为白马寺内院布置的阵法全部都失效了,而白马寺内没有一个僧人的踪迹,仿佛这座掐千年古刹在几天之间变成了空的。

  门口站满了香客,却没有僧人劝阻,大部分人都不敢在白马寺内造次,毕竟来上香的人多少都是信一点佛的,国字号第五组和轩辕家族的人接到我的通知后全都奔赴而来,控制住了场面,尽量让躁动的普通人们全都离开,一些在白马寺附近摆摊的小商小贩,也都被赶走,我和残龙隐没在天空之中,心里却都少有几分紧张。

  如果我们一来此地就看见恐怖的战斗,那我这心里多少还会比较安定,可是这里太安静了,这种安静太诡异,诡异的我心里发毛。

  “我们下去吧,残龙你在外围搜索一下,看看有没有大叔他们的踪迹,我在寺院内查看,有事情就喊,彼此照应。”

  残龙点点头后,我从其背上跃下,落在了白马寺的内部庭院中,地面上有一层灰,随处都能见到落叶,很显然好几天没有人扫过地了,我到处转悠了一下,案台上的香也熄了,似乎也好几天没有人迹了,我转身走到空净的禅房门口,禅房的大门是开着的,里面空无一人,不过却显得非常凌乱,桌子,椅子,全都掀翻在地,还有一个被打碎的茶壶,柜子里的一些佛宝却没有少,也没看见什么战斗的痕迹,我低声说道:“大叔和白骨没来过这里吗?不可能啊。”

  我在四周看了看,却瞥见了一盆放在桌子上的芦荟,连地都没有人扫的白马寺,可是这芦荟上居然有一滴滴水珠,我摸了摸芦荟里面的土壤,竟然是潮湿的,似乎是刚浇过水没多久,我心里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这芦荟被人浇过水,难道还有人刚刚离开?

  我立刻奔到院子里,放声对天空喊道:“残龙,有没有看见什么古怪的家伙?残龙,有没有看见白马寺有人离开?”

  可是残龙却没有回应,按理说,残龙的听力可是极好的,而且我的喊声也够大,它不可能听不见,除非它只有一种情况,不是声音没有传递到它的耳朵里,而是这里根本就传递不出声音。

  我环顾四周,微微皱眉,猛地拔出轩辕神剑,金色剑光狠狠一扫,神剑剑光冲出,劈在了墙壁上,整个墙壁裂开了一道缺口,片刻后这道缺口竟然自己愈合了起来!

  “我居然在幻境里!”

  我一下子反应过来,自己居然被人困在了幻境之中!

  “不错不错,真是没想到你用了这么短的时间就识破了我的幻境,我应该给你九十分,不,应该给你一百分,表扬一下你的聪明!”

  这时候,一个声音从院子的偏房中传来,伴随着一阵拍手的声音,我转过头看见空净大师穿着一件穿白色的僧袍,迈着轻盈的脚步走到了我的面前。

  “空净大师,你说话的口气和样子很奇怪。”

  我心中已经知道了他入魔的事实,但是亲眼一见,还是觉得非常吃惊。

  “是吗?我觉得很好啊,至少在我看来,现在的我才是真正的我,人都太过善于伪装,而我,只是将这些伪装全都给剥离了罢了,如今你眼前的空净大师才是真正的空净大师。”

  他一边说着,一边挥挥手,身上的僧袍转眼间竟然就变成了黑色,又一个转身,僧袍却又变回了白色。别看这只是衣服颜色的变化,可是在我心眼望去,这是他将佛光和魔气相结合,不断运用在衣服上的结果,也就是说,此时眼前的空净大师,和行痴一样,精通了佛魔两道,但是很显然,其本心已经沉入魔道,无法自拔。

  “我师傅和白骨呢?”

  我向四周望了望,没看见大叔和白骨的踪影,这才问道。

  空净大师却一笑,沉声说道:“他们来过,想要将我原本剥离的伪装再给我穿上,我不愿意就打了起来,只是蒋天心和徐福都早已不是我的对手,他们被我震飞,生死未知。不过我也料定你会前来,因此在这里等你。”

  他说他是在这里等我,我相信,因为我从此时的空净大师眼中看见更多的是那种深深的黑暗,可怖的灵魂,以及嚣张跋扈的魔性。

  “你等我,是为了将我杀死?还是准备让我了结了你?”

  我笑着问道,对面的空净大师却摇了摇头道:“不,不,不,我只是想和你谈谈,关于魔性,关于我的师傅,关于我自己。还有关于鸿元……”

  他身子慢慢飞起,落在了积满灰尘的石椅上,即便已经满是灰尘,他却毫不在乎,一屁股坐了上去,这和过去那个尘埃不染身的空净大师又是迥然不同的一点。

  我走了过去,同样坐了下来,咱们是粗人,泥巴地里打滚长大的,空净大师脸上带着那种让人看的很不舒服的笑容,低声说:“你入过魔,入魔的感觉如何?”

  我摇摇头,说道:“很不好,我不想再入魔。”

  空净大师却哈哈大笑道:“这是入魔之后的感觉,这是有人对你喊叫,有你的朋友,你的亲人不断死在你眼前,被你伤害后的反应,这不是入魔的感觉,我是问你,入魔的感觉,如何?”

  我一顿,冷冷一笑说:“入魔之后,力量很大,但是我控制不了,所以没什么感觉。”

  我一直在回避他的问题,空净大师却摇摇头道:“你一直在回避我的问题,不过也难怪,因为你入魔之时牵挂太多,而我不会,此时此刻你眼前的我,你眼前的空净,充满了对于魔性的依赖。我过去所不敢做的一切事情,从入魔开始全都能做了,我无法和你形容这种感受,严格意义上来说,我管这叫舒服。那么再来说说我的师傅,也就是行痴和尚,他在你眼中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提到了行痴,我却毫不避讳地说:“他就是个变态。”

  此话却让眼前的空净大师拍手不停,大声说道:“哈哈,变态,好形容好形容!可是,如果我告诉你,你所说的这个变态,其实已经抛弃了魔性,他身上只有佛光和佛性,你会怎么想呢?”

  听到这话我顿时愣住了,两个世界的灵异圈子,全都知道行痴和尚晚年不保,入了魔,成了大魔,走上了违背佛教的道路,可是此时空净居然对我说,行痴已经彻底抛弃了魔性,这就好比有人告诉我,二战和希特勒没关系一样,这不是纯扯淡嘛!

  “不相信是吗?哈哈,当然,因为这已经颠覆了你的想象,可是,行痴确实已经抛弃了魔性,就是被你所灭,最后复活邓然所用的魔意,就是他的魔性,而此时的行痴,严格意义上来说,应该算是一尊佛……”

5条评论 to“第三卷 第四百六十七章 行痴是佛”

  1. 回复 2014/10/02

    凡者

    魔化空净大师太强悍了

  2. 回复 2015/06/17

    行痴

    那来猜猜看我到底是佛还是魔呢

  3. 回复 2015/10/13

    端木森

    我不会让我身边的人受到伤害,他们是我的底线!

  4. 回复 2016/12/17

    恋心儿

    老公你快回来我洗好了等你

  5. 回复 2017/08/25

    端木森

    好的,老婆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