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四百六十三章 赢勾藏身处曝光!

  “靠,别死啊!”

  我一脚踹在了绿蛮的身上,刚刚其实我已经收了力,虽然大楼被劈裂了,可是却没想到还是将这绿蛮给劈死了。

  我回过头低声说道:“你们处理一下这里的事情,我要赶去残龙那边。”

  火急火燎地赶到了残龙的身边,却发现,飞蛮同样被其杀死,只是残龙毕竟有经验,下手的时候留了分寸,留了这飞蛮一口气,将其钉在了墙壁上。

  我拍了拍飞蛮的脸质问道:“喂,醒醒!告诉我,到底赢勾在哪里!别死,快点告诉我!”

  飞蛮却一点反应都没有,摇晃着脑袋很不配合。

  “不配合是吗?哼,你就算不配合我也有办法让你说出来!”

  让残龙带着它进了永安弄,找到了武东之后,拜托武东给这飞蛮来点狠招,武东接触尸体这么多年,自然知道这些僵尸身上的软肋。

  见残龙将飞蛮给带了进来,他急忙迎上来,伸手拨弄了一下这飞蛮的眼皮子,飞蛮的眼睛里闪烁出一丝丝的黑芒,看起来非常虚弱,武东回过头让小工拿了一碗血水,接着弹了几滴血水落在了飞蛮的嘴里,飞蛮吸到了血水的滋味立刻就变的兴奋起来,呜咽着喊个不停。

  “看来还没死透,交给我吧,保证把你要的消息给套出来。”

  说话间,武东让几个小工将虚弱的飞蛮绑上,贴在了墙壁上,随后拿出一根根金色的细线,这些金色的细线看着很不凡,缠在飞蛮身上后,飞蛮立刻大呼小叫个不行,金线所缠的部分发出“兹兹”的灼烧声,看起来是被弄伤了。

  武东看着飞蛮挣扎的样子却不为所动,冷冷说道:“这还不行,换阴魄水,给它洗洗脑子!”

  店里的小工立刻从内屋里抬出了一口大缸,这大缸内的水是呈黑褐色的,看上去和黄泉水有一点像,不过其内的阴魂并没有那么浓郁。

  舀出一勺子黑褐色的水后,直接浇在了飞蛮的身上,整个身子一激灵,挣扎却在此时停止了,甚至连身子也一点点地平静了下来,唇齿之间吐出浓浓的寒气,低声说道:“好了,好了,不要再折磨我了,我愿意说出一切,我愿意……”

  武东看了看我,我立刻走上去开口道:“我要知道赢勾到底在哪里!”

  飞蛮耷拉着脑袋,缓缓说道:“它就在北京一处医院的停尸间里,伪装成了尸体,一边疗伤一边给我们下达指令。”

  居然躲在医院里,赢勾还真是胆子够大的!

  我一把拽住飞蛮的脑袋紧接着问道:“什么医院?说清楚!”

  飞蛮在我耳边低声说了一句话后就彻底不言语了,我则立刻带着残龙匆匆离开了永安弄。北京这样的大城市私立医院也不少,很多私立医院都是不接受尸体的,甚至有的私立医院因为医院专攻方向不同,或者是经费和条件有限,都没有建造太平间。

  此时的我到的这一家叫做“建平私立诊疗所”的医院已经算是比较大的私立医院了,因为比较大,所以才会有太平间,而且对于太平间的管理比起公立医院来说要相对的松很多。

  毕竟,中国老百姓的想法就是,生了绝症或者是突发性的疾病,肯定是送去大型的公立医院,虽然明知道如今的医院不一定看的好病,可到底还是相信大机构。

  建平私立诊疗所,主营方向一开始是专攻外科,特别是心脏移植和器官再生,因此建造了自己的太平间。可是之后因为效益并不好,而慢慢转变成了疗养机构。当然,这太平间也就闲置了下来,偶尔会有一些见不得光的尸体在这里存放,当然这不是我来的主要目的,我来的目的是为了杀赢勾!

  “哎呦,同志你是来干什么的?”

  门卫见到我和残龙之后立刻问道,我也懒得和他废话,出示了一下自己当初的特殊警员证件后以为他会放行,却没想到这门卫居然一脸殷勤地说道:“你们总算来了,总算来了啊,会进去吧,我们院长正等着你们呢。”

  我一愣,这都是哪跟哪啊?难道这普通的门卫也有了未卜先知的能力?

  走进了诊所大门,随着门卫打电话通知之后,很快几个穿着白大褂的中年人就走了出来,带头的一个两鬓斑白,手背在身后,脸上带着笑容,一见到我后立刻握住了我的手热情地说:“你好同志,我们报了案,一直没人来受理今天终于来了,都说这是特殊案件,把我们都吓坏了,这两天都没有开门营业呢。”

  他这一说我心里反而有了几分蹊跷的感觉,果不其然,因为赢勾躲在这医院里的缘故,所以这医院肯定会发生怪事,无法正常营业也是情理之中。

  “我姓孔,您先跟我们来办公室。我们将具体的细节和您说说。”

  跟着孔院长到了三楼的院长办公室,进了门,倒上茶之后,我示意残龙四处去转转,残龙便借故要上厕所,离开了办公室,很快整个办公室内就剩下了我和孔院长两个人。

  “孔院长,您说说,到底这医院里发生什么怪事了?”

  我开口问道,一摸茶杯,却发现这茶杯却是凉的,里面的茶叶也没有泡开,哪有人泡茶用冷水的?还是孔院长紧张地给忘记了?

  “是这样的,两天前的晚上,我们一个值班的小伙子听见我们废弃了一段时间没用的太平间里传来了一些古怪的声音,因为最近都没有接过外科手术,来院里疗养的人也不多。所以院里还是比较空闲的,听见的怪声好像是翻箱倒柜的声音。我们这小伙子当时也听害怕的,晚上就给我们保卫科的科长打了电话,之后我们保卫科的金科长就通知了几个帮手,连夜赶回了院里,以为是有小偷进了门。可是没想到的是,他们一路往下走,等走到了太平间前的时候,看见里面隐隐绰绰有绿光从玻璃后面透出来。我们金科长也是比较有经验的老同志了,觉得事情很蹊跷,当时就带着人先撤了回来。封锁了地下的太平间。”

  听了孔院长这话,我多多少少也了解了一些情况,摸了摸下巴后说道:“你们那位金科长在吗?我想见见他。”

  孔院长却摆摆手道:“诶,这事情还没说完呢。第二天我来上班的时候,金科长把这事情和我说了一下,我也是了解一些特殊情况的,当时就打电话报了警。大约是昨天下午的时候,来了两个身穿黑衣的同志,出示的是和你一样的证件,在我们院子里调查了一下后,说是之后会有专人过来处理。我当时多嘴问了一句是不是有鬼,这两个同志也没回答我的话。现在院里的消息我也不敢传出去,以装修整改为名让大多数医生都带薪回家休息。只有两三个老同事和我每天过来盯着。同志啊,你和我说实话,我们这院里是不是来了什么不干净的玩意儿?”

  我点点头,很实在地说道:“是的,而且还不是一般不干净的东西。不过不要紧,我来了,它就完了。”

  从我和孔院长聊天到现在这个时候,也有十来分钟了,中间说了一些闲话,我是一直在等残龙,可是残龙却没回来,我心里虽然不担心残龙会被赢勾所伤,可是却也有点坐不住了。站起身来,对着孔院长说道:“孔院长,你看看方便的话请带我去太平间看看。”

  孔院长脸上露出一丝为难的表情,过了一会儿后点点头说道:“我带您到楼道口,您自己进去吧,我对这东西也是有点忌讳的。”

  我点点头表示理解,跟着孔院长一路走到了底楼的楼道口,远远看去,整个底楼没有开灯,阴森森的,四周一片昏暗,空气里弥漫着一丝丝古怪的绿色气息,是我用心眼看见的。

  “孔院长您上去吧。”

  我转头说道,却见孔院长已经不在身后了,我奇怪地嘟囔了一句:“真是的,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呢?”

  不过转念一想也是能够理解的,毕竟孔院长是普通人,吓的不轻转头逃走也是正常反应。

  四下里无人,我将背后的黑布一扯,露出轩辕神剑,伸手一拔轩辕神剑上剑光肆意,我提着神剑向前走,金光照亮了四周的黑暗,我听见前方的黑色房间内传来一声声低吼,肯定有僵尸在其中!

  就在我要进门的时候,脚下却踢到了一个东西,低头一看,是一个小小的证件本,这个证件本上沾着血迹,上面写着:超自然案件调查科。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