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四百六十一章 寻尸记(3)

  东叔走出去后,外面传来一阵吵闹声,我等了一会儿见还没处理完,就跟着走出去看看热闹,却见到东叔正在和刚刚赶尸的三个人说话,赶尸人的脸上有一些激动,声音挺响的喊道:“你说我少了一具尸体,当时订单上就是十具,我现在送过来的也是十具,你们耍这赖有意思吗?东哥你也是老江湖了,不会连我们这点钱都赖掉吧?”

  看来是因为生意的事情起了争执,东叔看了看地上的尸体,又看了看订单,指着最后一具尸体说道:“我要的是五男五女,而且尸体是完好无损的。咱们的行规你们也懂,所谓的完好无损也不是完全不能有损伤,毕竟运尸的路上也有风险,一般伤口不能超过五厘米,不能断肢断腿,不能少器官,不能面部毁容,女性胸部不能毁,男性下面不能伤。我没说错吧!”

  东叔这一番话说出来后,对面的赶尸人气焰立刻被打压了下去,接着东叔用木棍子挑开了最后一具尸体身上的黑布,露出的身体,腹部已经破开,还断了一只手,显然是残次品。

  “你别怪我不付钱,我是按照规矩办事。这最后一具尸体破成这样,你让我收,我看在过去的情面上收下是没问题,我也不在乎这点小钱。可是我武东讨厌那种没办好事儿,还嘴硬的人。我的脾气,这一行里的人都知道,看理也看情,吃点亏没问题,生意讲究的是人情。可是这道理我得说清楚了,是你们错就是你们错,少给我狡辩!”

  武东这一番话说的在理,对面的赶尸人彻底没了话,拉着武东走到了路边上,叽里咕噜说了一通后,武东和他走了回来,叫小工把钱给他结了,随后让人将这一具破碎的尸体给抬到了屋子里,进了屋子后,就听见武东说道:“正好你小子也来了,看看这尸体吧,兴趣有你要的线索。”

  我一怔,低头看向了这一具被捣鼓烂的尸体,是个男性,看起来大约25岁左右,身材有一些矮小,一只手臂没了,还有腹部被开了一道口子,心脏已经没了,还有好几个器官都没了。我观察了一下后说道:“这个手臂好像不是被砍断的,而是被人扯下来的。还有少了一些器官,也似乎是被人硬从身体里拉出来的。这尸体应该是运尸途中半途被人劫了道,我没说错吧?”

  武东笑着点点头说:“是的,你没说错,的确是中途被人劫了道。刚刚赶尸的兄弟和我说了,他们在进入北京的时候还是好好的,为了掩人耳目,这些僵尸一般都用黑布包着,对外就说是运送的人体模特,走的也是夜路,还是暗道,应该是没啥问题,可是在昨天夜里,在小旅馆休息的时候,却被人突然攻击,说是当时攻击他们的人,力气很大,而且也不恋战,本事应该挺高强的,却没有对他们下杀手,扯断了这具尸体的手臂,掏了几个器官后就逃走了。赶尸的哥们还说,当时看见对方长了一只绿色的眼睛。”

  这话一下子就将我的心给揪了起来,绿色的眼睛,高强的本领,不敢恋战的过程,难道是赢勾不成?

  “对了,东叔,你前面说几具珍贵的尸体被偷,这事情你和我说道说道。”

  我一提这事儿,东叔立刻点点头,带着我们走出了屋子,嘱咐了几个小工看店之后带着我们走进了永安弄的小房子里,接着敲了敲一个木盖子,下面传来声音问道:“谁啊!”

  居然是地道,我倒是微微惊讶了一下,武东喊道:“我是武东,带几个朋友来看看好货。”

  声音刚停,木盖子就被打开了,随后武东一跃从外面跳了下去,我们跟着走进了地下,一到了地下,第一眼的感觉就是这里应该是过去的一个地下牢房,四周的墙壁上挂着灯泡,比较昏暗,不过还算干净,木头和铁质牢房大门上都挂着一些木牌,上面写着一些字。

  “这里是之后行家才能下来的藏货区,一般来说,比较好的尸体都藏在这里,上一次我卖出去的那一具仙人尸体就是藏在这里的。你们来……”

  听到武东的招呼,我马上走了过去,看见其中一间藏尸房内是空的,门口挂着的牌子我看了一眼,写的是:飞蛮,绿蛮两只,300年左右道行。

  原来这里放的是僵尸的尸体!

  走进房间后,我扫视了一圈,什么都没有发现,不由得问道:“这里怎么了?”

  武东走到墙壁边上,拍了拍墙壁后说:“你来看。”

  我走过去低头一看,顿时发现这一堵墙居然是补过的,也就是说,这里曾经被破坏过,是刚刚补好的。我敲了敲墙壁,看了看补过的痕迹后说道:“这墙壁是补过的,也就是说这里遭到过攻击?”

  武东点点头,接着我在墙壁四周看了看,果然发现有利爪的痕迹,看这利爪痕迹的模样还有抓过墙壁之后,墙壁上的抓痕大约有三厘米左右深。

  “大约是在昨天我们遭到攻击的,大约三个小时前,天津那边也遭到了攻击,也是买卖尸体的市场,当时丢了好几具也是僵尸的尸体。我们这里遭到进攻的时候,还被杀了一个守门人,当时也没看清楚到底是妖怪所为还是僵尸所为。”

  武东的情报真是来的太及时了,这肯定是赢勾干的,但是它被我打伤之后逃出过北京,到了天津后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就又返回了北京,为了治伤才会进攻尸体买卖的永安弄,甚至还袭击了运尸队。

  “这是僵尸所为,东叔这事情你不要继续跟进了,不然可能会有生命危险,这几天最好也不要开门做生意。等我通知,这不是一起简单的偷尸事件。”

  我严肃的表情却没有吓住武东,他对我哈哈一笑说道:“不用担心我,我就是烂命一条,死不死无所谓了。反正做这生意也知道,这天上没有天堂,地下只有阴间,人好事做的再多也就是下了阴间少受一点苦。我发这死人财注定是下了阴间要受不少罪,我自己都已经看开了,没事儿!”

  武东很豁达,这份豁达来源于他早些年坎坷的经历。

  回到地面上,还想着和东叔聊聊天,絮叨絮叨,不过国字号第五组那边打来了电话,说是有了赢勾的消息,让我过去一下。

  这才匆匆地告别了武东,随后在朝阳区的一个民宅里和妖姬会和,妖姬看了看我,很奇怪地说道:“怎么感觉你身上有一股子血腥味啊。”

  我可不会告诉她,我这是刚刚从永安弄回来,随便打了个哈哈之后就过去了,进了房子,都是挺干净整齐的地方,两室一厅,我奇怪地问道:“你们说的线索呢?”

  这时候妖姬带我进了卧室,我见到一个女子正在掩面哭泣,房间里倒是比较乱,这女子披头散发的样子看起来有一些狼狈。

  几个女警员正在陪她说话,似乎是受了非常大的刺激。

  “怎么回事啊?”

  我不由得问道。

  妖姬指了指这个女子说道:“大约是昨天,她回到家的时候,看见自己家的窗户被打碎了,然后里面蹲着一个黑漆漆的人影,她以为是自己家里进了贼,便想要拨打110。可是,却惊动了这个黑影,接着黑影冲她扑了过去,一把就抓住了她,还差一点将她给吞了。如果不是因为外面忽然传来放鞭炮的声音,惊走了这个黑影,她可能已经被害。之后直接吓晕了过去,今天早上被邻居发现,打电话报了警,我们也是刚刚才到。你猜猜这个黑影是谁?”

  不用猜我也知道,肯定是赢勾。

  但是让我不明白的是,赢勾为什么会进这户人家来?它要吃人,随便找个没人的角落躲起来也好,偏偏要来居住的社区,甚至还差一点吃了这女子,这是怎么回事?

  而且,半尸告诉我,赢勾恢复伤口只需要吞人肉就行,可是它为什么要抢走僵尸的尸体呢?我心里满是疑问,正在这时候,我忽然听见里面吓的不轻的女子喊了起来,非常激动地大声说道:“不,你们不明白,你们警察什么都不明白!”

  “冷静点,别紧张,你是安全的。”

  警员想要劝阻,但是对方显然已经非常激动了,大声地呼喊道:“你们不懂,你们什么都不懂!它会飞,它的背后长着翅膀!”

  我一愣,这话让我很在意,赢勾背后可没有翅膀,那这个女子怎么会说看见了翅膀呢?难道,她看见的不是赢勾?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