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四百四十七章 疯狂的竹子

  许佛被冰封,虽然生命没有受到威胁,不过此时的气氛却非常凝重。

  鸿元的一滴血造就了今日的老竹妖,难怪它在面对我们俩的时候,如此有恃无恐,连许佛的两极锤都会噬主,这恐怕是我和许佛都没有想到的情况。

  但是换句话也就是说,我要是和老竹妖动起手来,我的轩辕神剑和射日神弓都不能动用,因为两极锤会被反噬的话,那我的神器也一样会被反噬。

  “端木森,我有一个问题,一直很想问问你。”

  老竹妖一边喝酒,一边说。

  我轻咦了一声,看着老竹妖,随后却听见老竹妖问道:“若有一天,鸿元不灭世了,你该何去何从?”

  我一愣,随后哈哈大笑道:“那我就乖乖地回去干我的阴阳代理人,封鬼招魂,生活不知道多惬意呢。”

  老竹妖却接着问道:“那么,如果鸿元被你所灭,你会变成新的天地之主吗?”

  这个问题却是让我一怔,接着我摇摇头说:“不会,我不会成为第二个鸿元,我也不愿做天地之主。”

  老竹妖脸上笑容不变,接着问道:“如果你不愿成为第二个鸿元,那么在你看来,谁能够成为第二个鸿元呢?谁能够在你逆天成功后,重新成为天道?”

  我耸了耸肩,笑着回答:“那要等我逆天成功之后,船到桥头自然直。哈哈!”

  老竹妖却站了起来,看着远处已经升上天空的红日,双手背在身后,低声说道:“那么,如果你和鸿元两败俱伤,你和罗焱一样牺牲了自己封印了鸿元。你却不是造天者,那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呢?和另一个世界一样被圣人所破坏?还是由如今似乎已经超越其他圣人的元始天尊来接管?”

  我开始有一些不耐烦,大声地问道:“你倒带想问什么?什么意思?”

  老竹妖迎风大笑道:“你们都说逆天,逆天,却从未想过这些逆天之后的问题。真是可笑,可笑啊!既不知道是否会成功,又不知道如果不成功该怎么办,没有计划,不负责任。就和当年的东皇太一与帝俊一样,看似是强者,看似是英雄,其实,不过是鼠目寸光之辈。”

  被老竹妖这一通骂,也把我的火气给勾了起来,我蹭的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质问道:“至少我们有勇气,敢于反抗!”

  老竹妖冷笑连连,开口说:“当年上古时代,东皇太一和帝俊两位妖族至尊何等风光,建造这上古天庭的时候何等耀眼,圣人都不过如此,手握无数神器法宝,四处树敌,挑衅圣人,蔑视百族。最后的结果你看见了吗?两位至尊陨落之后,还有谁来照顾妖族?还有谁能够照顾妖族!真是可笑,可笑啊!英雄?豪杰?在我看来不过都是莽夫,就如同今日的你和许佛,说要逆天,不过只是一场打架罢了,将事情想的如此简单,你们必败!”

  我也是有了真怒,一脚将案桌踢飞,喝道:“老竹妖,立刻将许佛解封,我们尚能放你一条生路,你今天说的话和做的事,已经够找死的了。”

  老竹妖却不为所动,招手间,一个灰色的身影飘到了它的洞府门口,距离阳光只有一线之隔,这灰色的身影赫然就是黑蛋的最后一魂。

  “这是鲲鹏交给我的狼妖的最后一魂,它非常脆弱,如今正是阳光最好的时候,它若是沐浴在阳光之中,将会彻底消散,端木森,你不就是为了这狼妖的最后一魂来的吗?如今,我便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

  说话间,他走到了被冰封的许佛身边,将手按在了许佛身上的冰块上,随后说道:“我这一掌下去,这冰块可能就会碎裂,许佛说不定会死,当然他是圣人,可能也不会死。而狼妖的这一魂,若是落在阳光中,必死无疑,所以,你可以选择,救狼妖的魂魄还是让我解封许佛?”

  我回过头,看着他说道:“我,不做任何选择,无论是许佛还是黑蛋的魂魄,若是其中任何一个受到伤害,我都会要你好看。而且,你真的以为,你能够威胁的了我吗?”

  老竹妖冷笑道:“幼稚,真是太幼稚了,请你看清现在的情形,现在不是你光靠嘴上逞强,就能够解决的时候!”

  我却摇摇头说道:“这不仅仅是逞强,而是因为我办的到!”

  语毕,身形一闪,冲向了黑蛋的魂魄,接着神心流身法一闪,我快速地将黑蛋的最后一魂装入我的流火葫芦之中,老竹妖哈哈大笑道:“你已经做出选择了!那么,我们就来看看许佛的圣体是否足够坚硬!”

  老竹妖的手上猛地冒出紫色的妖异火焰,对着冰块狠狠一拍,只是他的手还没落在冰块之上,老无赖已经从另一边绕了过去,刚刚我背对着老无赖的时候,就已经给它打了手势,意思就是让它等一下绕过去。

  此时时机刚刚好,老无赖挥动利爪落在了老竹妖的手臂上,狠狠一扯,将老竹妖的手臂整个给扯断了,随后抬起脚将老竹妖给踹飞了出去,被冰封的许佛也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我和老无赖之间的配合堪称默契。

  “老竹妖你的把戏改收场了!”

  我冷冷说道,却见老竹妖哈哈一笑,断手的地方长出了如同竹子一般的枝干,接着搅合在一起,变成了新手的模样,它本就是紫竹本体,再生的方式也很不相同。

  “你已经没有机会了,老竹妖,无论你在这上古天庭内在筹划什么阴谋,今日你的命都将在此地终止。”

  只是面对明显的劣势,老竹妖却笑的更欢了,一边笑一边将银质的酒壶打开,吞咽了一口壶中酒,随后我明显感觉到它身上的妖气大范围地开始上升,随着它身上的妖气增长,我却听见它慢慢地举起手,手心里妖气弥漫开,很快异象发生了!

  我竟然看见远方云海上的太阳在此刻竟然一点点变成了黑色,大片大片的黑气将其遮蔽,甚至连原本万里雪白的白云,也在此时变成了漆黑一片。

  接着,天地间一片黑暗,老竹妖哈哈大笑道:“看到了吗?这就是我数万年苦心经营的结果,上古天庭,百万妖魂,全都是为了我一个人打造!我谋划了数万年,我不要成圣,因为我曾经在无名宫殿内默默矗立万载,我知道圣人也不过就是鸿元手下的一颗颗棋子罢了。真正能够主宰一切的还是鸿元!唯有鸿元,也只有鸿元!”

  老竹妖的声音很冷,我低声说道:“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此时我身后的老无赖正在想办法融化许佛身上的冰块,旭山之上大风狂吹而来,我们身上的衣服和头发被吹的狂舞不止,随后我听见老无赖大吼道:“你先坚持住,我会想办法将许佛解封的!”

  我点点头,却看见黑暗的天幕下,白山,上古天庭内无数的妖魂飞上天空,汇聚到了老竹妖的手中,不断地凝聚在一起,不断地旋转,最后化作纯粹的魂力,这些魂力最后变作一团巨大的灰色圆团,而这只是一小撮妖魂,整个上古天庭内有数百万的妖魂,我不明白,老竹妖到底想要干什么!

  “老竹妖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大喊一声冲了过去,伸出手想要抓住它,可是我的手却被它身体外的魂力给挡了回来,这些魂力实在是太浓郁了,在它的四周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屏障。

  我开启天机眼对着老竹妖狂轰,但是魂力实在是太强大了,而且还在不断加强中,我这一击没有将其打穿,后面会越来越困难。

  “来吧,来吧,我培养了数万年的妖魂们,回来吧,回到主人这里来,我需要你们贡献自己的力量,我需要你们团结在一起,我们,将会改变历史,改变命运!”

  它疯狂地大喊,我一转头,却看见身后的老无赖喊道:“许佛醒醒,解封了,解封了!”

  许佛慢慢从昏迷中清醒过来,接着摇了摇脑袋,身体还被冰封着,可是神智已经清醒过来,一看见四周的情况后,立刻警醒,对我喊道:“小子,老竹妖对鸿元死心塌地,它想要用百万妖魂化作一击,直冲天际,打碎罗焱当年加诸在鸿元身上的封印,你快点阻止它!”

  许佛清醒之后道出了老竹妖真正的目的,这个疯狂的行为,让我惊呆了,老竹妖居然想要将鸿元提前解放出来!

  真是一株疯狂的竹子!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