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四百四十一章 上古天庭,白山月华

  白色的大山和四周的云层一样漂亮,映衬在蓝天之下,显得非常的美丽。我见过很多名山大川,也见过很多宏伟的自然奇观,但是像眼前这座白色的大山一样美丽的山峰,我却还是头一次见到,整个心灵都被这大山的威严所笼罩,竟然有了一种想要顶礼膜拜的感觉。

  “这山太神奇了!怎么会是白色的?”

  我惊讶地问道。

  老无赖解释道:“当年建造这座大山的时候,因为帝俊喜欢银白之色,便顺了它的意,将整座大山以特殊的涂料涂成白色,之后为了让这涂料永不退色,还能起到隐蔽和防护的作用,我还特地去了一次三十三天外,在女娲那里要了些神木的汁液,淋在了整座大山上,整座大山就变成了这亮白光芒,灵觉高的人,看见后,也大多和你表情相似。”

  老无赖说这话的时候,我们已经到了大山之前,近距离观看这一座一眼望不到头的白色大山,又是另一种宏伟感觉,灵异世界,总是会带给我更多的惊讶。

  你以为自己走遍了江湖大川,看惯了三山五岳就够了吗?在灵异世界,永远有你没去过的地方,永远有你没探索过的秘境。

  这就是这个世界令人着迷的地方,也是这个世界危险的地方。

  “哪里有四重门?”

  开水蛙也是第一次来,在我身边左右看了看,却没看见有大门的样子,我也向四周望了望,的确什么都没有,空空荡荡的感觉。

  “门不在四周,而在你们的头顶上。”

  听见老无赖的话,我一怔,慢慢抬起头,却见天空中,白色的云层之后,隐约间能够看见巨大的石壁,这些石壁连接着白色大山本体,如同一个巨大的圆圈,将我们的头顶封住。

  “这门有什么用?我们直接从外围绕过去不就行了?”

  开水蛙直接了当地开口。

  老无赖却摇摇头,然后一挥手,打出一道妖气,这妖气在它的妖力操控下,绕过了白色的巨大石壁,向着上方突袭,可是这一突袭,却发生了意料之外的情况,白色大山的外围,竟然有妖气散开,将这一道妖气给拦了下来,随后震成碎片。

  “上古天庭,四重大门,每一重不仅仅是大门,更是一个绝强的法阵!你以为这些只是石壁,实际上这些都是巨大的法阵!”

  老无赖的讲解很仔细,我回头看着许佛,许佛却很笃定地说道:“没什么计划,这法阵拦不住我,站稳了,我们打上去!”

  一声爆喝,许佛两极锤出手,极光冲天而起,将第一层石头墙壁打碎,接着我们势如破竹,一路向上冲刺,第二道,第三道石门相继被打碎,最后我们在第四道,也就是妖门之前被拦了下来。

  远远地能够看见一片紫光洒下,接着却见一个秃顶白须,身穿天蓝色法袍的老头缓缓飞来,脸上带着笑意,高声说道:“哎呀,不知今日会有贵客临门,还请恕罪。”

  这老头,不用多猜就知道,应该就是旭山之上的老竹妖,脸上带着和气的笑容,飞到我们近前后,一个劲地拱手作揖,看起来倒不像是一个难以相处的妖怪,不过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能够和鲲鹏混在一起,并且被鲲鹏委以重任的妖怪,一定不是省油的灯。

  “在下是这旭山上最后的妖怪了,诸位要是不嫌弃,可以称我一声老竹,我本是鸿元大神无名宫殿内的一株紫竹,因为天天听大神念经说道,竟然在上古年间,自己产生了丝丝灵智,随后吞吐日月精华,修炼万载方成小妖。”

  这家伙果然是无名宫殿内的紫竹,这下子我们几个的脸上都露出了凝重的表情,心中也都冒出了一个念头,来者不善啊!

  “哦?”

  就在此时,老竹妖却一眼看见我身后的黑蛋,双眸之中露出一丝惊讶,随后微微一笑说道:“真是很少见,上古时候,狼妖并不强大,如今却见到一头散发出圣兽潭内圣兽气息的狼妖,真是很稀罕。”

  它这话明显是言外有意,不过它却没看出黑蛋的身体内其实是老无赖的意识,而且,老竹妖应该还不知道妖族大陆被灭的事情,所以,它刚刚眼神内的一丝惊讶,其实已经出卖了它,它一定手上握有黑蛋的最后一魂,刚刚那么说不过只是一种伪装罢了。

  “我们从妖族大陆而来,想要问你要一样东西。”

  许佛直截了当地说道,让老竹妖一怔,接着却听见它哈哈一笑道:“我知道你们来要什么,早就听闻上古第一天才是一个性情中人,今日一见果然如此,那我也就直接告诉你们,这狼妖的一魂的确在我手中,只是我不能给你,受了鲲鹏之托,我便要帮它到底。还请回吧!”

  老竹妖下了逐客令,我看了一眼许佛,却见他已经举起了手中的两极锤,声音低沉地说道:“你若配合,我便不会动手,你若不配合,今日便是你的死期。就算你和圣人平辈,在我眼中,也不过只是一个妖怪罢了。我的世界里没有辈分,只有实力!”

  许佛一挥两极锤,寒冰之力将老竹妖的半截身子冻住,却见被冰冻了身子的老竹妖不惊反笑,大声说道:“我早和鲲鹏商量好了后路,只是你们如今到来,怕是鲲鹏已经遭了不测,我又岂会笨到本体亲自相迎?我背后上古天庭,你们有胆便进来闯一闯,我本体就在旭山之巅,等你们杀来!别以为圣人修为就能逞凶,上古时代,也不是没有圣人,一样不敢来上古天庭撒野!”

  说完话后,老竹妖的身子就彻底变成了一截紫竹,原来不过是一个幻化之术。

  “我们接下来怎么办?硬闯?”

  开水蛙问道,许佛却一言不发,身子一晃,踏着白云直接冲上了第四重妖门,随后两极锤上撩,重重地打在了第四重妖门之上,只听见“轰隆”一声巨响,第四重妖门顷刻间被打成碎片,巨大的石块却不落下,而是飘浮在天空中,许佛凌空而立,回头对我喊道:“我先行一步,怕这老竹妖会情急之下伤了黑蛋之魂,你们从另一面打上来,我们左右包围,让这老竹妖无路可逃。”

  我点了点头后,许佛直冲山顶而去。

  剩余之人跟着我绕到了上古天庭的另一边,接着破开云层,进入了上古天庭这一座白色的大山中。

  从云层中落下后,我抬起头看了看四周的风景,外表光鲜亮丽的白色大山,在团团云层之下的却是一派凄凉之景,我低声说:“怎么会如此荒凉?”

  入眼之处,草地枯黄,树木凋零,甚至连一丝生气都没有,我看见一口池水,明明是妖族神山,这池水也应该是充满灵气,而如今我眼中的池水却发黑发臭,让人作呕。

  “我也不知道,我的记忆里没有我本体离开上古天庭之后的记忆。不过,想想也并不奇怪,妖族衰落,各大妖将,强者纷纷带着部下离开上古天庭,这里几万年没有妖怪照料,变成这样也很正常。只是可惜了,这里曾经是一片天界仙境,我还记得当年百万妖众齐聚此地,妖气冲天,每晚酒香四溢,到处绿树成荫的样子。时过境迁,当年的大妖死的死,败的败,妖族的时代早已经过去了。诶……”

  连一向豁达开朗,甚至是有一点无厘头的老无赖都在看见这里荒凉的情景之后,变的悲伤起来。

  我能体会它的心境,当年我第一次走进憧憬已久的通天会时,看见的也是一片衰败景象,当时我的心里也很不好受。

  “走吧。”

  我拍了拍老无赖的肩膀,喊了一声后继续向上走。

  踏着白色的石阶,因为我不擅长带人飞行,所以老无赖和开水蛙就只能跟在我身后往上走。一路上行痴都很平静,未开口,不发表任何言语。

  我们走了约莫两个时辰后,忽然间整个上古天庭的大山变的一片黑暗,我开始还以为是有巨大的云团飘过,将太阳给遮住了,因为按照时间来算,现在是下午3点,还不到太阳落山的时间,可是此刻开水蛙却喊道:“哎呀,我给忘了,上古天庭内应该有那个结界吧?是不是啊!”

  它是在问老无赖,我狐疑地看向老无赖,它凝重地点点头说道:“日月颠倒,当年为了提早吸收月华之力,我建造了巨大的结界,比人间更早地让阳光落下,从此时开始,月华将笼罩整个上古天庭!”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