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四百三十二章 都要陪葬

  我年幼时无父无母,这一辈子,对我好的人很多,可是唯有两人,伴我长大,陪我生死与共这么多年。

  一个是大叔,一个是黑蛋。

  当年杭州对抗白狼妖的时候,我遇到了这头和我生死与共十多年,救我,护我的狼妖,我叫它黑蛋,它叫我小森,我们是兄弟,很亲很亲的兄弟。

  李迅死的时候,我就有了不好的预感,是不是随着我的敌人越来越强,我身边的朋友都会一个个死去?

  很多人都说我这一辈子注定孤独,我不信。

  只是,当黑蛋跪在我面前,当它倒下,当它又一次对我说,让我快逃的时候,我心里很乱,很慌。

  当它的身体被抛入圣兽潭中,当我听见东皇太一的笑声,当我知道,黑蛋是用潜意识在保护我的时候,我慢慢将自己的脸埋入了细沙之中,黑暗,彻底遮蔽了我的眼睛。

  我很讨厌黑暗,可是这一次,却是头一遭想要让黑暗环绕我。我害怕了,恐慌了……

  “东皇太一,我敬你是大帝,才没有对你动粗!你毁了我苦心经营的计划,你毁了我的一切!”

  鲲鹏妖师指着东皇太一怒吼。

  东皇太一却冷冷地说道:“提醒一下你,妖师。你的军团死伤惨重,战斗意志已经彻底被摧垮了,而我的人可都还在,你现在想要活命,唯一的选择就是再次向我臣服!”

  两个妖族的领袖在争吵,它们认为大局已定,黑蛋被杀,我被烈阳压着动弹不得,没人会再攻击它们,它们安全了。

  只是,它们不该忽略我,相反的,它们应该早一点动手杀掉我,然而,一切都晚了,谁都没注意到,我自己一步一步走进了魔的世界。

  我问过自己很多次,为什么要逆天?

  我给出自己的答案都是一样的,因为我要活命,我要保护自己的家人和朋友们。

  可是,如果在我逆天之前,我要保护的人就已经死了呢?我还要逆天吗?还要压抑自己心中的杀意,压抑自己的魔性吗?

  我在内心中问自己,不断地追问自己,我自己的梦境空间内,我站在黑色的魔气中,这些魔气因为没有了我的压抑,而开始疯狂的滋长。

  一个金色的身影走进了我的梦境空间内,行痴和尚带着笑容站在我的对面,我不知道他的意识是怎么进来的,可是却没有赶走他的意思。

  “端木森,成魔吧。”

  他对我说道,带着笑容。

  “一成魔便没有回头路。”

  我低垂着脑袋回答道。

  “是的,但是至少你能报仇!你最好的兄弟都被杀了,你还不成魔?男儿一生,率性而为,成魔又如何?没了血性就不配被称为江湖儿女!世人都说不能成魔,可是殊不知只要走进了江湖,就是入了魔道。”

  行痴往前走了几步,双眼深深地望着我。

  “端木森,你还要退缩吗?你的兄弟都被杀了,你还要退缩吗?”

  行痴的话一直在我耳边回荡,我慢慢抬起头,看着行痴,看着眼前的魔气,低声说:“杀我兄弟者,必诛之!若成魔能报仇,我愿成魔!我愿成魔!我愿……”

  我一直呢喃着这句话。

  此时,在这片妖族大地上,在烈阳压迫之下,我慢慢将埋在沙土中的脸抬了起来,双目已经彻底变成了黑色,身上的魔气不断翻滚和膨胀,爆发式地增长。

  此时已经有妖怪感觉到了我的不对经,距离我最近的妖道看见眼前飘过黑色的气流,感觉到了一股让其心惊的力量,不由得向四周看了看,却没有见到任何异常,就在这时候,它听见有妖怪喊道:“快看烈阳!好像要碎了!”

  此时,妖道才将眼睛转过来,看向了地上的我,不由得吃了一惊,喊道:“这么浓郁的魔气!端木森身上怎么会有这么浓郁的魔气!”

  它这一声大喊,却引来了鲲鹏和东皇太一的注意力,我双手撑住地面,背上的烈阳很沉,我一点点艰难地从地上站起来,烈焰在我身上魔气地攻击下不断破碎,如同裂开的巨大金色球体。

  “入魔了!刚刚不是已经入过一次了吗?”

  鲲鹏吃惊地说道,东皇太一盯着我看了半天后才说道:“不对,这一次是端木森自己主动入魔的!”

  “你们,今天,一个都别想活着,都要死,都要死……”

  随着我说话的同时,身上的魔气已经将东皇太一释放出来的烈阳给彻底打成了碎片,我彻底变成黑色的双眼向斜前方看去,第一个盯上的就是东皇太一身边的妖道。

  它被我看了一眼后,竟然没来由地吓了一跳,往后退了几步,但这已经是它这一生最后走出的步伐,我伸出手,魔气从地面下爆出,一瞬间裹住了妖道的身体,它惊慌失措地大喊道:“什么东西?滚开,滚开!”

  可是事实却是它根本就挡不住魔气的吞噬,魔气钻入它的身体中,撕扯碎了它的身体后,只留下了妖道的魂魄飘在天空中,向着东皇太一的方向疾行而去,非常慌张的样子。

  东皇太一大袖一挥,正想要保住它,却看见魔气先它一步,将这魂魄给缠了个结结实实,硬是将妖道的亡魂给撕碎了。

  东皇太一脸色变的有些难看,它和鲲鹏见我一步步走来,身上的魔气缭绕不断,恐怖的冲击力,在天空中不断地回旋,疯狂的力量,带着黑暗的杀戮意志,魔气弥漫在整个妖族大陆上,东皇太一和鲲鹏都紧张起来。

  “天地烈阳,焚烧众生,诸阳耀世!看我破了你这魔气!”

  东皇太一强势出手,天空中无数烈阳浮现,一个个之间连接成巨大的光芒法阵,我站在这片光芒之下,魔气不断地被阳光焚烧。

  我抬起头,看着刺眼的光芒,冷冷说道:“太刺眼了,熄灭。”

  双手托天,魔气直冲天际,将这些烈阳一个接着一个都碎,天空又一次暗淡了下来,我身披魔气而来,眼前的一切生命,一切妖族,都难逃厄运!

  “冲上去啊,别逃!都给老子冲上去!”

  鲲鹏对着四周的妖族大喊,可是此时此刻已经没有一个妖怪敢上前来。全都吓破了胆。

  “古妖秘法,乾坤颠倒,万古沉眠,端木森,睡过去!”

  鲲鹏接着东皇太一之后对我出手,一道道法印落在我的身上,古法加诸在我的身上,我停下了脚步,低下了头,鲲鹏妖师还以为我已经睡了过去,缓步走上前来,见我身边的妖气也没有任何动静,正想笑着说些什么,可是,还没来得及开口,它却看见我猛地抬起头,一把捏住了它的脸,鲲鹏妖师吓了一大跳,随后我另一只手上魔气化作黑色的利刃,狠狠刺进了鲲鹏的腹部,直接将妖师的腹部刺穿了一个大洞。

  随后伸手一甩,将鲲鹏妖师扔了出去,鲲鹏跌落在地上,身体抽动个不停,又是吃惊,又是痛苦地看着我。

  “下一个。”

  我冷冷地说道,眼睛落在了东皇太一的身上,妖族大帝脸色也变的非常难看,可是却没有后退,只是冷冷地看着我,说道:“端木森,你我一战只有坏处,没有好处。你如今已经入魔,我们杀不了你,你若是离开,我们不会阻拦。今日你硬是要和我一战,这是非常不明智的做法。”

  我伸手捂住自己的脸,嘴里发出可怕的笑声,双眼之中却在流泪,痛哭不止,又是哭又是笑,魔性已经深入我的内心中。

  “你说,不明智?哈哈,你说让我离开我就要离开?哈哈!东皇太一,你别搞错了,今天我是要杀你的!东皇太一,你以为你今天还能活着吗?我,必杀你!”

  我身子开始飞奔起来,向着对面的东皇太一冲了过去,东皇太一身上金光肆意,想要将我挡住,我伸出手,一把伸进了它面前的金光之中,随后狠狠地一拉,将这片金光给硬生生扯烂,接着一跃落在了东皇太一的身上,身上的魔气化作利刃随着我的身体一起刺入了东皇太一的神上,鲜血喷溅出来。

  东皇太一因为疼痛而惨哼了一声,一掌将我拍飞,可是它的手落在我的头顶上,却被我身上的魔气所包裹,就好像是打进了粘稠的糖浆之中,根本就拔不出来。

  “我说过了,今日,你必死无疑!”

  身子下落,随后双拳对住东皇太一的心口,狂暴地打出,它的整个心脏部分被我打的往下塌陷了一块,又是一口妖血喷了出来。

  “一命抵一命?不够!我要你们妖族所有妖怪的命,一起来给我兄弟陪葬!都要死!都要死!”

  狂暴地怒吼吓坏了在场的每个妖怪。

发表评论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